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些平淡的日子渡点字

2017-08-11

近来,反复含在嘴边的话是"时间真短""时间过得真快”,诸如此类。明明还有机会过很久的生活,却开始像个迟暮老人,怜惜时光,试图从每一瞬间中都努力提炼出刻骨的思与情。我很害怕,要这样度过这一生。

从小到大,我们是过着一种家人逐渐放权的生活。年纪越大,手上的权越多,这种情况一直延续,直到,直到属于一个人的自由完整地回到了手中。曾经希望,也曾害怕,便是手上可以操控的自由。渴望的自由越多,便越靠近成为我自己的主人,要靠自己的双手为未来营生,或努力,或慵懒,或前进,或停滞,这都只关乎我,无碍他人。虽然离这种自由权限的交接,还有那么点时间,但我却开始焦躁,不安起来,这是本能的感觉吧,也是“时间真短”“时间过得真快”这些碎碎念的由来。

时间也算长了些,也不用忧心写出的文字会有“嘴上没毛办事(说话)不牢”的评价。作了这么多的铺垫,也无非要说我该用些平淡的日子渡点字,我能用些平淡的日子渡点字。

游戏三七关,无一不是惆怅与自找的欢乐。

我是个不错的游戏玩家,当然这游戏,指的是人生游戏。能分清事情的轻重缓急,自己所在的地方,所要走的路。即使扬言要做个苦行僧,在放弃前,我仍完成的很好。把人生当作一场游戏,熟知游戏中的使命与任务,在完成基本的保命要求后,要做的事情是提升等级,打boss。玩法可以在已开拓的领域里当个高级玩家尽享资源,可以在某个安静的地方驻足停下过着钓鱼养鸟种花草的生活,也可以作为一个富有探险精神的冒险家去开拓未知领域。只要能够应付随时到来的boss,保得一处安宁,再多说些,就叫无愧于心,无畏于天地,一个好的玩家姿态谁也不能定义。重要的是走在自己的攻略路上,有着冷静面对未来的心智。可这不过是个游戏简介而已,路上的那些自己的种种,谁能懂,谁能帮的上呢?答案,没有。都是惆怅与自找的欢乐。

爱情如东歪西倒的天秤,是与非抉择的弃权。

如果想辩论,我认为最不明智的对手便是自己的另一半。选择了她,便是对这种是非对错评价的弃权。我曾想,女子梦里的善,男子梦里的美,凑在一起会是件多么美丽的景象,很向往,也曾想过如何拼凑。人们常说真善美,那么真就是搭建两者的桥梁么?或许吧,我们来试试看,讲真,是要讲内心的话,坦率的心事,所秉承的道理,所凭靠的逻辑。每个人都是如此的与众不同,讲真,便是不同与不同的相撞,其中的摩擦之火热,可不一一列举,最终的结果很难长久,因为讲真了,讲真的东西是要辨是非,不是你的,就是我的,可那不是善和美。可问题都出在了哪里呢,真是要辨是非的,可选择了爱情,就放弃了这种是非的选择,对另一半的心甘情愿也是真,所以善和美可以凑在一起。不过,真不是那样的真法,是一种属于爱情的特殊模式。

如果一个女人,在你的面前开始辩清是非了,将你指责的头头是道,离开吧,不是因为她不爱你了,是因为她从来没有爱过你。如果爱,那一句责难的话都讲不出来的,因为她怕你感受到让她最害怕的伤害。如果一个男人,在你的面前开始辨清是非了,将你褒扬的处处都好,离开吧,不是因为他不爱你了,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爱过你。如果哎,那一句说好的话都讲不出来的,因为他希望你感受到他最享受的爱意。他们都选择了放弃是非的选择,将你放在心坎,还会说好和说坏么,是的,会的,但说之前,他,她,有没有无奈地会心一笑呢?

有力气地活着

我曾有幸多次在凌晨三四点的时候看到一群人们认真做事,努力讨生活的样子,却不曾有幸停下去问,问一个让我好奇良久的问题,先生,您这般拼尽全力地过活,是为了什么?有时候,我愿意多花些心力去思考,为什么一个仅有低微收入的清洁工能坚持大清早,不管严寒酷暑,尽心尽力的工作。来回倒卖蔬菜的小贩在储存技术还不算先进的时候,能不辞辛苦的一大早开着大车从城市路的一头走到另一座城市的一头。夜都黑了,都市白领仍在办公室中面对电脑徜徉在各种文案策划中,拼命赶工。究竟是有什么动力,什么念想,催促着他们做着这些事情,不得而知。我只能用这样一句话来劝慰自己,他们只是顽固的活着,也仅仅因为这样,他们就在不经意间,把生命最纯粹的姿态展现了出来,你说它美么?我觉得是。他们只是有力气地活着。

并不是谁都愿作有着不息斗志的勇士

与我相处多的人,若我看重这份情谊,或多或少,他们都会因我沾到些不开心的地方,因为我总会试图挑着你们的软处与不足,即使对于现在的你们无关痛痒,我也试图去鼓励你们向着一个克服它们的方向行进。当然,我不会什么太温柔的方式,因为我的一路就是这么走来,严苛再严苛,便是我鼓励的方式。我懂得将那个地方具象化一点,叫阶级的挤身,你们所谓的那句糊里糊涂的好日子,不对,是我糊里糊涂的那句。实现向更高处的攀爬,很难,但难不在于走一段艰辛的路,而在于有勇气离开那条舒适的路迈向这段艰辛的路,像一个有着不息斗志的勇士。可是,并不是谁都愿作有着不息斗志的勇士,因为生活这场游戏有很多的玩法。我清楚地记得《闻香识女人》中史法兰中校说的那句“ Now I have come to crossroads in my life, I always knew what the right path was. Without exception, I knew, but I never took it, you know why, it was too fuck hard. ”,是啊,太TM难了。我想问,Now,who is here?

就让我先走好吧。我请求些人,不要在我身边说着不负责任的想要变好。我会当真的,我真的会尝试去帮你。道不同不相为谋,我遇到了很多人,也在中途和很多人断了联系,因为这对我们双方都是煎熬。对这些人,多说一句话都是浪费。当然我希望他们认为多听我一句也是浪费。曾有个学弟,在我离校前,带着歉意告诉我,后悔当年没听我的那堆烦人话,现在才明白,耽误了很多事。我特怕这种,我要怎么回?事已至此,于事无补!这是事实,但我只能寒暄几句,讲些宽慰的话,此后彻底断掉联系。对他们来说,改路很难,回头更难,我也不想承担这些悔恨。这些话,我是替一个在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人说的,我很感谢他。即使现在为止,我们的矛与盾仍在继续,我不理解他那被娇惯出来的匪夷所思的刚愎自用,不近人情,但我感谢遇到他,让我知道未来的自己将会是如何让人讨厌。

人防范的往往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劣根

我始终相信那些怀疑别人的人是那种时时刻刻都在想着如何背叛的,感觉别人嫉妒的人是因为自己内心的自卑而产生嫉妒心的,总觉得别人在恶意伤害的人是因为自己无法在取舍间取得平衡。道理嘛,很简单,他是他的大脑回路得出的结论。人在评价的时候是会有优先选项的,这个优先选项往往就是最贴近自己本心的脑回路,总在想这些事,所以第一时间的判断是他会不会做和你一样的事,他是不是有和你一样的思维,他不是不可信,他是不是和你一样不可信,他不是嫉妒,他是不是和你一样嫉妒,他不是恶意伤害人,他是不是和你一样在恶意伤害人。当然我们可以讲第一时间的隐藏,第二时间的反馈,同理心,逆向思维,理性,情商等等可以挂的上的说法。但是吧,我相信绝大多数人不会走第二时间的思考,所以如果这些人发动评价了,离开吧,如我所是,如我所言。

童心是一种非常难能可贵的心态,它不止是要求反馈出来的东西得当,多向善,而且要求是第一时间的反馈,所谓的直指本心处,皆是梦里的善与美。想到女子多贵养,怕就是这样的道理。贵养的女子是容易有童心的 ,但也不是全部。当然,我是个坏人,对于这样的人,我还是不会坏心眼到搅坏他们的美梦。

滑头可不是圆滑,切勿带高了自己的帽子

很多人喜欢洋洋得意地告诉你,老兄,你这情商太低了。你该…该…最后一句差不多总结一下,你要像我,学的圆滑一点嘛。谢谢你的莫名其妙,陌生人,但我无法理解你这一心,是真心之举还是祸心之行呢?陌生人啊,听说过河水的卵石么?你觉得蒙眼人摸它一下会是什么感觉呢?摸你一下又会是什么感觉?它虽圆滑,但盲人会知道它是什么,沉甸甸的,而且硬,石头的硬。你虽圆滑,但蒙眼人不知道你是什么,轻飘飘的,而且软,不知所以的软。切勿带了高帽子,说些怪可惜的好话。

我一直认为圆滑是处世之术,但不是处世之道,圆滑之所以有圆滑的好处,是因为本身是块硬石头,根基是不肯与之而变,而只是学会了如何与事与人相处,讲道理并不是什么情商这样的名词,应该还是说是智商的一种分类。懂得在游戏中取舍时,自然会适应如此要求。而滑头,懒得讲,懒得理会。

每次都在说话,但每多一次,都觉得更像是在说话了。

好久不这么写文字了,究竟有多久呢,从那时候算到现在也有一年了。这一年,我很努力地去劝自己,却很不争气地活着,我一直在想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我不知道,也知道。这是一年的平淡后,我仍在尝试劝自己的努力。我想渡点字,去努力地从过去中重组出一些什么,与自己安慰,与自己勇气,与自己松口气。即使我不知道是否已经晚了,但我能做的只是继续去做。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里
作者
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里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