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为自己--不快乐的你缺失太久的爱和自由

小宇宙 2017-08-11
轰隆雷声伴着一明一暗的闪电,似天神手里的兵刃劈下来,威力无穷,实在担心这天井似的教学楼会被切个稀碎。突出的檐口已不能阻挡狂风里的雨滴,肆虐发泄。站在顶层阳台,裤子和鞋被砸到地面而溅起的水花打湿。一片轰鸣中,心却很静很静。空气中带着暑气的气息,是炎炎夏日难得的一丝温凉。但这样的雷雨天,冲抵了心里无法言说的汹涌痛苦,让在老师同学面前竭力保持正常的我,卸下伪装包袱,放下克制...

09年4月,那年18岁。亲人重病入院,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向家事都是父亲操持,而凡事甚少操心的母亲没了主意。高考进入了最后的冲刺复习阶段,同学们都努力拼命学习着,而坐在教室里的躯壳,看着写满题解的黑板,湿漉漉的水泥地板,跳跃在窗口夕阳里的粉笔灰,楼道里摇头晃脑背书的同学,他们好幸福,所有的目及之处,都是那样的幸福...然而这样的幸福不在我的世界里,随时可能离去的至亲,担心一日三餐。与我而言,安安静静心无旁骛地学习,是莫大的恩泽。如果走出教室就意味着放弃,可是我是多么爱学习啊,那些一页一页认真做过的习题册,翻皱的单词书,还有对未来生满憧憬的心。可是...我不能弃至亲不顾,不能安心坐在那里做习题,做不到毫不分神地听课。倔强和坚韧的隐忍,痛极到胜过死亡,噬心的折磨,嘤...
轰隆雷声伴着一明一暗的闪电,似天神手里的兵刃劈下来,威力无穷,实在担心这天井似的教学楼会被切个稀碎。突出的檐口已不能阻挡狂风里的雨滴,肆虐发泄。站在顶层阳台,裤子和鞋被砸到地面而溅起的水花打湿。一片轰鸣中,心却很静很静。空气中带着暑气的气息,是炎炎夏日难得的一丝温凉。但这样的雷雨天,冲抵了心里无法言说的汹涌痛苦,让在老师同学面前竭力保持正常的我,卸下伪装包袱,放下克制...

09年4月,那年18岁。亲人重病入院,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一向家事都是父亲操持,而凡事甚少操心的母亲没了主意。高考进入了最后的冲刺复习阶段,同学们都努力拼命学习着,而坐在教室里的躯壳,看着写满题解的黑板,湿漉漉的水泥地板,跳跃在窗口夕阳里的粉笔灰,楼道里摇头晃脑背书的同学,他们好幸福,所有的目及之处,都是那样的幸福...然而这样的幸福不在我的世界里,随时可能离去的至亲,担心一日三餐。与我而言,安安静静心无旁骛地学习,是莫大的恩泽。如果走出教室就意味着放弃,可是我是多么爱学习啊,那些一页一页认真做过的习题册,翻皱的单词书,还有对未来生满憧憬的心。可是...我不能弃至亲不顾,不能安心坐在那里做习题,做不到毫不分神地听课。倔强和坚韧的隐忍,痛极到胜过死亡,噬心的折磨,嘤嘤啜泣死咬着嘴唇,渗出血迹的咸腥。站在天井似的教学楼里,嗔怨地望着这四四方方的天,向它怒吼着,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如果可以请你拿走我的生命,换回一家安康。泪和着雨,哭的撕心裂肺。天依旧轰鸣着,我知道老天不要我的命,我不能去死,我要照顾他们。

从此得到了三样东西:成为大人、心疼的病、噩梦。

站在班主任的办公室,写着“回家复习”的假条,双眼红肿,老师没有问一句话,准许了。如果有人多问一句,紧绷的情绪立刻崩泄。收拾了必要的复习资料,抱着书走过长长的廊,留下讶异的眼光和我不能完成的梦。回乡的汽车上,双手环紧双臂,缩在后座里,无声留着眼泪,我体会到了无助却要拼命努力坚强的感觉。

夏收碾麦用的土场,用石磙一圈一圈的夯实,拉石磙的绳子将肩勒出一道道血淤,手上磨破皮。瘦小的身影穿梭在金黄的麦田里,和一群膀圆强悍的村民抢着拦着收割机,抢着,喊着,拼了命的奔跑,麦浪里的身影,像极了非洲草原上为了哺育幼崽狂奔的母豹。心里害怕呀...收不回小麦,一家人的口粮一场暴雨就会烂在地里。烈日里,扛着麦包装车,卸车,俨然不像一个体重只有84斤的姑娘。繁重的农活唯一的好处就是消减了心里的痛苦。母亲心疼地看着一脸尘土汗痕模糊的姑娘,扭过头去,抹着眼泪,不敢哭出声来。夜静里,摊开同学捎回来的模拟试题,只有待在家里,才能真正安心地做题学习。

6月天,万物繁盛至极,仿佛吸收的一切水分营养,都是为了这一刻的旺盛奔放。高考如期而至,“既然交了费,去试试吧”父亲说。校门口被拦在警戒线外的父母们,给自己的孩子叮咛嘱咐着,理着他们耳鬓的头发,整理考试用具,拍照留着珍贵的记忆,孩子烦扰地拨开那充满爱怜的手,嗔怪父母的唠唠叨叨。眼里略过的是温馨画面,心里涌起的是阵阵酸楚。不敢再多看一眼,带着一支中性笔和半截2B铅笔,走进考场,已经记不起来是如何完成了考试。高考成绩出来,考上了一个普通的二本院校。“是家里耽误了你,再给自己一次机会,复读一年。”父亲并没有看我,坐在石凳,吐着烟雾,那因岁月劳作留在手上的坚硬细纹和被烟熏出蜡黄色的指甲令人触目。我没有去复读,人生的路只有不断的向前努力的,哪有什么回头再来一次的道理,回头也是要付出代价。我无比清醒处境,时间和金钱,没有一样可容我挥霍。只想快点长大到可以自食其力,有能力当一个拯救者...

因2万元的机票,放弃赴美实习的机会。何尝不想考研,反复斟酌最终放弃。没有漂亮的实习经历,有没有显赫的学历,找一间小公司上班,因为生活容不得我慢慢稳稳地找工作,必须首要保证有固定的收入在毕业之后有容身的地方。好在专业相关,勤奋好学,拼命工作...毕业至今,依然捉襟见肘入不敷出。工作中的委屈受伤,一个人偷偷躲到安全通道里哭,不敢太大声,怕招来物业。眼泪像决堤的洪水般顺着捂着脸颊的指缝流下来,边哭还边骂自己“真的是够了,能不能不哭”,这样只是想让自己多出点水。这年头能触动人情绪的人和事已经不多了,克制太久已经很难哭出来了,每当这个时候,就特别珍惜。冷水洗过,平复心情,回到电脑前,一切如常。

卸下忙碌,走在冬日的长安街上,心中烦乱,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很累,很想有个人陪在身边,不用说话,静静地坐在一起,任凭时间流逝,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要担忧,这样就很好。

初次见我的人说我是ta见过最好的HR,同事说我永远元气满满,精神十足。领导说我做事放心有品质。父母说我是他们最贴心的孩子。可我唯独没有爱自己,人前大笑,人后孤独。不敢让自己一个人待太久,另一个自己太可怕了,这种安静里蔓延的孤独,像在无尽的漩涡里一样会被溺死。

生活的艰辛从未远离,所有的拼命和坚韧,不过是想摆脱困境。当你觉得这个世界为什么这么不公,所看重的轻视你,所爱的不珍惜你,所坚守的质疑你,所敬畏的搪塞你。当一次又一次的痛扑过来,再也支撑不住,痛哭着问这天这地的时候,情感才是最真挚的,也许在这一刻,上帝才听到了你的呼喊,你的伤痛,才意识到你是一个他遗忘的孩子,也许这一刻才美好来临。受过非人的痛,一点点的恩泽就倍感幸福。不会再抱怨,因为知道没有用,就像置身迷宫,没有刀剑,没有铠甲,没有方向,只有双手去拨尽荆棘,不停地告诉自己,一直向前,一直向前,总会出去...

德国诗人里尔克说,我所有的自负都来自于我的自卑,所有的勇气都来自于内心的软弱,所有的振振有词都是因为心中满是怀疑。我假装无情,其实是痛恨自己的深情。我以为人生的意义在于四处流浪,其实只是掩饰自己至今没有找到愿意驻足的地方。

你知道吗?有时候脆弱到,别人一句,“难为你了”“你受委屈了”,会幸福地暖心地奢侈地流泪。我很想有个家,可我又怕婚姻,我这一辈都和我的家庭绑在了一起,没有人会愿意分担我的负累。我是多么凌傲的人啊,我也绝无法忍受看低我的家庭,看低我的人。没有遇到好好先生,也不知道他究竟在哪里。少女心死在了18岁的夏天,凡事自己扛,身上已然没了女孩应有的娇柔媚态。26年的记忆里充满了辛酸、无助,竟找不出一件开心的回忆。

如果只有我一个人,可以活的很好,但身而为人,我不能没有担当和责任。

所以,我没有梦想吗?我有... 可现实的生活踩住了超人的披风,超人飞不起来,只能双脚踩在地上,生活松手的空隙,向前走两步。追梦是个奢侈品。

小宙,你说我这辈子是不是永远就这样,永远没有资格得到幸福。

天知道你付出了多少努力,笑容里干净,纯净;眼神里透出坚毅和智慧。没有理由不幸福。只需稍稍放下你的担子,回到自己。

“回到自己”云筱喃喃。

是的,回到自己,找回爱,幸福,和你想要的自由。缺失这些太久了,不要再约束克制,也不要“担当”。只为自己,过一段时间你会好的,会发现天没有塌下来。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小宇宙
作者小宇宙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小宇宙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