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YIN让我从公主变成神经病,真的触目惊心!

改命积福 2017-08-11


我小时候是个很清秀的女孩子,皮肤很白,长辈们都很喜欢我。因为是独生子女,平时在家没有人玩,所以我就以看电视为乐趣。小时候什么都不懂,看见男女抱在一起或接吻的境头,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萌动,两腿总是并拢得很紧。

十一岁时,父母离异,母亲带我到姥姥家生活。我表哥也住在那里。表哥幼时舅母就过世了,姥姥看他可怜,就接到身边来抚养。表哥住在隔壁房间,中间有一扇窗。而后,姥姥母亲不在时,他就抚摸圌我,对我邪YIN。我还觉得很新奇,并没告知母亲。

渐渐长大,表哥去外地上大学去了。我上了初二,学习很吃力,明明很用心,可怎么也学不好。于是整天苦恼,沉默寡言,迷上了看小说。那时,我的容貌发生了变化,原本清秀可人的脸,变得像一张面饼。因为邪YIN,很自卑,不敢和男生说话,一说话就脸红,心里很痛苦。因为自卑,总是低头弯腰,原本的好身材也变得弯曲如老太太。
可我不知改悔,沉迷于邪YIN的快圌感之中。很快,我就发现,我的脾气性格变了,我变得烦躁易怒,不善言谈,多疑愁苦,自私懦弱,没有任何朋友。上课时,总是走神,听不进去。总是想着小说电视里的情节,天马行空,胡编乱造。有时,整天整天的意圌淫。我那时并不知道,意圌淫也是邪YIN的一种。
然后,我的中考成绩很差...


我小时候是个很清秀的女孩子,皮肤很白,长辈们都很喜欢我。因为是独生子女,平时在家没有人玩,所以我就以看电视为乐趣。小时候什么都不懂,看见男女抱在一起或接吻的境头,心里总有一种莫名的萌动,两腿总是并拢得很紧。

十一岁时,父母离异,母亲带我到姥姥家生活。我表哥也住在那里。表哥幼时舅母就过世了,姥姥看他可怜,就接到身边来抚养。表哥住在隔壁房间,中间有一扇窗。而后,姥姥母亲不在时,他就抚摸圌我,对我邪YIN。我还觉得很新奇,并没告知母亲。

渐渐长大,表哥去外地上大学去了。我上了初二,学习很吃力,明明很用心,可怎么也学不好。于是整天苦恼,沉默寡言,迷上了看小说。那时,我的容貌发生了变化,原本清秀可人的脸,变得像一张面饼。因为邪YIN,很自卑,不敢和男生说话,一说话就脸红,心里很痛苦。因为自卑,总是低头弯腰,原本的好身材也变得弯曲如老太太。
可我不知改悔,沉迷于邪YIN的快圌感之中。很快,我就发现,我的脾气性格变了,我变得烦躁易怒,不善言谈,多疑愁苦,自私懦弱,没有任何朋友。上课时,总是走神,听不进去。总是想着小说电视里的情节,天马行空,胡编乱造。有时,整天整天的意圌淫。我那时并不知道,意圌淫也是邪YIN的一种。
然后,我的中考成绩很差,费了很多功夫,才上了重点高中。在重点高中里学习压力很大,每个星期都考试,而我总是倒数的。因为压力大,没有朋友,我就以邪YIN来发泄。陷入了恶性循环。

终于,报应来了。在高二时,我总听见后排的同学骂我,嘲笑我。我就跟他们理论,他们则一脸惘然,没有人说你啊,我们在说题。后来,我发现,上课时,全班的同学都在嘲笑我,而我想什么,别人都知道,都能猜出来。走在校园里,全校的同学都在嘲笑我,背后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回到家里,觉得洗澡换衣都有人监视,晚上睡觉时,总能听见偷圌窥者冷嘲热讽的声音。
看到这里,也许有人已经猜出来了。没错,我精神出现了问题。那一段时间,简直是人间地狱。一天二十四小时,每一秒钟,都在幻觉中的咒骂声中度过。尖酸刻薄,极富人间最伤人的字眼,像刀子一样把我割得鲜血淋漓,触目惊心。咒骂声中,有的是凭空污陷,有的是随意捏造,有的是我动一个念头,就把我骂得狗血淋头,不管这个念头是“我想吃饭了”还是“不要再骂了”。夜晚,总是做最可怕的恶梦,梦见骷髅,梦见女鬼,梦见鬼怪,场面的恐怖程度估计恐怖电影里也不会出现。
我那时并不认为自己疯了,认为有人害自己。每天以泪洗面。每当我顶受不住骂声,还两句嘴时,母亲总是一脸心疼地看着我说:”孩子,你怎么了?“为了不让家乡的人知道我已经疯了,母亲把我带到省城治病。

我神智不清,不能理解为什么我这么痛苦,母亲袖手旁观,任由那些人围在楼下骂我。幻觉里的声音告诉我,母亲也想让我死。于是我从家逃了出来,四处逃跑。
我很感激我的母亲,那三天里,我逃跑了两次,母亲失魂落魄地到处找我,她始终没有放弃我,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我。第二次逃跑时,我不想活了,我准备跳楼结束生命。这么痛苦,难以想像的痛苦,惟有一死解脱。当我爬上建筑工地二十层高楼时,我想,那么多人恨我,母亲也想让我死,那我就死吧。我不恨母亲,她给了我生命,她想拿回去,我就还给她。
那时,一个民圌工大吼一声,说:“你干什么呢?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一把把我拉了过来,拉着我就往建筑电梯跑,一直把我送到工地门外,并嘱咐开门的人,千万别放我进工地,那个民圌工转身回去了,大门也关了。我很感激那个民圌工,他救了我一条命,才有了我今天的生活。

我漫无目的地走,走到一个公园。头脑中有一个声音说:“在这里等,等有人接你走。”我坐在公园的石头上,过了不知多久,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唤我,原来,是我母亲!咒骂折磨了我两年,在一个夏天的中午,消失了。
这期间,我没有邪YIN。因为吃药的原因,我变得呆傻。勉强找到工作,受尽人的白眼和嘲骂。我深知我罪孽深重,开始改变自己,我开始学做饭,关心他人,帮助他人,同情体相不具者,同情疯傻愚昧者,同情疾病困苦者。因为病中受到咒骂的原因,我不议论他人,不讥笑他人,不背后说人坏话,不人前妄言人非。我开始学习微笑。刚开始很难,因为我当时面部很痴傻。很多人看到我今天的样子,根本不相信我以前是个有病的人。

现在很多人说,我的笑容很温暖,很祥和,哪里知道我曾经的痛苦。有好几年里,我没有邪YIN。我的面相改变了,皮肤和容貌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特别是我的头发,又黑又亮。后来,我才知道,肾主发肤骨骼,肾好,头发就会黑亮。邪YIN最伤肾。我长期邪YIN,一天好几次,体内白圌浊大量流失。白圌浊就是女人的肾精,肾中没有了肾精,脊髓就开始往下圌流,脊髓流光了,脑髓就开始往下圌流。这就是我为什么学习学不进去,最后导致精神病的原因。

所以,众位姐妹们,你们千万以我为戒,不要步我的后尘。不管邪YIN也好,意圌淫也好,滥淫也好,终究会将自己害得很惨。淫是万恶之首,上天虽然宽恕了我,可我如今没有学历,没有婚姻,工作也很难找。这就是邪YIN的代价!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改命积福
作者改命积福
102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改命积福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