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带着爱慕、信念的花语,向暖绽放……

牧予希 2017-08-11

——向日葵具有向光性,人们称它为太阳花,随太阳回绕的花。

(一) “夏季短暂,向日葵的花期更是不长,梵高如向日葵般结束自己短暂的一生,称他为……” 画室里,老师讲解的声音随着她的思绪越飘越远,她安静的坐在后方画画,纸张与指尖的温度仿佛融在一起了。手中的画笔在橘色暖光中嬉戏,她抿着嘴,眉眼里尽是认真,这一刻,她的一切就在这画板上,由浅入深,细腻勾画。 长发佳人,细纱长裙随风微微浮动。 这场景多么美好。 可唯一与之格格不入的,是她右眼前贴着的一大块白色纱布。 没错,她的右眼有伤,可这并非造化弄人,伤,是自己给的。 十八岁,花季的年龄,同龄人都在埋头读书备战高考,高二,是最容易头脑开窍成绩一跃而起,也是最容易放弃学业另寻出路的时刻。她也是众矢之一,以学习为目标,努力考上父母期待的名牌大学。 但她性格孤僻,成绩平平,很少与同学交往,老师也拿她头疼。 出于班级整体水平考虑,班主任选择与她的父母沟通。 “马上就要高三了,您的女儿成绩一直没有提升,这样下去,我想,xx大学恐怕很难接近。”老师推了推眼镜,尽量将不好的话说得委婉,“如果可以,我还是建议她课外补一补的,您看现在外面的补习班也不少……” “不好意思老师,我想,我女儿的成绩不会再提高了……”

(二)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师以为自己听错了,扯了扯嘴角,强挤出一个笑容。 “不瞒您说,我和她爸已经在为她办理转学手续了……”说话的正是她的妈妈,一个无论从穿着打扮还是相貌都看起来很年轻的女人,可脸上的神态却尽显疲惫,说话语气犹犹豫豫,聪明人一眼便能看出这件事里面饱含玄机。 她家中的情况,身为班主任还是有所了解的。 爸爸是归国华侨,妈妈出身于书香门第,在这种条件下,她自然被寄予厚望。 可偏偏她从小和爷爷一起生活,爷爷是画家出身,她便也痴迷于画画。 望女成凤心切,父母没少在其身上下功夫,禁止她画画,设立成长目标,甚至对未来工作都做好了规划。 也正是因为这些规划,父母两人常常意见相抵,家庭矛盾徒增了不少。 她只能一边背负着巨大压力,一边做着不喜欢的事,还要接受父母两人争吵的洗礼,长此以往,收获的只有孤僻。 即知如此,老师也不便多说,点点头目送着家长离开,暗暗叹口气,在点名册中找到她的名字,轻轻画上一个圈。

(三) 逃不出的命运,眼前争吵喋喋不休,终究逼的她拿起剪刀,刺向让她看到这一切的心灵之窗。 从此再无争吵,只剩下尖叫,还有耳边救护车的鸣响。 已然这样,治好了又如何,未来…… 手术室门前,妈妈已经泣不成声,靠在爸爸肩头,爸爸眉头紧锁,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托着下巴思索着什么。 手术即将开始,她被推到门前,闻讯赶来的爷爷手中紧紧握着一幅画,展开置于她的面前,“乖孩子,看得见吗……这是你的梦啊!!要坚强,要坚强啊!!” “……”两只眼睛,一只流着血,一只流着泪。 我还想要未来,我不能放弃心中的光!! 主刀医生是个比较年轻的男子,看出她的焦虑,轻咳一声, “你的左眼看得见,害怕了你就看着我,我会发光!太黑了我怕你会迷路。” 调侃气息的安慰,在繁杂中竟如同安定剂,逐渐平复了焦躁的内心,原本对未来充满疑虑,现在却是信念开始坚定。

(四) 手术室中清冷的灯光,她的身体却温暖如朝阳,漫长的手术时刻,她的左眼从未离开过那眼神认真、口罩下始终紧绷着的脸庞。 记忆中纷扰的声音逐渐消失,脑海中回荡的却是儿时的画和医生鼓励的话语。 灯光熄灭,心中的光芒依然闪亮。 几番波折,终得如愿以偿。 画面中晴天碧草,还有一大株向日葵,唯独少了他…… 她的嘴角微微勾起,提腕拾起画笔,在尚未完成的画面中,继续勾勒属于她的太阳……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牧予希
作者牧予希
2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牧予希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