伦敦雅德剧院 先锋伦敦的戏剧界叛逆者

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 2017-08-11
雅德剧院(The Yard)是伦敦最新开业的剧院之一,雅德剧院剧场位于伦敦东区哈克尼维克(Hackney Wick),他们运营剧场,也自主创作、演出新剧目,作品前卫,风格大胆。

雅德剧院由艺术总监杰·米勒(Jay Miller)于 2011 年创办,很快成为英国最具活力、最重要的新秀培训中心。以创新手法制作具有挑战意义的作品,培育戏剧界新人,从而囊括多项大奖。雅德音译自剧院名‘Yard’,‘The Yard’本意是“小院”。



在成立的最初五年,雅德剧院推出一系列成功作品,其中两部还转让给英国国家剧院。雅德剧院在评论界与艺术界收获的赞誉让许多老公司都难以企及。

城市故事 | 先锋伦敦的戏剧界叛逆者


我们与雅德剧院由艺术总监杰·米勒进行了对谈,畅谈剧院的发展历程。

- 雅德剧院是如何诞生的呢?

剧院的源起,盖因我们有一伙建筑师和艺术家朋友,想为具有冒险精神的艺术家们打造一个放心施展才艺的空间,为那些愿意艺术家的观众们提供便宜的票价。我们希望打造的空间,从建筑风格上来说,不同于伦敦的许多剧院。

于是,我们用当地一些废弃舞台和餐椅建起了一个露天剧场。建自己的剧院,我们共用了六周时间,2011 年夏天,剧院开业时,我们推出了一些富...
雅德剧院(The Yard)是伦敦最新开业的剧院之一,雅德剧院剧场位于伦敦东区哈克尼维克(Hackney Wick),他们运营剧场,也自主创作、演出新剧目,作品前卫,风格大胆。

雅德剧院由艺术总监杰·米勒(Jay Miller)于 2011 年创办,很快成为英国最具活力、最重要的新秀培训中心。以创新手法制作具有挑战意义的作品,培育戏剧界新人,从而囊括多项大奖。雅德音译自剧院名‘Yard’,‘The Yard’本意是“小院”。



在成立的最初五年,雅德剧院推出一系列成功作品,其中两部还转让给英国国家剧院。雅德剧院在评论界与艺术界收获的赞誉让许多老公司都难以企及。

城市故事 | 先锋伦敦的戏剧界叛逆者


我们与雅德剧院由艺术总监杰·米勒进行了对谈,畅谈剧院的发展历程。

- 雅德剧院是如何诞生的呢?

剧院的源起,盖因我们有一伙建筑师和艺术家朋友,想为具有冒险精神的艺术家们打造一个放心施展才艺的空间,为那些愿意艺术家的观众们提供便宜的票价。我们希望打造的空间,从建筑风格上来说,不同于伦敦的许多剧院。

于是,我们用当地一些废弃舞台和餐椅建起了一个露天剧场。建自己的剧院,我们共用了六周时间,2011 年夏天,剧院开业时,我们推出了一些富于新意、针砭英国时弊的剧目。

- 创办雅德剧院之前,您从事什么工作呢?

我一直试图在伦敦办个剧院,但发现财力不及。由于前一年爆发金融危机,许多艺术场所不想再冒任何风险。当时我还是一名刚毕业的学生,感觉他们不愿冒险启用刚起步的年轻人。所以,那时候我不过是在伦敦糊口而已,并没真正投身于戏剧事业,因而也非常沮丧颓废。

- 你们在雅德剧院具体的工作在哪些方面展开?

我们为事业刚起步的艺术家提供机会,并找机会与他们一起创作抨击时政的作品。我们讲述那些可能隐藏在社会缝隙中的故事。我们热衷于在舞台上发出在其他地方听不到的声音——而且我们的表现手法是剧院以外其他地方所没有的。

一切都给人以真实感,一切都是活生生的;观众经常与演员一同出现在舞台上,我们就好像在与舞台上的艺术家们在合作,在制造一次事件。我认为剧院就应该这样;故事就仿佛发生在你身上。在我们的生活被一系列屏幕主宰的时代,我觉得这种体验太重要了。

- 你们在伦敦东区的哈克尼维克的社区中心开展了怎样的工作?

雅德剧院刚开业时,我们与当地的社区中心合作,为当地居民开办学习班,以此换取排练场地。之所以产生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我们想让观众进一步接近作品,接近艺术家,让观众主动参与作品制作。

我们利用从这项计划中获得的知识来管理位于哈克尼维克(Hackney Wick)的社区中心“枢纽”(The Hub),提供免费的课程与研讨会。我们已经开办了针对 6-11 岁儿童的戏剧俱乐部,明年,我们将启动一项针对更大年龄群的计划,与年轻人在专业作品上展开合作。这都是为了让艺术家与观众之间的沟通更顺畅。

- 在伦敦开设一家新剧场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如今在伦敦建一家剧院比以往更难了。我 2011 年开办雅德剧院时,还有一些空地。按伦敦现在的经济情况,即使运营成功的、面向年轻人的场所,比如音乐场地或美术馆,如果不挣钱的话,你随时都有关门大吉的危险,因为租金高得离谱。

人们的住房需求高涨,加大了雅德剧院这样独立运营机构面临的风险,因为人们最终需要住的地方,从政府的角度来看,这远比为人们提供一个共聚一处欣赏戏剧的地方来得重要。

所以我很为伦敦担忧。数百年来,伦敦一直是文化领域的卓越领军者,但如果用来衡量艺术与文化的标准不变,我担心将来伦敦将变得面目全非。

运营这样一个场所可太难了。我认为如果不是在 2011 年创办了它,以后我们再也不会有机会了。业主现在的租金决不会是我们 2011 年承租时的水平。这是艺术自己造成的问题;它们开始了自我毁灭的乡绅化流程。我想我们仍在这里坚持的原因是,人们认为我们创作的作品有意义,观众都非常认可我们。

- 雅德剧院如何融入伦敦的文化环境?

雅德剧院采取旁观者的姿态;我们可以四两拨千斤。我们地处伦敦东区,与这座城市的关系是我们能够做到旁观者清,我觉得这种角度非常有利。

我认为我们是伦敦戏剧界的叛逆者。对于那些经常光顾剧院并想在安适的环境中欣赏一出精致剧目的人们来说,完全不必到我们这里来。我们的作品是而且应该是对体制的抨击。我认为伦敦的剧院太过安逸,太过想取悦观众,所以都千篇一律。

刚才谈到过,我觉得英国尤为擅长讲故事。我们有优良的传统,蕴育了诸多杰出的戏剧艺术家。出于某些原因,作为文化的一种形式,我们的确非常擅长戏剧。这意味着,虽然我们不一定非要去伦敦西区看演出,但我尊重这种做法,而且我认为无疑值得这样做。《哈利·波特》舞台剧的票在几小时内售罄,这是我所乐见的情景。这个世界需要哈利·波特们,但也同样需要这样的场所。这是个生态系统,没有雅德剧院这样的地方,就没有哈利·波特。

-雅德剧院今后有什么打算?

2017 年,我们要创作一些作品,主要反映日益分裂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传统的执政方式全然失效,无论是截然不同的人之间,还是我们认为属于同类的人之间,对话已经越来越困难。我们会以让人发笑的方式来诠释。我只是觉得,我们在掌握悲剧方面能力不足,所以不如把力气花在喜剧上。

更多关于英国艺术和艺术场馆的系列介绍,请访问艺述英国网站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
作者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
58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