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晒戏求评|宗政烟】

宗政烟 2017-08-11
———————————。『轻尘演绎』。——————————
  ——。【人物】执政长公主。宗政烟||太后。萧若雅
  ——。【顺序】按人物
  ——。【时间】卯时三刻。秋
  ——。【地点】太后寝宫
  ——。【事件】帝年幼,执政长公主给太后请安,后随戏
  ——。【戏种】不虐
  ——。【上传】太后。萧若雅
  ——。禁止随意废戏、退戏、控戏、雷戏、水戏、抢戏。
  ——。闲话出现10次以上废戏。
  ——。最多人数5人(除特殊情况外)
  ——。及时上传,等待评分。
  ———————————。『线下消音』。——————————
  执政长公主。宗政烟
  -【晨,与塌转醒,缓睁眼,侧身躺坐于塌,左手撑着额,眉宇略带疲倦,唤来倾钰。】倾钰,本宫寝予几时?现下何时?
  -【只闻倾钰答曰:卯时二刻,至您下朝已寝一时辰。】
  -【挥手,示意人退之,唤几丫头侍奉更衣。】
  -【褪去一身宫装,着白衣紫裳,流云鬓,梳洗罢,乘凤撵,虽长公主府落座于京城离皇宫不远,但仍有距离,可闭眸小憩。】
  太后。萧若雅
  -【早起身,迎德惠二妃及众人安之,遂送予,坐宫椅,静候烟儿安之】
  -【林嬷嬷脚步急促进之,递与一帖册,赫然是今年皇帝选秀之...
———————————。『轻尘演绎』。——————————
  ——。【人物】执政长公主。宗政烟||太后。萧若雅
  ——。【顺序】按人物
  ——。【时间】卯时三刻。秋
  ——。【地点】太后寝宫
  ——。【事件】帝年幼,执政长公主给太后请安,后随戏
  ——。【戏种】不虐
  ——。【上传】太后。萧若雅
  ——。禁止随意废戏、退戏、控戏、雷戏、水戏、抢戏。
  ——。闲话出现10次以上废戏。
  ——。最多人数5人(除特殊情况外)
  ——。及时上传,等待评分。
  ———————————。『线下消音』。——————————
  执政长公主。宗政烟
  -【晨,与塌转醒,缓睁眼,侧身躺坐于塌,左手撑着额,眉宇略带疲倦,唤来倾钰。】倾钰,本宫寝予几时?现下何时?
  -【只闻倾钰答曰:卯时二刻,至您下朝已寝一时辰。】
  -【挥手,示意人退之,唤几丫头侍奉更衣。】
  -【褪去一身宫装,着白衣紫裳,流云鬓,梳洗罢,乘凤撵,虽长公主府落座于京城离皇宫不远,但仍有距离,可闭眸小憩。】
  太后。萧若雅
  -【早起身,迎德惠二妃及众人安之,遂送予,坐宫椅,静候烟儿安之】
  -【林嬷嬷脚步急促进之,递与一帖册,赫然是今年皇帝选秀之册,打开,细看,拧眉,听林嬷嬷言此乃德妃呈之册,随即了然,放于一旁。】
  执政长公主。宗政烟
  -【此时辰刚为太后德惠二妃完安回宫,路遇三三两两不少宫妃宫女请安,被吵微烦,索性睁眸,思索朝事。】
  -【约一刻钟便已至凤和宫宫门,众宫女请之安,扶手倾钰,下凤撵,淡言:免,皆起,见年迈林嬷嬷予己安,颔首虚扶,留倾钰于殿外,随嬷嬷入。】
  -【入主殿,见一浅黄身影坐桌椅品茶点。】
  -【淡笑,上前,微躬身,低额】儿臣予母后安。
  -【持动作,侯佳音】
  太后。萧若雅
  -【烟儿入殿时便知,看跟前女子,浅尝茶水,抬手】烟儿免罢
  -【随之,又道】林嬷嬷赐坐,小环,予长公主盛茶
  -【拿过一旁德妃送的帖子,命小环递予】烟儿,后日便是皇帝的选秀之日,帝子尚且年幼,这事便由下面的妃子管着,这是那些个人的家世及名单,你且看看,可有异议?
  执政长公主。宗政烟
  -【微微一笑,入座太后下左方】谢母后。
  -【右手执着帖子,左手掌茶盏,品茶看册】
  -【约莫一刻钟,看完册子,不住皱眉,这样糊涂的帖册是何人呈之?虽心有疑惑但将其很好掩饰,将帖册递回,试探开口】母后,儿臣觉,这徐皖月虽是左相之女但乃庶出,且性子太烈,八品常在却以适中,六品可有偏高;这贤王府的郡主,答应便可,到时这齐尚书之女,儿臣曾见过几次,性子不错,知书达理,懂进退,区区采女实为可惜,依儿臣看,不如给个七品美人。
  太后。萧若雅
  -【看着烟儿认真的样子以及其神色,便之有改动,随即让小环准备纸墨】
  -【果然不出所料,眼神示意小环,看着人随烟儿所言落笔,听烟儿之辞,甚是满意】
  -【借故扶额,面露难色】哀家也如此认为,但此乃许德妃呈上的帖侧,哀家也不好抚了人家脸面
  -【虽是如此但却不是探讨而是通知,通知面前这位成器的丫头出理这事】
  执政长公主。宗政烟
  -【听太后之言,眼底闪过一丝光亮,不愧是前朝皇后,就这所言,好一手借刀杀人,虽是如此想,面上却还是带笑,不过笑意多了几分深沉,看向打算看戏的太后道】若母后不好出面,儿臣请命替之
  -【区区许家嫡女,能耐我何?不过是正二品四妃之一德妃,还能嚣张到哪?想来最近自己忙于朝事,将后权放于德惠二妃,也甚少插手管理后宫之事,却不想差点出了乱子,此选秀之事,怎能马虎】
  太后。萧若雅
  -【手指微扫过手中的茶盏,看烟儿的神色便知道她已知晓自己心中所想,也罢,从小至大,何时瞒的过她,如此想想便也放下心,抿了口茶,观摩着窗台上的那盆秋菊道】如此这事便交由你罢
  执政长公主。宗政烟
  -【早知答案,沉稳点头,随太后目光看去,见是一盆秋菊,心中暗叹,多年过去,太后仍还是忘不了死于赏秋的皇兄】
  -【起身,上前,跪坐于太后身前,握住她的手,给予安慰】母后,事已过去多年,想来桦皇兄在天之灵也希望母后快乐安康,望母后保重自己的身子才是
  太后。萧若雅
  -【盯着秋菊微微发神,待烟儿握住自己的手才反应,掩去自己的伤神,听见人之言】无碍,哀家只是想起如果桦儿没出事的话,哀家现在应当已抱了嫡亲皇孙
  -【觉自己话题扯远,掩饰性的咳嗽几声】罢了,哀家今日有些乏了,你且去吧
  执政长公主。宗政烟
  -【略有心疼的看着太后,刚想说什么却见人咳嗽起来,微皱眉,也只得顺着太后的意思,起身,行礼】那儿臣便先行告退,望母后安诺
  ———————————。执政长公主。宗政烟结。———————————
  太后。萧若雅
  -【挥手,示意人退之】
  -【起身扶着林嬷嬷连忙伸来的手走向侧殿,驻足于窗台,看着秋菊沉思】
  ———————————。太后。萧若雅结。———————————


http://weibo.com/6343234212/profile?topnav=1&wvr=6&is_all=1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宗政烟
作者宗政烟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