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追上你,我们是不是可以一起走下去

温啊 2017-08-11

Hi,李同学,你好啊!

今天我特地赶早了去上班,还好万幸的,电脑关了,确确实实是关了。呼~,可把我给气坏了,也把我给高兴坏了。

今天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特别反省的事,我还是笨拙而缓慢的学习着柜面业务,为了不出错,尽量把每笔业务都核对清楚,对了,今天给一位客户存钱的时候,把七万五千打成七十五万了,好在是我们综合柜员发现了,要不然,我得赔六十七万五千,那真的是把我卖了也赔不起,好大一笔钱呢!

对了,今天我下班很早,六点前就离开柜面了,很开心的。更重要的事是可以有更多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今天,我来说说我实习地方的人吧。

我们这儿有一个负责人,姓刘,我们都叫他刘主任,三十多岁,是一个不苟言笑的男子。已婚,业务能力很强,爱吸烟,平时我们不常见他,他不是在开会就是出去跑业务了,很忙,但是为人处世很老练,我发现我们这儿的人都这样,很老练。

我们这儿按资历排的话接下来的是彪哥,他的名字很霸气,叫黄日彪,相当的霸气。他本人的作风也比较霸气,不上Q群,不玩微信。他说他看不见屏幕上的字,不懂。所以,平时都是我们帮助他完成一些网络上的题目,当然他很善良,对人很和气。不过被刘主任当做“老油条”,也常常被其他同事当做开玩笑的对象,他也不在意,照样每天正常上下班。

接下来是灯姐,灯姐对人热情泼辣,业务也很不错,就是那种会在你要帮忙的时候会帮助你,如果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话,就不会过度热情。是那种人本身就聪明而且在社会上磨练多年养成的那种世俗的精明,她会叫你业务知识,也会很热情的帮助你,但是也会审时度势。也会让你认命,服从规则。估计,我在他眼里就是一个沉默的傻子吧。

接下来是霞姐,霞姐比灯姐更善良,业务上仔细认真,为人很人情,是那种在社会和职场磨练多年,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愚笨,不大爱说话,在心里打量别人然后根据形势判断自己要不要站队或是假装透明。犹豫不决,缜密,善良,是那种可以在很多场合见到的“大姐”形象。

再接下来就是素玲姐,我已开始就是和他学习知识的,比较年轻,八五后。比较年轻,因为靠着自己在刚刚成家生小孩,有着大妈们的世俗又有年轻人还没有磨灭的热情劲儿。很热情,对人挺好的,是那种在职场上兢兢业业有比较低调,因为业务能力还好,在职场上已经站稳脚跟了,但是因为来自家庭一些杂事很容易在职场上分心的人,再过几年就是另一个霞姐,如果再泼辣和精明些就是另一个灯姐。

接下来这一位就是明哥了,一位比我高四届的一位学长吧,我们交流时发现我们的任课老师有好些都是同一位老师。明哥是一位闷骚、务实、爱吃辣条的妈宝男。最近正在忙着装修婚房的事,灯姐问他什么时候结婚,他就说快订婚了,问他为什么不国庆订婚呢,他说女方不想太早订事,灯姐问他是你不行吧,搞不定她。明哥就说,主动权在我手里。灯姐又说,你们上床了?明哥就害羞的笑着说,你们问这么害羞的事情,我怎么答嘛!然后,霞姐就起哄,肯定是你不行,是不是?然后,灯姐就说,你呀,不行!为什么说明哥妈宝呢,是因为他三讲句话不离“我妈”。“我妈说房子装修地板要选好,我妈会帮我弄,我们说这样不好……,”诸如此类。明哥买了很多辣条,老是趁中午人少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吃辣条,今天他领了一个包裹,等他拆开是一大包辣条,有蒜香的,有麻辣的,各种口味。馋人啊,霞姐都吃了好几包。

以上的人就是我在实习地方的可爱又善良的人们了,之前我是在办公室实习,后来根据行里的惯例,我被派到网点学习柜面知识,所以,现在经常打交道的就是这些人了。随着我在网点的时间日益多了起来,我和这些人也找到了一些相处的原则,反正我嘛,怎样都行,可以说是毫无原则的,除了必要的原则和制度。我对很多东西都是很随意的,也导致我记性不太好,因为怕日后不记得,我尽量自己在做事情的时候尽量尽善尽美,一气呵成,不要再次返工。不过因为在学生时代没有养成严于律已的习惯,以至于现在开始培养就变得有点吃力了,不过,我还是希望自己严于律己,好好学习,不要太弱鸡。

现在,我真是觉得自己反应能力挺慢的,曾经一段时间有刻意练过,但是因为没有坚持,又回到呆滞,一副弱智的状态,我应该可以拯救的,我一定可以的。

最近说实话,我已经没有像魔怔了那样想你了我认为原因是我的生活变得忙碌起来了,被很多繁琐的事情填满了。还有就是,并没有觉得生活中的很多事情和很多人很垃圾,我已经开始用善意和宽容的目光看待他们,就算是心里很烦一个人,但是也没有觉得这个人就应该从我生活中消失。当然,也不会做那种表面和人谈笑风生,一转身就开始疯狂辱骂别人的事了。我向来比较傻,那种费力的活儿我当然是干不来的,否则,我也不会是现在这幅鬼样子啊。

现在我觉得当面怼人也没什么不好,大家都没有太多时间在别人身上耗力气,有话当面说清楚,省的背后吐槽别人时爽了自己让不相关的人恶心。而这一点,很多人做不到,除了在不相关的人之前疯狂吐槽,在当事人之前还是一副孙子的模样。要不然一次性把话说清楚,要不然闭嘴,至少我现在是这样想的。

今天发现我行的工资制度很不行,可是员工们除了私底下互相倒苦水,根本不敢让领导知道,大家都尽量当一个听话服从拼命干活的员工,不提待遇,这很不正常。没有人不在乎工资报酬,反正我觉得我要是没工资发的话,我会把人力的电话打爆的,也会把董事长的邮箱塞满的。以前不会对自己重要的利益争取,现在我他妈会了,全靠大学那帮狗教会我。可以说,我上大学学到的一点东西就是对自己的利益特别是切身利益一定要努力争取,要不然真会便宜了那帮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狗。

好像有点儿愤青了,请别介意,我有时候确实会这样,一样东西反复想反复想等想通了就彻底明了了,也绝不会再像失忆了一般反复提说。那些别人用来缅怀的记忆,在我看来并没有值得诉说的必要性,很多东西眨眼就成为过往了,没必要强行煽情和缅怀。

不过我还在想起你啊,我还没那么快跳转呢。你一切应该也是比较顺利的,我还是很喜欢你啊!

想这想那想你的温某 二〇一七年八月十一日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温啊
作者温啊
2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温啊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