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与荒诞(下)————我的汶川地震亲历之四

那乌西卡 2017-08-11
来自话题 我曾亲历地震

一夜匆忙赶到成都,路上还“捡”到一位原国家救援队的大哥,他气愤的说他的救援装备差点被人骗走。我们唏嘘之余,不禁感觉到人性复杂。 第二天清晨,我们又来到成都市红十字会。我和师弟原以为会去别的灾区或返回汉旺。没想到负责人郑重其事的把我们叫到一旁,说由于我们是唯一的两名四川人,所以要我们留在这里登记所有退伍老兵志愿者的信息,他特别强调,说"必须把老兵志愿者的家庭联络方式留下,万一人家在救灾中失踪,也能给家人报个信通知一下,毕竟灾区的环境是很复杂的。"我和师弟感动的点头,觉得负责人的确成熟稳重,昨天对他的怀疑似乎是我们太过虑。这时,负责人又叮嘱我们一定要保留好这些资料,因为他和他战友准备成立一个中国退伍老兵救援团队,这些资料都很宝贵的。听到这里,我TMD又开始犯懵了:您这组织是官方还是民间NGO?你有问过这些退伍老兵意见么? 这时,负责人把我推到一张小方桌前,拿出打印好的表格,让我负责登记,方桌后悬着一面做好的旗帜:“退伍老兵志愿者”。我刚站好,就看见他和那位美女背上背包,准备打的。我急了,问:“您干嘛去?”他说:“哦!我北京公司请的假到了,我得回去上班。”美女答道:“哎呀,我学校的假也到了,机票早订好了不能改签,我也要回校去了!真舍不得你!还是当学生自由!”这时,人群开始有些骚动,美女眼尖,说:“快看!毛孩!”一溜烟就挤到人群最前面。 我对什么毛孩不感兴趣,只瞥见毛孩同行的人拿着话筒。过一会儿,就听到熟悉的美女的声音:“我们去了重灾区,哎呀,重灾区的灾民太悲惨了!我们在灾区帮助他们…………”师弟和我面面相觑,谁也没吭声,但心里真正明白过来。过了一会儿,美女满面红光的挤过来,对我说:“亲爱的,我走了啊,这里靠你了哦!对了,我有两个学生今天下午到成都当志愿者,我把你电话号码给他们了,如果他们问起我,嘻嘻,你就说我去重灾区了,好吧?!” 没等我回答,美女和负责人一溜烟儿的上了个出租车,不见了。 我正沉默着,师弟在旁边说话了:“师姐,你看,这边估计没啥戏了。刚才红十字会的人召志愿者去机场搬救灾物资,那个,我去了啊!” 我说好。于是小伙子去了机场,连搬了5天物资。 我在小方桌前麻木的记着时不时过来的一两个退伍军人的信息,心里只想骂娘。这时,我听见一个高亢的声音在和红十字会的人理论:“我们有物资,但不能给你们!我们要求你们派车辆。为什么?因为我们之前带了40万的物资过来,你们接收了之后连个收条都没给我们。然后我们自己去灾区看了看,有些地方根本就没收到!对!物资基本投放在城镇,那些下面山区的灾民没法拿到!”“我知道你们没办法,所以我们自己去!我们现在只需要车辆和搬运人员!” 这是一名来自陕西的志愿者。他和几个朋友自己凑钱买了物资,但无法运到下面山区。我帮他向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理论,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没法,让我们去红十字会找领导。于是我们俩打车来到红十字会办公楼。好不容易找到一名官员,在和他交流理论了一个小时后,终于派了两辆车,我又联系好几名退伍老兵,帮他们押送物资去了灾区。 我正准备上车,却被拦住了。那位陕西大哥面有难色的说:“小妹,你看,你还是不要去的好。” “为啥?”“我刚去灾区转过,我们要去的是山区,你一个女孩子,还是不要去的好,不方便。”旁边的人,尤其是位河南退伍老兵也在拦阻我。于是,我又一次被拦下了。 我正在气闷,突然面前涌来一大群人,乌黑麻杂的迷彩服,着实把我吓一跳!一看,原来是之前去青川的第一批退伍老兵。“你们回来啦!”看见熟人,好高兴! “嘿嘿,对啊!”他们还有些不好意思。 “你们去干了些什么?”我好奇地追问。 “也没什么,就是帮助疏散灾民,搬运和发放物资。”为首的大叔憨厚的回答。 “哦哟,那里的山才陡也!”另一个大叔接嘴:“我们亲眼看到早上的时候,由于有雾,两个年青人在帮助灾民撤离时摔下悬崖了,生死不知……”大叔大哥们唏嘘感叹着。这时,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过来找我:“你们退伍老兵还有多少人,都江堰需要一些志愿者。” “不多了,就这么几个,对了,还有这些刚从青川救灾回来的老兵。他们可能需要休息”我回答。 “没得事,没得事!”一听说要去灾区,那个为首的大叔精神来了,“我们愿意去!” “好吧,你们准备一下,半小时出发。”工作人员简短的说道,转身要走。 “请问去都江堰具体做什么?”我追问道。 “处理尸体。”工作人员仍然简短的说。 “那有没有什么防护措施?”我继续追问。 “哟……”工作人员的眼神开始变了:“怕死啊,怕死就别去了,我们这里有的是志愿者。主要是想着你们毕竟当过兵,有点救灾常识和组织纪律才让你们去!” “行了行了,别说了,”大叔打圆场,“没事的,我们可以去。” 工作人员扬长而去,我气得说不出话来:难道志愿者就不是人?为什么不给防护用品?! “不担心,不担心,”大叔继续安慰我“我们九八抗洪也去了的,大风大浪是真的经过的,你不要担心哈。”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于是把身边所有的消毒卫生药品用品全给了他们。 写到这里,当日的感动涌上心头,这些大叔们当时年纪大的已经五十多岁,年纪小的也有四十出头了。他们都来自于四川南充,退伍回家后,有的做生意,有的当保安,但每次国家需要的时候,他们都会履行自己曾经的誓言,义无反顾的回到救灾前线。他们去了都江堰,在十天里从事尸体消毒处理。后来,我把当时的相片寄给他们,他们还热情邀请我去南充玩。他们名不见经传,但我却很庆幸在生命中遇见这些平凡却伟大真挚的普通退伍兵。 至于我,把那个小方桌和旗帜交给了那名河南退伍兵,自己去参加了心理辅导的短期培训,然后到灾民安置区进行对孩子的心理疏导工作。后来,河南的退伍兵把他们去灾区帮助灾民重建的相片视频也发送给了我。在参加心理辅导的短期培训时,由于必须住在学校宿舍,同学们看见我回来,都满脸诧异(“你Y不是冲去救灾了么?怎么回来了?”然后不少白眼和议论,这里面还包括我的一两位好友……),所以后来去灾民安置区就没告诉他们了。 世界绝不纯净,但却因此美丽,的确如此。 ———————————————————————————————————— 仅以此纪念。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那乌西卡
作者那乌西卡
103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那乌西卡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