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骑(3)不可辜负

念远怀人 2017-08-11
开门的是一位白衣少女,油灯火苗如豆,光晕摇曳在少女的脸上,风髻露鬓,娥眉淡扫,五官柔和,惟一双眼很亮。柳盆子虽未觉得惊艳,却感到这少女的美不食烟火,意味深长。
柳盆子进到屋内,隐隐见到床上卧靠着一人。少女将几盏油灯依次引燃,屋内一下光亮起来。柳盆子才看清那卧床的人是个女子,没有结髻,长发委地,人缩在被子里。
青年向那女子介绍,“这位就是柳大侠。”女子仰脸来,说声“见过柳大侠。”柳盆子觉得眼前一晕,那女子好像极为苍白,睫毛甚长,鼻梁高挑细致,眉眼深邃,轮廓宛若雕削,尽是中原女子所没有的绝美。“你是胡人!”柳盆子惊道。
胡人美姬也不羞涩,展颜一笑,从被子里伸出双被铐住的手,说有劳柳大侠了。柳盆子见胡姬身上胡乱披了两三件衣服,衣下好像只有兜肚那样的亵衣,内心不禁浮乱起来,旋即明白,这胡姬被锁已有多日,所以连穿衣起居都有不便,难怪身边会有少女来照顾。
少女举灯过来近照锁铐,顺手掖紧了美姬身上的衣衫。柳盆子见到那双被锁的手,指尖细长,芊芊如玉,突然想起那挎弓的黑衣人说的“那是双多好的手啊。”
柳盆子拉起一只手,细看锁铐与手腕的缝隙,心下更是恍惚,入手光滑,宛如无骨,尤其是指尖的凉,竟会引出一脉心疼来。柳盆子定了定神,说:“这锁很是...
开门的是一位白衣少女,油灯火苗如豆,光晕摇曳在少女的脸上,风髻露鬓,娥眉淡扫,五官柔和,惟一双眼很亮。柳盆子虽未觉得惊艳,却感到这少女的美不食烟火,意味深长。
柳盆子进到屋内,隐隐见到床上卧靠着一人。少女将几盏油灯依次引燃,屋内一下光亮起来。柳盆子才看清那卧床的人是个女子,没有结髻,长发委地,人缩在被子里。
青年向那女子介绍,“这位就是柳大侠。”女子仰脸来,说声“见过柳大侠。”柳盆子觉得眼前一晕,那女子好像极为苍白,睫毛甚长,鼻梁高挑细致,眉眼深邃,轮廓宛若雕削,尽是中原女子所没有的绝美。“你是胡人!”柳盆子惊道。
胡人美姬也不羞涩,展颜一笑,从被子里伸出双被铐住的手,说有劳柳大侠了。柳盆子见胡姬身上胡乱披了两三件衣服,衣下好像只有兜肚那样的亵衣,内心不禁浮乱起来,旋即明白,这胡姬被锁已有多日,所以连穿衣起居都有不便,难怪身边会有少女来照顾。
少女举灯过来近照锁铐,顺手掖紧了美姬身上的衣衫。柳盆子见到那双被锁的手,指尖细长,芊芊如玉,突然想起那挎弓的黑衣人说的“那是双多好的手啊。”
柳盆子拉起一只手,细看锁铐与手腕的缝隙,心下更是恍惚,入手光滑,宛如无骨,尤其是指尖的凉,竟会引出一脉心疼来。柳盆子定了定神,说:“这锁很是机巧,好在你们没有强力破解,否则里面会有刀片旋出,废了姑娘的手。”
“全靠大侠解救。”美姬把手伸得更前,脸侧一边,藏在蓬松散落的长发里。
柳盆子豪气顿生,也不说话,从嘴里掏出一支弯弯曲曲的针来,探入锁孔,细细得感知起来。
柳盆子本来觉得这锁虽精巧,倒也可以破解,谁知在要得手处,发现一个障碍,只能从头再来。绕过这障碍之后,才发现根本是疑阵,解了也无用。柳盆子只觉得内心气闷,觉得这造锁之人全不按锁理行事。
不觉听见鸡鸣,窗外渐渐亮了。柳盆子才发现美姬委地的长发,有一种褐红色的晕边,肤色也不是苍白,而是白得近乎透明,一双眼眸竟透出深海般的幽蓝……柳盆子忽有些嫉妒,都是大盗,怎么我就孤绝一身,他们有这么美的伙伴。
柳盆子浮想联翩,惊觉得那双微有凉意的手,忽地抓住了自己的手,心里一动,就觉得手腕一紧,锁铐像变戏法一样铐在了柳盆子的手上。
那美姬从床上振衣而起,一旋身就把衣衫穿好,露出那双完美的手来。
柳盆子的心沉了下去。

“是齐欢!是齐欢出卖我。”柳盆子声音平静,“这锁也是他的手笔吧。”
“齐大师说,你或能解了这锁,但也得须一天的时间。”那白衣青年收了柳盆子手上的曲针。
“你们要捉我,也无需这么费事。说吧,到底想干什么?”
“合作,干票大的。”
“合作?”柳盆子举起被铐的手,“就这么合作?”
“想要和柳大侠合作,总得显点本事要柳大侠看得起才行。”青年拱手,“在下班超。”指着少女,“舍妹班昭。”又指着胡人美姬道:“贵霜美人儿,仙奴。”挎弓的黑衣人蹲下来,几乎把脸凑在柳盆子的脸上,“我是羽林郎耿恭。”
柳盆子面色一变,“你们是官家的人?”
“也算,也不算。”班超道,“加上齐欢,我们将仿效博望侯张骞,闯一下西域。”
“西域,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作甚?”
“开疆拓土,立不世功勋,岂不比你做贼要好?”耿恭道。班超一拉耿恭,接口说:“你是名满天下从不走空的大盗,想必也知道美玉宝石名马,皆出自西域。我们这次直接偷到他们窝里,岂不畅快!你们跖门的人,不是最讲究畅快吗?”
柳盆子眯起眼来,看着班超,“齐欢倒是什么都跟你说呀。但你何尝听过,跖门会和官家合作?”
“所谓官盗不两立,但我们此去外邦,一出汉境,汉律便无用了,谁管你是官是盗?对付那些反复无常的西域各国,或许大侠才是更有用的人。”
“没兴趣。”
耿恭抽出一把短刀来,“不去也行,信不信我将你的手筋脚筋都挑了,免得你再去偷东西。”
“信。”柳盆子抬眼望着天花。
“哎,老班,”耿恭向班超摊手,“这家伙不怕呀。我可真下手啦。”
“柳大侠怎么也是个人物,不用折辱他。咱们报官就好。”班超转脸对着柳盆子,“你就好自为之吧,等我们从西域归来,到时去狱里看你。”

班超一行人已离开,柳盆子连着手铐被绳子缠得像个粽子,悬挂在梁上。柳盆子在自言自语:“柳盆子,你又死在女人手里啦……好女人!唉,死了也是有点不值。”
日光将窗影打在地上,慢慢地移动。
天将正午,地上留下一堆绳子和一个打开的手铐,柳盆子早已不见。

长安东出的宣平门以外,修有驰道,道边栽柳,常有送行人聚于路边长亭,铺席置酒,摘柳鼓琴。也会置一茶摊,随便路人解渴。
午时虽过,进出城的人依旧络绎不绝。长亭里已坐有一人,竟是个极美的胡人女子,盘珠云髻,一身汉人打扮,在席前自斟自饮。或许是眼眸深陷,瞳仁是蓝色的缘故,顾盼间有一种闲淡的、而且忧悒的风华。
路人多有注目,却没人敢上前打搅。
胡女正是仙奴,手把一杯琉璃盏,站起身来,向路上一躬身背着包袱的老妇人招手,“这位大姑,且来喝一杯。”
那老妇两眼浑浊,看了看仙奴手上的杯盏,也不推却,进了长亭。
仙奴以琉璃盏斟满一杯血红色的酒,递在老妇面前,老妇接了,闭眼细嗅,再慢慢喝了,声音暗哑地感叹:“我听说一斛葡萄酒在前朝可以买一个凉州刺史,想不到今天竟喝到了。”
仙奴美目流转,说,“这在西域不算什么。”
老妇以长袖遮住面目,手在脸上一抹,衰老尽去,露出柳盆子的俊朗面目,身形挺拔,就是头上的老妇盘头,胸前的坟包显得滑稽。
仙奴斟满一杯,再次奉上。
柳盆子洒然饮尽。
“如何?”仙奴微笑。
“惟美人美酒不可辜负!”
“我这样的美人,西域遍地都是。”

班超兄妹和耿恭就站在不远的山坡上,能遥遥看着长亭里宴饮。
班超道,“看来仙奴那边谈成了。”
耿恭道,“我们是不是该赶回洛都了?”
“不急,都来到这了,总得回家看看吧。”
(待续)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念远怀人
作者念远怀人
4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念远怀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