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与荒诞(上)————我的汶川地震亲历之三

那乌西卡 2017-08-11
来自话题 我曾亲历地震
       5月17日,我匆忙参加完硕士学位论文答辩,换好衣服,背上早已准备好的背包,带上师弟,来到和“退伍老兵志愿团”负责人约好的地点,这次发现多了两个人,一个据他介绍是他当年ZHONG-NAN-HAI的战友,如今好像在省政府工作,另一位是位窈窕美女,自称是东北某高校的学生辅导员。负责人带我们去购买了一些医疗用品,便匆忙赶到大慈寺,坐上成都市红十字会安排的车辆(市民志愿者的车),奔向重灾区之一:绵竹市汉旺镇。
      天慢慢的黑下来,车载电台反复播放着禁止市郊燃烧稻秸,以免影响救灾飞机降落的广播。窗外是四川农村常见的水田、池塘、竹林、二或三层的民居。负责人惊讶的说:“你们四川风景还挺不错的嘛!”是呀,可能在北上广一线城市的心目中,四川人似乎就是春晚小品中的保姆、保安……可我们天府之国的名号不是白来的。但这么美的地方却遭受如此天灾,不禁让人内心凄凉。
      快到汉旺镇了,道路两旁的各种救灾车辆多了起来,同时,一种恶臭开始弥漫周围,我们默默的把医用口罩和棉纱口罩戴上,似乎也减轻不了多少。
      汉旺镇,东汽中学所在地,两旁的房屋没有完整的,绝大部分已经倒塌。我们被安置到镇派出所院内驻扎,下达的任务是第二天去接送山里出来的灾民。镇派出所的房子还好,...
       5月17日,我匆忙参加完硕士学位论文答辩,换好衣服,背上早已准备好的背包,带上师弟,来到和“退伍老兵志愿团”负责人约好的地点,这次发现多了两个人,一个据他介绍是他当年ZHONG-NAN-HAI的战友,如今好像在省政府工作,另一位是位窈窕美女,自称是东北某高校的学生辅导员。负责人带我们去购买了一些医疗用品,便匆忙赶到大慈寺,坐上成都市红十字会安排的车辆(市民志愿者的车),奔向重灾区之一:绵竹市汉旺镇。
      天慢慢的黑下来,车载电台反复播放着禁止市郊燃烧稻秸,以免影响救灾飞机降落的广播。窗外是四川农村常见的水田、池塘、竹林、二或三层的民居。负责人惊讶的说:“你们四川风景还挺不错的嘛!”是呀,可能在北上广一线城市的心目中,四川人似乎就是春晚小品中的保姆、保安……可我们天府之国的名号不是白来的。但这么美的地方却遭受如此天灾,不禁让人内心凄凉。
      快到汉旺镇了,道路两旁的各种救灾车辆多了起来,同时,一种恶臭开始弥漫周围,我们默默的把医用口罩和棉纱口罩戴上,似乎也减轻不了多少。
      汉旺镇,东汽中学所在地,两旁的房屋没有完整的,绝大部分已经倒塌。我们被安置到镇派出所院内驻扎,下达的任务是第二天去接送山里出来的灾民。镇派出所的房子还好,没塌,但墙上横七纵八都是大大的裂缝,触目惊心。
       我搭好帐篷,和别的志愿者聊天:他们有来自天津消防队的退伍老兵,以前是特勤中队的班长,救灾装备齐全,让人惊叹;有来自广东的医疗队员,自发来灾区救援。那位辅导员美女说她出去转转。过一会儿,她脸色苍白的过来,把负责人和我拉到一边,说她进了一个放尸体的房间(她说她向哨兵声称她是二野医院退伍的护士,所以哨兵放她进去了),发现尸体颜色不对,似乎是遭受辐射。我立马懵了,地震就地震,跟辐射扯上啥关系?但负责人踌躇了,他说据他所知,绵竹这一带以前是三线,有不少武器仓库在这里的大山里。我突然想起绵阳九所,所以也不敢否认。
      负责人说先观察观察再说。又过了一小时,负责人把我们的人全召集在一起,说他收到老战友(就是之前他介绍说那个在省政府工作的战友)的短信,今晚会有暴雨,说不定堰塞湖会崩溃,让我们撤回成都。
       我那个去!我们全僵在原地了。一腔热血要来,来了就撤,什么意思?
       但负责人非常坚定,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今晚必须撤回成都。我们只好服从。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那乌西卡
作者那乌西卡
110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那乌西卡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