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有时再相逢

玉子 2017-08-11

他是一名剑客,当然这不是真的。

小时候,一到暑假,我就特别喜欢窝在奶奶乡下的租书铺,当然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书店,奶奶也卖烟,酒,还有泡泡糖和打火机方便面一类的,夏天时候还会卖冰棍雪糕,不过冬天那个大冰柜会用来冻腊肉。“你们家的秘制腊肉味雪糕。”七惠吐吐舌头,扔掉剩下的木棍。

她是我发小,时常来店里跟我混书看。两面墙摆着两个大书架,上面各类书码得整整齐齐,大体分为两大门派,武侠和玄幻,奇奇怪怪的书名,内容,我至今都无法理解怎么出版的。但有一部分奶奶不许我看,称作禁书,“就是讲情情爱爱的。”七惠附在我耳旁小声解释。我那时候都很规矩地看各类草根如何练就奇功制霸武林,向往着江湖的快意恩仇。

五年级的暑假,因为已经浏览过了书架的大壁江山,我偷偷地挑了一本名字很正经的书,我悄悄告诉自己这是邪功秘籍,我是要遁入魔道了。开头描写了主人公的外貌,我脑海中闪过无数本小说的男主。看到一半,我脸红心跳,摇了摇七惠的肩头,“快看,接吻了。”我把声音压得低低的,指着那一行。

我突然觉得自己不一样了,开学时看着班里的追打的男孩女孩,我比他们懂的多一些,由此自觉更成熟一些。因为看了一些书,很能讲故事的缘故,我一向人缘不错,进教室时,同桌向我招手,“不信你们问她吧。”同桌有些生气,腮帮子鼓起来。然后一群女生叽叽喳喳地围上来,中间的中队长站出来,“听说上学期班长给你送了一个本子。”我呆呆的坐在椅子上,好像是期末的时候,是有这回事,我又抬眼看了看这群小姑娘,一副审问犯人的样子,而班长,据说班上有一大半的女生暗恋其人,作为一名老江湖,我细眯起眼来,这是被当作假想敌了。思及至此,我坐正了身子,“我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虽然不知道是哪部电视剧的台词,但看起来很管用。

她们放过了这个问题,又有些不甘心,“听说七惠喜欢三班的那个男生。”我怎么不知道,“那你喜欢谁?”她直直地看过来,看得我有些发麻,我缓缓地说“你们不认识,他功夫很厉害,我和他是在山里游玩认识的,长得很好看,总之,他很有侠义之气。”我突然想起了那段接吻的描写,低下了头,耳根透红,一群女生一副了然的神情,全都散了。

自此,班里传起了我和一个很有侠义之气的男生的谣言,七惠凑过来,“那是谁啊?我怎么不知道?”我正低头拿书,“我还不知道你喜欢那个什么三班的。”

“你忘了啊,那是我表哥,放学时被她们看到经常一起走了。”

“哦,懂了。”

“说说你的事儿呗。”

“就暑假时候看的那本书,里面的那个剑客。”

七惠突然放声笑起来,意味深长地盯着我。上课铃响起,我急忙把她赶走。

恍惚间,脑海中渐渐浮现一个模糊的身影,自小没见过什么漂亮的男孩子,书里描绘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模样,他仿佛站在山野密林,掌中有剑,衣袂随风一展,一个孤独的剑客。

本来他只是一个糊弄女生的答案,后来,我因为小小的虚荣心,常常讲起他的故事,我很擅长这些,一群八卦的女同学围过来,那种感觉特别好,一个个看向我的目光,就如同站在镁光灯光下,你看,每个人都喜欢听我的故事。

为了不拆穿,我总是避重就轻地讲些就像普通男孩子做的事情。剑客不也最后隐姓埋名地生活下去了吗。“他剑术很好,当时我和爸妈去爬山,看着他骑着高高的马下山,一晃一晃的,站在他面前总显得小小的。总感觉他一身浩然正气,时常带老太太走山路,走的那天,他送了我一束花。”我边讲边想,他是如此鲜活的一个人。

那段时间,总会有女孩子追问我一些事情,男孩子见到我,则会起哄,说恭喜,就好像某某某喜欢我的样子。而我和那个剑客成了全班都知晓的话题,有些女生会时不时问起我,“你那个怎么样了?”遇到这样,我总会换上哀伤的神情,“我们缘分已尽。”她们则会手忙脚乱地安慰起我。似乎也因为这样,一部分女生对我放心起来,中队长那么骄傲的一个女孩子,在一次放学做清洁时,她悄悄地对我说:

“我给你说一个秘密啊,一定不能告诉别人,一定。”坚定地盯着我。

“其实啊,我喜欢班长。”我早就知道了。但我还是抬头笑着望向她。

“我一定不会说的。”在她看来我们都有喜欢的人,算是“同病相怜”。

而这件事很快因为六年级的到来渐渐隐没了声迹。大家为着升学,竞赛加分忙碌,有些偷偷给老师送礼,有些准备着参加各类自主招生,有些打听着各路小道消息,对学校挑挑拣拣。这场升学的洪流席卷着没人的心,大家暗地竞争,比对成绩,互相试探着落,活像一个小小的江湖,挤破脑袋地想进入好的门派。我淡然一笑,高手都出自草根,是某某世外高人的徒弟。

最后毕业了,按户口去了一所不怎么样的学校,我没有野心,拒绝了父母的安排。毕业册上,大家写着同样意思的漂亮话,祝福,中队长只问候了一句,“记得请我吃喜酒,你和你那个。”,好像她到最后都只是暗恋班长,当时的玩笑话,可惜大家都当了真。我才想起了我的那个剑客,毕业那天,我花了几十块钱买了一把劣质木剑,上面还刻着“天下宝剑”,读武侠书的那段时间,我常常幻想自己是女侠,刀光剑影,快意人生,最好是一身红衣,潇洒极了。而那个剑客最后当然是和那个女侠归隐江湖,传下一段佳话,见到他们的人,莫不赞道:“好一对璧人。”

就如同五年级那场玩笑。

我学着书中,抱拳作揖,“江湖山高水长,来日相见。”

留下一段纷杂的马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玉子
作者玉子
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玉子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