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只二郎神的天眼。

阿鲁 2017-08-11

忆往昔。

也是这样一个夜晚。我跟我妹睡同一张床。 次日早。妹起身坐床。以她人高马大的姿态居高临下的俯视着我。那小眼神里充满了幽怨。 “姐,我是不是跟你有仇?” 多么让人懵逼的开场白。 我那句咋的还没问出口,妹已经开始讲述昨晚被踹以及被踹下床以及我俩抢床单的故事。过程在她声情并茂的讲述下,曲折而又心酸。 说真的我有点同情她。我边听边笑边回想,突然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为啥这么说,我妹能装下两个我,我竟然把她踹下床,这是一种多么神奇的力量?不可小觑阿。 话毕。我妹在那笑,她动床也动的笑。 我想这孩子一定是有被虐倾向。

此刻我早已笑出眼泪,下意识的用手揉搓带有眼泪和眼屎的朦胧双眼,看了眼裹在身上的床单。 我笑的更厉害了。妹到底也是性情中人,被我传染。我俩鬼畜的笑声伴随着抽搐的身体持续了一会儿。 也许是我动作幅度太大。也许是皮肤太滑。 床单从身上脱落。 我妹的笑声嘎然而止。不可思议的直勾勾的望向我的身体。

“姐,你什么时候裸睡了?”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阿鲁
作者阿鲁
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阿鲁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