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摘]瓦尔登湖

有個阿郎 2017-08-11

但最糟糕的却是,你就是监管你自己这个奴隶的监工。 老年人告诉你不能做的事情,你如果尝试的话,就会发现你能做。老的行为是让老年人来做的,而新的行为则是让年轻人来做。 在特定场合,在最无助和生病的人当中,有些东西确实是必需品,而在另外一些场合,它们却只不过是奢侈品,还有的人则是对它们全然不知。 所谓“生活的必需品”,我指的是,在人通过自己的努力而获得的东西当中, 那些从一开始就对人类生活是非常重要的东西,或者经过长期的使用而变得非常重要的东西,野蛮人也好,穷人也好,哲人也好,谁离开它也过不下去。 我们的大部分烦恼,就是既直接源于物质上的寒冷,也源于社会上的寒冷。 大多数奢侈品,以及许多所谓的生活的舒适之处,不仅并非必不可少,而且还是人类的思想崇高的确凿障碍。就奢侈品和舒适之处而言,最明智的人过的生活总是比穷人更简单,更匮乏。 不论是在农业、或者商业、或者文学、或者艺术中,一种奢侈的生活的果实,都是奢侈。 我的痛苦就是它自身的回报。 他以为,他把篮子编出来以后,也就尽了自己的一份力量,然后白人就会买他的篮子。他并没有发现,要让别人买他的篮子,就有必要让人家认为值得买,或者起码要让他以为值得,或者制作别的值得人家买的东西。 如果巴黎的猴王戴上一顶旅行帽,那么全美国的猴子也都戴上旅行帽。 人类之所以想要一个家,想要一个温暖的地方,或者舒适的地方,首先是为了获得身体的温暖,然后才是情感的温暖。 鸟儿并不在洞穴里唱歌,鸽子在鸽棚里也就不能保持纯真。 常常看到,铁路边有一个大箱子,六英尺长,三英尺宽,工人在晚上把他们的工具锁在里面。这让我想到,每一个生活艰难的人都可以花一美元买上这么一个箱子,在上面钻上几个孔,至少让里面进一些空气,这样他就可以在下雨和晚上钻进去,盖上盖子,就能自由地去爱,在他的灵魂中获得自由。这似乎并非最糟糕,也绝非是一种可鄙的选择。你能够愿意怎么熬夜就怎么熬夜,而且每当你起床的时候,你都可以走出去,而没有店主或者房东紧随着你要房租。 即尽管天上的鸟儿有他们的巢,狐狸有它们的洞穴,野蛮人有他们的棚屋,但在现代文明社会里,却有一半的家庭没有居所。 而当农夫拥有了他的房屋,他可能并不因此而更富,而是因此更穷,而且可能是房屋拥有了他。 因为我们的房屋是这种难以移动的财产,结果我们往往成了房屋的囚徒,而不是住在房屋的里面,而且本应该避开的坏邻居,则成了我们自己的可鄙的自我。 一个阶层的奢侈,被另外一个阶层的贫困抵消了。 一边是宫殿,另一边则是救济院和“沉默的穷人”[57]。 在我的书桌上有三块石灰岩石头,但我却惊恐地发现,它们需要每天除尘,而我心灵中的家具还全都没有掸掉灰尘,因而我厌恶地把那三块石头扔出了窗外。 引领时尚,让芸芸众生趋之若鹜的,正是奢侈放荡的人。 分 人们已经变成了他们工具的工具了。 我们急于在大西洋的底下挖掘隧道,以便使旧大陆的消息到达新大陆的时间缩短几个星期;但将会传给美国人耷拉着的大耳朵的第一条新闻,也许就是阿德莱德公主[77]患有百日咳。 如果他们能够活到把车费挣出来的话,不过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也将会失去他们的开朗情绪,失去他们要旅行的愿望了。 把人的一生最好的部分用于赚钱,以便在人生的最没有价值的那部分时间享受一种成问题的自由,这使我油然想起那个英国人,他先是去印度赚大笔的钱,为的是能够回到英格兰过一个诗人的生活。 散工工人的工作与日落一起结束,然后他就可以自由地献身于他所选择的追求,而独立于他的工作之外;但他的雇主,由于月复一月地做投机买卖,也就从一年的尽头到另一年的尽头得不到短暂的休息。 我又希望,每一个人都能非常小心地找到并追求他自己的方式,而不是他父亲的、他母亲的或者他的邻居的方式。 如果一个人拥有信念,那么他就会在每一个地方都带着同样的信念进行合作;而如果他并不拥有信念,那么他就会继续像其他的世人一样生活,不管他所交往的是什么样的人。 独自走的人能够今天就动身;但与另外一个人一起旅行的人,却必须等另外一位准备好,那么他们就可能会等上一段时间才动身。 善行一旦变质 ,便奇臭无比。它是人的腐肉,也是神的腐肉。 人生如果达到了某种境界,自然会认为无论什么地方都可以安身。 要简朴,简朴,简朴! 涂书心得 重要的事要说三遍。 我们为什么竟会这样匆忙地生活,这样浪费生命? 演说家听凭于一个起因短暂的灵感,对他面前的乌合之众讲话,对那些能够听得见他的话的人讲话; 目不识丁,也许还目空一切的商人,通过进取心和勤奋,而赢得了他所渴望的闲暇和独立,跻身于财富与时尚的圈子,他最终必将要转入那些更加高级、然而却又仍然不可进入的知识分子和天才的圈子,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教养上的不足,意识到他的所有财富都是虚幻和不充分的,他要进一步证明他的正确的判断力,于是要努力为他的子女获得他敏锐地感到欠缺的知识文化,这样一来,他也就成为一个家族的奠基者。 我的生活本身就变成了我的娱乐,而且永远也不会不新颖。 不管两条腿作多大努力,都不能使两个头脑更靠近。 交际通常是太无足轻重了。 我们每隔非常短的时间就见面,而又没有时间获得彼此的新的价值 一个人的价值并不在于他的皮肤,我们用不着触摸他。 请问,那个孤独的湖有什么朋友? 上帝是孤独的——但魔鬼,他却远非孤独, 他有大量的朋友,他就是一个军团。 个人就像国家一样,在他们之间也必须有合适的宽阔而又自然的边界,甚至有一个相当大的中立地带。 如果我们只不过是饶舌的和大声的谈话者的话,那么我们就能够做到非常靠近地站在一起,亲密地站在一起,并且感到彼此的呼吸;但如果我们有节制地和沉思地说话的话,那么我们就想离开得更远一些,这样所有的体温和水分都可能有机会挥发出去。 他们到达那里,挤满了小小的房子, 不是为了寻找那里所没有的款待; 休息就是他们的宴会,一切顺其自然: 最高尚的思想有着最大的满足。 他是如此安静和孤独,而且又如此愉快;好心情和满足感洋溢在他的那双眼睛上。他的快乐不掺有杂质。 我确信,如果所有的人都像我当时那样生活简朴的话,那么盗窃和抢劫就不会存在。这些事情只会发生在那些社会里,有些人拥有超过足够的东西,而别的人则没有足够的东西。 由于他以喝茶开始,还要喝咖啡,吃黄油,喝牛奶,吃牛肉,因而他也就不得不努力工作为它们付款,而当他努力工作的时候,他也得再次努力吃饭,以补充他的身体的损耗。 不吃东西的人,也就不用工作。 什么也不能吓住诗人,因为诗人是被纯粹的爱所驱使的。 人们在这么长久的时间里相信一个池塘是无底的,然而却又不费心测量一下它的深度。 如果一个人充满自信地在他的梦想的方向上前进,并努力过着他所想像到的那种生活,那么他就会遇见在普通时刻里意料不到的成功。 为什么总是要朝下面看齐,达到我们的最愚钝的感知的地步,却又把那最愚钝的感知赞扬为常识呢? 人们所喜欢的那种纯洁,就像笼罩着地球的雾,而不是像雾上面的蔚蓝色天空。 为什么我们竟会这样要不顾一切匆忙获得成功,并且从事这样不顾一切的事业呢? 不管你的生活是多么卑微,你都要迎接这个生活,都要过这个生活;不要躲避它,不要恶语咒骂它。它不像你那么糟糕。你最富有的时候,生活却显得最贫穷。 找茬的人甚至在天堂也会找到毛病。 东西并不改变,是我们改变。你要是卖掉你的衣服,也要保留你的思想。上帝将会看到,你并不需要与人交往。 多余的财富只能购买多余的东西。人的灵魂所必需的东西,是不需要用钱来买的。 不用给我爱,不用给我钱,不用给我声誉,给我真理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有個阿郎
作者有個阿郎
103日记 3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有個阿郎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