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 一 权利的游戏

宁缺 2017-08-11

3.艾莉亚

艾莉亚是我在冰与火之歌全篇里最喜欢的角色,没有之一。究其缘由,大概是因为二丫的传奇人生是我所向往的吧。

二丫人生的前八年在临冬城度过。在城里,她是捣蛋鬼艾莉亚,马脸艾莉亚,不喜欢听从茉丹修女的教诲,耐不住性子在座位上呆好长时间去学习宫廷礼仪,音乐,针绣活。父亲艾德说她像极了姑姑莱安娜,继承了史塔克家的“狼血”。二丫生性好动,喜欢挥舞着木剑与男孩子争锋,喜欢在靶场射箭,骑着小马在演武场飞驰。她讨厌姐姐珊莎,因为珊莎老是一副乖乖女的样子;珊莎也不喜欢这个妹妹,因为她调皮捣蛋,一点也没有淑女的样子。姐妹两人水火不相容,总是互相嫌弃。但二丫很喜欢私生子哥哥囧,她觉得囧懂得她的心思,能和她一起搞怪,打闹,嬉笑。囧最喜欢揉乱她的红发,叫她“我的小妹”。二丫觉得哥哥的怀抱最温暖,偌大的城中,只有哥哥和她最相似。孤独的内心包裹着一颗温柔的内核。

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二丫终究也要和哥哥告别,兄妹二人走向截然相反的方向——二丫要跟随被任命为国王之手的父亲去南方的君临,囧要和叔叔一起去往北方的长城,披上黑衣,成为守夜人兄弟。临别前二丫收到了一份特殊的赠礼——一把短剑,她叫它缝衣针。这是兄妹两人感情的维系,有了它,二丫仿佛能看到哥哥温柔的笑容,听到他呼唤自己的名字。二丫一直把它当做最重要的物品带着,并借它来实现自己的剑术梦。

但在去往君临的旅途中,二丫与王子乔佛里发生了争执。二丫和屠夫的学徒米凯在河边用木剑互相击打,被珊莎和乔佛里撞见。乔佛里自以为是地想要保护二丫不受“欺负”,但二丫辩解道她和屠夫小弟只是朋友间的打闹而已。乔佛里拔出他的配剑无端地想要攻击手无寸铁的米凯,却被赶来的二丫的狼娜梅莉亚扑倒在地。乔佛里的手被咬,哭着求饶,二丫带着狼逃跑了。二丫知道自己的冰原狼袭击了王子,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与是她赶它走,用石块砸它,吼它,让它跑到森林深处再也不要回来。最终在晚上兰尼斯特家的护卫找到了二丫,并把她带回国王的帐下接受审讯。劳勃觉得二丫和乔佛里各执一词,便让珊莎陈述事实。谁曾想,珊莎竟然撒了谎。大概是沉溺与乔佛里表面上的美色,她说一切都是二丫的错,是她教唆冰原狼去咬乔佛里。二丫要气疯了,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智障姐姐?(从这里开始,我对花痴珊莎一直不抱有好感,甚至觉得她是史塔克家最令人讨厌的孩子,直到后面才有改观)。但找不到娜梅莉亚,劳勃想不了了之。不料王后瑟曦却想杀掉珊莎的狼“淑女”来顶替娜梅莉亚,这下珊莎也傻掉了,她没想到最终是撒谎的人自食谎言的恶果。艾德亲自手刃了淑女,这是北境人能给予他们的图腾最后的仁慈。屠夫小弟米凯甚至没有狼的结果好,他被乔佛里的骑士“猎狗”骑马追杀,被差不多被劈成两半。

我为屠夫小弟匆匆上场便悲惨谢幕的结局而不平,为淑女的无辜死亡而悲伤,为为乔佛里的霸道蛮横而愤怒,为珊莎的愚蠢谎言而叹息。但也仅此而已,因为在冰火的世界里,没有所谓的绝对的公平正义,有的只是不同阶级一层一层向下递增的打压与折磨。在维斯特洛大陆,甚至宣誓誓死保卫国王安全的御林铁卫都可倒戈向敌人,做出弑君这种大逆不道的事,又何言正义?何言公平?这其实就是残酷的现实,甚至就发生在几百年前的欧洲,出身决定阶级地位,再精明的屠夫小弟只能一辈子宰猪,再愚蠢的王子却能统治一个国家。封建社会里,不是帝室之胄,只能受到无尽的压迫与剥削,难以改变命运。即便有那么几个农民起义成功,到头来他们还是会反而压迫曾经与他们是一条战线的小农阶级,自己过上了享乐主义生活,走上了压迫阶级的老路。人性如此,可悲可叹。

在君临,二丫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进城的时候,她贵为临冬城公爵暨北境守护者,国王之手艾德•史塔克的次女,受人尊敬;出城的时候,她是脏兮兮的男孩阿利,衣衫褴褛,无人问津。来自布拉佛斯的水舞者大师西利欧•佛瑞尔教授了她刺杀的技巧,为了掩护她,没能从重重包围的都城护卫队手中逃脱。在贝勒大圣堂前的广场上,她和万民一起,见证了一场荒缪无耻的审判,成为史塔克家六个孩子里唯一亲眼目睹父亲死亡的孩子,亲眼目睹并不严谨,因为尤伦遮住了她的双眼,让那个曾经慈爱,威严的父亲留在她的心中。仇恨的种子在她幼小的心灵中播种,从此她蜕下了贵族的躯壳,伪装成街头巷尾的流浪儿模样,黢黑的脸庞下慢慢孕育着一个最可怕的复仇者的灵魂。

凛冬将至,独行狼死,群聚狼生。但这只名为艾莉亚的小狼,终将在这弱肉强食的事间,坚强地成长起来。等她对世界亮出她的利爪与獠牙后,那些负罪之人会为史塔克家的血付出代价。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宁缺
作者宁缺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宁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