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回忆录:重病与修行六部曲的日子(四)

改命积福 2017-08-11
五年回忆录:重病与修行六部曲的日子(四)

第十九章  向菩提心进军


  在无锡时,前辈师兄指点大家,在接下来的半年,我们的目标就是争取在年底发出菩提心,怎么做?就是在持续坚持功课的基础上,大量学习,大量做事,在理上明,在事上证。

  回来以后,慈莲带领的学宣小组很给力,找出了很多祖师大德关于大藏经的开示。我们一边快速学习大藏经,一边继续看善知识的攻坚包,每天接近10万字的学习内容,虽然只能粗略带过,但是我发现这种高强度的填鸭式学习,好像很适合我,我很多的佛理佛法知识都是那个时候积累的。要知道,我在修行六部曲之前,是一个连释迦牟尼佛是谁都不知道的小白。在这段时间的学习中,大家普遍感觉很受益,因为大家发现,只有通过每天学习佛理佛法知识,我们在起心动念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才可能一步步往心上走。

  学习期间发生过一件事情,这件事再次向我证明了,学习明理有多么重要!

  我记得有一天在学习时,时间太久,已经忘记是在学哪一部佛经了,一位大德的开示里面提到一个故事,大概是说,一个人无缘无故得了重病,他自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一辈子没做啥坏事,不知道怎么就得了这等疾病,后来找了位师父帮着观了,才知道原来在很多世...
五年回忆录:重病与修行六部曲的日子(四)

第十九章  向菩提心进军


  在无锡时,前辈师兄指点大家,在接下来的半年,我们的目标就是争取在年底发出菩提心,怎么做?就是在持续坚持功课的基础上,大量学习,大量做事,在理上明,在事上证。

  回来以后,慈莲带领的学宣小组很给力,找出了很多祖师大德关于大藏经的开示。我们一边快速学习大藏经,一边继续看善知识的攻坚包,每天接近10万字的学习内容,虽然只能粗略带过,但是我发现这种高强度的填鸭式学习,好像很适合我,我很多的佛理佛法知识都是那个时候积累的。要知道,我在修行六部曲之前,是一个连释迦牟尼佛是谁都不知道的小白。在这段时间的学习中,大家普遍感觉很受益,因为大家发现,只有通过每天学习佛理佛法知识,我们在起心动念的时候,才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才可能一步步往心上走。

  学习期间发生过一件事情,这件事再次向我证明了,学习明理有多么重要!

  我记得有一天在学习时,时间太久,已经忘记是在学哪一部佛经了,一位大德的开示里面提到一个故事,大概是说,一个人无缘无故得了重病,他自认为自己是个好人,一辈子没做啥坏事,不知道怎么就得了这等疾病,后来找了位师父帮着观了,才知道原来在很多世以前,他是一个官人,在做官的时候碰到一个人做了犯法的事,他判了犯人死罪,谁知道这个犯人一死,他的妻子也跟着一起上吊死了,这个妻子对这位官人恨之入骨,认为是他毁了自己的家,所以很多生很多世一直在找他报仇,直到这一世才找到他,让他生了病。

  这个人问师父:我为官判他罪是公事公办,为什么会惹上这等事?师父说,不管他到底有没有犯罪,他的死都和你有一定的关系,你毕竟间接要了人家一家的性命。他听到这里,突然心生忏悔,知道自己错了,无论任何理由,他都终究伤了人家性命。看到这里,我突然间也恍然大悟。我这病,虽知道是自己累生累世的杀业所致,但是,我从来想的都是如何更加精进功课,赶紧把他们超拔了,不要再障碍我生病,从来没有对伤害他们有过真诚的忏悔心。学习了这篇开示以后,我才知道,我错了,无论前世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不应该伤害那些众生,让他们经受痛苦,想到这里,我一个人坐在那,就稀里哗啦地哭开了。对自己过去犯的错真正升起了忏悔心,对自己伤害过的众生至诚地忏悔。说来也神奇,没想到一念心起,我竟然又撞了大运。

  哭完的第二天早课,2点多钟,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是一位很精通地藏占察的师兄发给我的,他说他连续帮我占察了两次,都是告诉我可以停药了。我就觉得奇怪,第一,我和他萍水相逢,只是在半年前问过他一次,我是否可以停药,因为当时我每天还需要吃半颗激素,只要一停吃,身体就痛,所以请他帮忙占察了一下,是否能停药,当时的结果是大凶,所以,就这么一直吃着,但是我们再无往来。第二,师兄心气挺高,一般从不给人占察,上次也是托了人,才行了个方便,这次竟然主动找上门,实在让我很惊喜。

  联系后才知,昨天他莫名其妙就想起了我,然后很肯定地预感我可以停药了,所以主动帮我占察了两次,两次的结果都是观所患得除愈,他自己都觉得很神奇,所以建议我停药。听到这,我立马联想到,肯定是我昨天的一念忏悔心,那些被我伤害的众生最终选择了原谅我。也是从那天起,我正式停药,我清楚记得,是2014年9月1日。

  如果说,学习帮助我最终停药,那么学习的另外一个最重要作用,就是我终于懂得了什么叫菩提心,如何才能发菩提心!我记得刚修行那会,也和大家一起周末共修,那时听菩提心这几个字就像听天书,根本听不懂。但是通过那段时间大量学习以后,我真心知道了,原来菩提心就是一颗无我利他的心。所以说,修行绝对不仅仅是功课,在功课基础上,我们唯有不断学习,我们才能真正明理,走上解脱之路。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我们具备了一些佛理佛法的基本知识,知道了自我观照,知道了依教奉行,逐渐向内修了,可是修着修着,我们发现,自身的成长再一次进入了缓慢期。

  有一天,真觉姐回来告诉我们,觉远师兄找到她告知,我们2队4组这波人不应该老是窝在自己的小圈子里孕育,应该出来做事了。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帮助其他师兄一起成长。听到这个消息,大家都挺激动的,激动完的第二天,我们组建视频共修小组的计划便提上了日程。再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划和人员招募,如果没记错,2014年12月26日,2队4组视频共修组正式“开门营业”,取名24云学院。

  那时,2队4组一共有10个小组,大概50多个人,我们每个小组负责带一个到两个视频共修组,我们从最初的如何共振、如果领忏、如何学习,再到如何忏悔、如何点灯、如何发心做事,依照着我们一路前行的路径,带着大家一起往前走,我们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同学在修行六部曲中受益。

  带组的过程是甜蜜的,因为看着同学们在我们的护持中不断成长,我们的内心感觉非常充实。但是,带组的同时也是痛苦的,因为我们自身尚有业力未除,受到一些同学负面磁场的影响后,很多人经常会感觉全身痛疼,有的甚至痛到无法忍受。但是孟子说过,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这些痛苦的经历,在成就别人的同时,也同时在成就我们自己。据前辈师兄所说,在那短短的几个月中,我们中间很多人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具备了发菩提心的潜质,于是我们决定,2015年春节当晚,大家集体抱团发愿,以求发出一颗菩提心。



  为了能在2015年春节那晚发出菩提心,我们也真算是煞费了苦心,每天都读《劝发菩提心文》酝酿感情。真觉姐的意思是,要发出菩提心,必须先要具备一颗柔软的心,哭,满怀激情地边读《劝发菩提心文》边哭,是内心柔软最好的表现,所以在每次读《劝发菩提心文》的时候,QQ窗口里都是她精心抓出来展示的一张张泪流满面、无比“柔软慈悲”的脸。那个大环境,说实话,如果你真哭不出来,我敢保证,你一定会深深自责,自己为啥那么刚强难化。就这样,我们一路满怀激情地哭到了2015年春节。

泪流成河


  那天晚上,我们50多个人依次上台,每个人都至诚地发愿,希望通过愿力,引出我们的菩提心。我记得上台前,我很用心、很努力地撰写了一段发愿文,大意是弟子真诚发愿,从今日起,尽未来际,弟子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不管是地狱、饿鬼还是畜生道,只要众生需要,只要佛菩萨召唤,我就欣然前往,为度化众生,竭尽全力,无私奉献。



  可是一上台,这些东西都忘了,听到大家前面一个个感人至深的愿,我突然想到,我要竭尽全力护持大家的愿,帮助大家达成所愿。后来想想,可能这个才是我的本愿,我的本愿没有我,我的本愿就是成就大家。虽然发愿时,我的确感受到了强大的佛力加持,但是最终,我还是失败了!初一早上大家碰头后,我才发现,我的一切感觉,只证明了一点,我没有发出那一颗宝贵的心。虽然不意外,但的确很内伤。为什么不意外,因为发愿的那天早上我还和先生在闹离家出走,虽然三坚持在做,但是毛病习气还是太重,太过自我,太过个性,又怎能发得出菩提心?

  我深深地记得,初一早上的晨思妙语,就像写给我一样:
  任何事情基础是最关键的。印光大师说了,“不能操持敦笃,则根基不固,何以学佛。”我们同修自己对照看一看,我们是不是在修行的路上有种种的障碍,有种种的困惑,有种种的退缩呢?那么看一看,我们自己修养怎么样,我们是不是能做到“操持敦笃”呢?这个呀,是很关键的,这是基础的基础,极为重要。基础不固,我们这个学佛其实是谈不到的。即使学了,也学不下去呀,学得烦恼,学得困难,让别人看了不像学佛人。或者学佛学得很辛苦,也做了大量的功课,最后的效果不好,好处没来,于是产生怀疑。

伤神

  其实不是佛法不好,是我们根基不固呀!盐碱地里边想长出旃檀木恐怕很难,在沙漠里边想长出菩提苗恐怕是妄想。关键呀,我们得改良土壤呀!先得把我们身心世界里边那些大的岩石搬出去,如果是沙漠,我们还得长期地努力,逐渐地呢把这个沙漠改造成良田呀!慢慢地转变,如果这个地的地下是无数的沙石瓦砾,表面是一层很好看的土壤,其实呀种树、种庄稼依然种不出来呀。我们还得把表面扒开了,把里面那些沙石瓦砾一个一个地刨出来,扔到一边去,把土壤真正地改良为优质的肥沃的土壤,我们才能种下粮食,种下树木啊。



  看了上面这段晨思妙语,我算是彻底明白了,我没发菩提心,最主要的原因在于我的土壤还是一块盐碱地,必须把沙石瓦砾一个一个地刨出来,沙漠变良田,才能种得下我的菩提苗!接下来,我不仅仅需要三坚持,更需要正视我的恶习,不断地往心上修!



第二十章 寻根之旅


  过完年,转眼就到了4月,24云学院的护持们相约一起去九华山朝山,毕竟是地藏王菩萨的道场,怎么也应该去报个到。



  那是我第一次朝山,说句心里话,那时的感觉不全是兴奋,也加点忐忑不安。毕竟我是那种超级懒的人,从小最怕的就是爬山,这次不仅是要爬,还要一路拜上去,这可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三步一拜。

  我们约着从凤凰松起拜,大家一起发愿时,我感受到了一种使命。我对自己说,就算是爬也要爬上去。拜着拜着我就累了,一路上,感觉地面好脏啊,脏就算了,有时候就在手边或者就在眼前就是大家吐的痰。我不断告诉自己,朝山就是让你不断突破,突破的是什么?突破的是你对自己的限定,是框住你成长的一切限制,是突破我执我念。所以在拜不动的时候,我会不断暗示自己,再坚持一会,再坚持一会会。等再碰到特别脏的地方,我也不刻意躲了,我明白,只有放下这个“我”,放下“我”的感受,我才能最终成就!正是这个“我”,让自己不断六道轮回,无法解脱。



  快到半山时,我明显感觉到,大家都有点支持不住了,我能为大家做点什么呢?对了,喊圣号,为了激起大家的斗志,我拼了命地喊圣号,说来也神奇,当我发出了这么一念利他心以后,瞬间就感觉身体轻松了不少,虽然最后我的喉咙喊的都沙哑了,但是我就那么一直坚持着,直到登顶。



  回到山下住的地方,我就看到了真觉和RS同学,他们特意护持完星期五晚上的突破后,才赶过来和我们汇合,大家很开心地一起吃晚饭,然后一起商讨24学院今后的发展方向。第二天早上一起床,我就被告知RS同学昨晚的奇遇,他说昨天晚上睡觉时,一位师太入了他的梦,告诉他,他现在已经修的很好了,身体发着七色的光,希望他能帮自己一个忙,师太想修念佛堂,需要一笔资金,她和RS同学说,这笔钱不用他出,只是希望能帮她在肉身宝殿面前发一个募集资金的愿,等RS同学发完愿,自然会有人给她送钱。大家听完以后都觉得好震惊啊,看来真是圣地出神人。

  当天上午,24学院第一批护持,集体跪在肉身宝殿前,齐声发愿,愿全力护持24学院转动,让更多的同修受益,愿为弘法利生之基业贡献力量。在我们发愿时,本来熙熙攘攘的肉身宝殿前,一片肃静,周围的游客都不约而同地看着我们,等我们发完愿,好多人主动过来问我们是哪个团队的,对我们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我想,每一位被我们摄受的众生,应该都和慈光结下了深厚的缘分,真心希望不久的将来,他们都可以最终走上成长解脱的路。

小黄花

  再说RS同学神奇的梦。他回家以后,根据梦中师太说的话,真的找到了梦里说的XX寺,找到了入梦的XX师太,通过网上的电话,还真的联系上了XX师太,这件事情太鼓舞我了!第一,既然RS同学可以修出七彩光,那么我们只要不断努力也可以修七彩的光,而且这个七彩光不是我们自吹自擂,是九华山的师父和我们说的;第二,竟然让我在现实生活中碰到了一位这么神奇的师父,她竟然这么厉害,如果我老实修,将来肯定也有可能拥有这么神奇的力量。

女人手里拿着一个蒲公英

  善知识提到过,不要排斥感应,因为感应是佛菩萨给我们的奖励,可以鼓励我们不断前进,但是也不要过多追求神通,因为这样容易走火入魔。谨记善知识的教诲,我就把RS的奇遇当作了我前进的一个动力,我也没有刻意去找师太,我心想缘分具足就一定会见到。的确,2017年1月,我真的见到了她,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以后再细说。

  大家发完愿,基本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一些同伴因为觉得难得来一趟,就多留了一会。我和顺慈就在大家走了以后,继续留在了肉身宝殿,她和我说,我们去抽签吧,据说肉身宝殿的签很灵验,于是从来都很害怕抽签的我,被她忽悠得去抽了一支签。话说我为什么害怕抽签,抽签这事,抽的好还好,抽的不好,不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嘛。但是想着这么难得来一次肉身宝殿,顺慈又说的那么灵验,我就去了。哪里知道抽了个极度苦情签,大概的意思就是我一定会半途而废,除非改名换姓之类的。听到老师父解签如是说,我心一下跌倒了谷底,然后瞬间冰冻了,灰溜溜地回到了肉身宝殿。我强迫自己再诵一部经,因为我实在不知道,除了诵经找点安慰,我还能干什么?要知道一个半途而废,简直就是给我的余生判了死刑,还有什么会比不能往生更令人痛苦呢。

讨厌

  顺慈一直陪着我,我们一个人跪在佛塔的左边,一个人跪在佛塔的右边,我边哭边诵经,我对地藏王菩萨说,地藏王菩萨求您救救我,我真的不能半途而废。诵着诵着,突然有一个声音告诉我,不用担心,那个签说你需要改名换姓,你现在不是已经有了法名了吗?法名和你的本名,这不就是改名换姓吗?我突然一下豁然开朗,对啊,我有新的名字!我就已经改命了!诵完以后,我决心再让师父帮我看看,我不能带着遗憾走。

不活了


  等再到抽签的地方,师父正在小憩。我就自己站在他面前哭开了,师父看上去大概有70多岁,长的和印光大师有几分相似,他听到我的哭声,微微张开眼睛,看了看我后,又闭上了,问道:“你找我还有什么事?”我伤心地说:“师父,我不能半途而废,我这辈子一定要往生的,师父……”。

  现在想想,自己都觉得有点好笑,我长那么大,从来没有如此伤心欲绝地哭过。师父张开眼睛认真地看了看我,然后又闭了好一会儿,再张开时,他和我说:“回去好好修吧,你老了以后会救很多人”。然后还很和蔼地和我说了很多关于修行的方法。我心想,哎呀,没想到,峰回路转了,看来任何坚持都是有好处的。心满意足地听完师父的开示,临走给他磕了个头,师父很开心,我也很开心。



  我心想,我一定要好好修,我一定要把我们的修行方法传出去,我要让更多的有缘众生远离众苦及众苦的因;我要好好修自己,今生不解脱,我何时才能再听闻佛法?



第二十一章 离“家”出走


  在去九华之前,我曾经和真觉姐提过,我不想做三群群主了,因为我觉得好麻烦啊,每天要一个组一个组关注着,我本就是一个怕麻烦、超级怕麻烦、不喜欢和人沟通的人,所以做三群群主做的可谓心力憔悴,在去九华之前就和真觉姐推荐了道诵接手我的群主。

洗洗睡吧

  谁知道真觉姐雷厉风行,我还没回到家,她就直接通知道诵接手了我的工作,得知情况的那一瞬,还是很失落的,毕竟也曾经付出过,但既然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我也就接受了。不过,真的如同善知识说的那样,你做什么事情,就给你什么样的设置,慈光这条船上的每个螺丝钉都有自己的设置,一旦你不想做,自然有人做,但是你的设置也自然消失了。不当群主以后,明显感觉到脑袋没有当群主时灵活和清晰了。此外,一个最大的感觉就是心力,心的力量真的消失了很多很多,再也找不到以前那股子冲劲了。

网上招聘

  为了避免我全面后退,真觉姐把我调到了传媒组,让我负责24课件的制作,虽然我很喜欢做课件,可是负责人这个头衔,又让我感觉到很不舒服。因为当个负责人,不仅要自己赶课件,还要催着别人做课件,要统筹所有课件的制作工作。我记得有人说过,管人这事,是天底下最麻烦的,和人打交道也是这天下最麻烦的。是呀,敢情您想想,谁不喜欢一个人、洒洒脱脱的呢。

  我到传媒组负责24课件制作以后,每天都过得很忙碌,因为不仅需要找制作的人,还需要找配音的人。那时24刚成立,这方面的人才少,所以每天需要不断地去挖掘人才,挖掘到了,还要不断地鼓励和肯定大家,激发大家做事的兴趣,同时还要负责培养新人。做着做着,我就开始烦躁了,不爱做了,我心想,关我啥事嘛,以前只做功课和学习,不是也成长的挺好的,为什么要做这么多事情呀!

招聘一路前行

  最重要的是,真觉姐那时就像个包工头,或者说是个监工,每天就盯着我们的进度,让人感觉压抑得就像要窒息了一样。有时候她说的那话,我还真不爱听,比方她总爱说只要大家需要,你们就算不睡觉也要拼命赶活儿!我就想:是啊,不睡觉都要做出来,反正又不是你做,你张张嘴巴倒挺容易的。正因为这种负面情绪出来的时候,我没有消灭它,任由它不断地滋生,所以到了后面,我的情况越来越糟糕,每天都是带着敌对和反抗的情绪在做事。后来想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发心不足、承担不够,所以一遇到压力,就要崩溃、想逃跑吧。



  我忘记具体是为一件什么事情,有一天,我终于和真觉姐闹翻了,我告诉她,我不愿意干了,她爱找谁找谁,反正我是不干了!真觉姐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她看我这么耍性子,立马也跟着上火了,她说:你爱干不干,不干就给我滚出24!我一听更火了,滚就滚,我还怕你不成!一气之下,退出了所有的群组,然后把电话一关,哼,难道离开你们,我还真修不下去了?!我对自己说,一定要好好争这口气!我要向他们证明,离开24我照样能坚持功课,能修行!24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既然你都这样对我了,我也懒得去和你谈情份了,说走就走!完全顾不上想想离开以后,自己到底要怎么靠一个人的力量坚持下去。



  虽然在退了所有群组和关掉手机的那会儿,我内心感觉超爽,自认为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可是当我静下来后,内心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失落和空虚,毕竟在过去的一年中,我除了家庭和工作,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基本都在24,我不知道我接下来需要干点什么,自己到底又能干什么,迷茫和空虚一下就把我给淹没了。

  第二天早上1点30,虽然我顺利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很干脆地完成了早课,但是内心却无法抑制地隐隐担忧,我真不知道,以我的根器,到底还能坚持多久,虽然说今天没偷懒,可是一个月以后呢,一年以后呢,离开了团队,离开了共修的环境,我到底还能坚持多久呢?同时,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早上一个人功课,和早上一千多人共同功课,效果能一样吗?就算一天的差距小,那么一个月以后呢,一年以后呢,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到底会被大家甩下去多少?

  早上到了单位,虽然不需要再急急忙忙地处理义工工作,本应该感觉很轻松的,可是空虚却占满了我的心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所谓的,“拥有时不知道珍惜,失去了以后,才知道宝贵”吗?晚一点,接到顺慈电话,告诉我真觉姐早课状态不是很好,打电话给她,询问了我的情况。听顺慈这么说,我突然感觉挺惭愧的,虽然说真觉姐对我们要求非常严格,可是她何尝不是像一个大姐姐一样一直照顾着我们呢,我们这些人,早已经超出了普通的同修关系,更像是家人。她都可以放下面子主动询问我的情况,我为什么还要一直端着架子呢,24刚建立,好多东西都是新的,都需要她花精力去盯,压力之大可想而知,在这关键的时候,我没有站在她的角度去想问题,反而只是埋怨她的强硬和严厉,这算是一个修行人应该做的事情吗?虽然已经想到这个点上了,但我真的拉不下这脸皮去道歉,我就寻思着,能撑一天是一天,到实在撑不下去了再说吧。

蓝天白云红栏古镇建筑结构

  没想到,下午真觉姐就亲自打电话过来了,我犹豫了半天,到底接还是不接,后来想想,别摆架子了,别人都给梯子了,就赶紧下吧,不要等着梯子一撤走,想下都下不来了。电话一接通,真觉姐就主动与我和解了,她说不应该对我那么严厉,不应该让我滚。哎呀,一听这话,我老不好意思了,其实,这哪是一个人的事情,也就别人气量大,让让我而已啦。我赶紧顺势也做了个自我检讨,一通电话下来,总算冰释前嫌、烟消云散了。

  于是乎,在“离家出走”不到24小时后,我又再次屁颠屁颠,“不要脸”地回到了24,回到那个一直陪伴着我成长的家。



  通过这次出走,我懂了两个道理:
  ◆ ◆ ◆

  第一个:珍惜做事的机会。做事虽然很辛苦,但在做事的过程中,我们才能不断成长,如果我们害怕辛苦,随意放弃我们的行善岗位,那么随之配套的设置也必定消失;接下来我们感受到的,可能仅仅是短暂的轻松和逍遥;接下来,我们很可能需要面对无穷的空虚和因心力减弱而导致的修行倒退。

  第二个:珍惜24共修环境,珍惜自己的共修同伴。虽然24学院的要求相对严格,但这些严格完全是为了我们更好地成长。离开了24,我们很可能就没办法坚持功课,没办法坚持学习,没办法找到适合自己的行善岗位了。

  结论:且行且珍惜。



第二十二章  根上的问题


  从九华山回来以后我就想,不管怎样,老师父都说了,我将来可以帮很多人,那么我的修行应该算是小有成就了,是不是就不会再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了呢。谁知道,我身体的疼痛并没有因此而消失,肩膀的疼痛还在持续进行中。要知道,这种疼痛都快一年半了,只要开始痛,就不能抬手、不能移动,严重的话,手指关节都是肿的。每次都只能硬生生地忍受,过个一天半天好了,再过个一天半天再来。

  一年以前,我曾经因为这件事情请教过善知识,才知,之所以会这样疼痛,是因为还在地狱里受刑。可是,那都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我不是已经和大家突过了年关了吗,为什么这个疼痛还一直这么反复呢?难道我还没爬出三恶道,还在地狱?那段时间,是我最纠结、最彷徨、最迷茫的阶段。我曾经打电话给W师兄,我和他说,我修不下去了,我没信心了,我这种不间断的疼痛已经快三年了,基本上是天天痛,不是肩膀痛,就是肚子痛,又或者是腰痛,我受不了了!我决定开始吃药,我不修了,修的这么苦,这么累,值得吗?

  W师兄听我这么说,都表示很惊讶,他说从来没想到我竟然要每天面对这样的疼痛。是啊,这三年,我能扛就扛着,很少和大家抱怨,一个是怕影响大家的信心,一个是自己感觉说了也没用,还不如不说。可是这次从九华山回来以后,我感觉自己的忍耐力已经到达极限了,我实在是不能再忍了。那段时间情绪很沮丧很悲观,功课不想做,事也不想做。

  真觉姐也知道我的情况,我的一举一动她都看在眼里,只是一直在观察,很少表态,直到有一天,当我再次表现出无法忍受、开始抱怨的时候,她终于开始往公屏上丢“炸弹”了。



  “你极端的自私、占有欲强,除了我是你没法子的,别人得罪了你,你都会念念不忘。你经常为一点小事看不惯人家,仗着我宠你,为所欲为,说话伤人,偷懒还得找个好理由。事事爱出风头,这活儿如果不拉风不出风头,是私底下奉献的,你就不爱干,不能看到人家的好,好的拿过来,最好都是我的。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你没有爱,你的爱,都是有条件的。除了你爸妈,需要别人对你好,你才回报。要你无条件爱别人,那是神话。你修行的发心就是为了身体好,如果你健康,这个修行地,是你耻笑的地方,你会玩遍大江南北,所以为了这个发心,你做事,你没有为大众的利益着想。任何事情必须有利益,包括你先生。你不爱你先生,你就爱你自己,又贪婪,希望他无条件永远爱你。一旦对你不利,你即刻翻脸。”

  “你转心,转得很累,转不动。为什么我总说,荒漠里长不出菩提苗,你的心没有水分,菩提心对你来说尤其累,这就是你年底咋发也发不出的原因。你说他们在你身体里,你的一个小九九我都知道,他们咋不知道?咋原谅你?你也不是做事少,但根源是心。我为何上次骂你发心有问题,是你听不懂。所以身体痛,你肯定会难受,因为你发心就为身体好转来的。现在目的没达到,自然会退转。你不为解脱来,你去画画吧。”

  说实话,当时看到这些话,猛的一下,脑袋都炸了。心里一抽一抽的,因为这些话,像一个个耳光,恶狠狠地打在脸上,扎到了心尖,所谓“字字珠玑”,不过如此吧。我的那些垃圾,自以为藏得很好,人家明眼的早就一清二楚,不过是自己迷在当中不自知而已。

  看着那些话,我心里真的挺忏悔的,修了快三年了,真的就和真觉姐说的一样,自己的心自始至终是有问题的,那个“我”,还根深蒂固地屹立在那儿,没有丝毫地消减。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多么形象的一句话!我何尝不是这样的呢,父母、先生、孩子、朋友,对我好的,我就对他们好;对我不好的,我要不就视若无物,要不就睚眦必报。我的爱永远不是无私的,永远是带着条件的,这哪里是能发得出菩提心的修行人?

  过了好一会儿,我站起来去了一趟洗手间,回来的路上,脑袋里突然有一个声音和我说:“我们让你痛,就是要让你意识到你有问题,让你意识到问题以后,好好地去改正,哪里知道,你竟然这么能扛,就算逼得你再痛,你都可以扛下来,然后再继续延续你的错误”。听到这儿,我的眼泪就下来了,原来是这样!原来我的疼痛,是有缘众生、护法慈悲,想通过身体上的疼痛,警醒我,让我认识到自己意识和行为上的不足,可是我愚痴,竟然把这个提醒当苦修,每次还得意洋洋自己如何能吃苦、自己如何在吃苦了苦。

  那一天,我好好地分析了一下真觉姐给我指出来的问题,终于认识到,我最大的问题就是太过自私、刚硬和不柔和,也是从那一天起,我开始尝试着从心上去观照自己的起心动念,不再是随顺自己的习气为所欲为。也是从那一天起,我的疼痛真的开始减少了,特别是当我特别有正念的时候,身体基本就不会再疼痛了。



  所以,当我们经常诸事不顺、身体总出现问题的时候,希望大家都能多观照一下自己的起心动念,多深挖一下自己存在的问题。因为善知识说过,如果我们不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想进步、改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如果不进步、不改正,我们也终将无法获得有缘众生的原谅,无法终得解脱。



第二十三章  惨痛的教训


  自从换了新岗位,工作任务少了很多,过的比较轻松,和新部门的同事相处也非常融洽。新部门和以前老部门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每年大家都会集体出国玩一次,我第一年去的时候,大家是去尼泊尔,尽管大家很强烈地邀请我一同前往,我自己也很向往,但是我清楚地知道,这尼泊尔是肯定不能去的,因为那时,老24团队还在冲年底的菩提心,我可不敢因为贪玩耽误了修行。

  而且通过学习,我深知这种出行需要消耗大量的福报,我身体本来就没有完全好,万万不敢冒那个险。所以同事们邀请我的时候,我一再推脱,最后推无可推,我只好说,我不喜欢去尼泊尔那么艰苦的地方,下次去个繁华一点的地方,我一定陪大家。

  话说到了第二年,大家就因为我去年说的要去一个繁华的地方,所以选了北海道,这次实在不好意思推了,同事包括领导都一再邀请我。到底去,还是不去呢?我上次没去,这次再不去,好像和大家格格不入一样,再说那时24团队已经集体冲完了菩提心,修行基本稳定下来,工作家庭大环境都挺好,这颗心就开始不安分了,所以我选择了参加这次北海道豪华之旅,但是我心里一直有些隐隐的担忧,出去这6天,我的早课要怎么做呢?如果不做早课,我的身体受得了吗?

  就因为这一念贪心起,我华丽丽地错过了当年7月护持团队在北京的大聚会,在那次聚会上,善知识帮大家看了看修行状态。虽然很羡慕大家,但毕竟路是自己选择的,我只能硬生生地躺在北海道宾馆的床上看直播文字。后来想想,真的是没有福报啊,有福报的话,怎么会和善知识一次又一次地错过呢。

  真觉姐是不希望我去日本的,因为她太了解我了,只要稍微放松,懈怠心立马就迅猛增长,她怕我出去这么几天,回来以后就面目全非了,不知道要花多大的力气,才能重新调整过来。为了能顺利出游,我和她信誓旦旦地保证:我出门以后,一定努力保证每天7经的定课。

  我不知道前面我提过没,在忏量达到100万拜以前,我基本很少出门,因为自己修的还不好,外界的磁场太乱了,只要随便出门,我就很容易头痛,身体不舒服,特别是进肉食饭店,基本上只要一进去就会无缘无故地头痛。所以在100万拜之前,我能窝在家里就尽量窝在家里。这次之所以敢出去,很大一个原因是,自以为了不起地过了百万了,怎么也算是个百万师兄了,自己寻思着多少也应该具备一些抵抗能力了。

  哪里知道,飞机中转韩国仁川机场,一下飞机,走进熙熙攘攘的人流,我立马感觉到黑压压的气场迎面扑来,然后就是手腕和肩膀开始疼痛,这个疼痛一直持续到北海道下飞机。到宾馆时,我的两个手腕已经基本不能动了,红红的,肿肿的。洗澡时,我两个手连拧毛巾的力气都没有,是用手肘夹着毛巾,用牙齿咬着拧的毛巾。我心想:完了,完了,完了,你看看你,贪玩吧,如果你坚持一下,态度坚决一点,第一,你不会错过北京的聚会,第二,也不至于这么遭罪。

  就这样,我忐忑不安地睡了一会儿后,早早爬起来,一个人躲在角落诵经,诵完三部经以后,明显感觉舒服多了。因为前一天晚上的状况实在有点大,我真吓着了,所以在日本的这几天,一路上都在不停地听经、听开示,希望自己能始终保持正知正见,不迷失自己。还好还好,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北海道地广人稀,杀业少,还是我一路都是经文和开示相伴,在北海道的那几天,身体没有感觉到特别不舒服。

  记得好像是去日本后的第三天晚上突破,如果按照平时,我可能会想着出门在外,能躲懒也就躲过去了。但是因为怕死,那天晚上,别人都去泡露天温泉了,我一个人在阳台上突了一晚,说来也奇怪,那天晚上状态出奇地好,没有一点昏沉,有大家陪伴的感觉真好。

  尽管不断提醒自己不要懈怠,可是我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力在一点点衰退,因为我的起床时间在不断地往后延伸。

  记得回来那一天,我们抵达仁川机场以后,我的身体又开始大规模疼痛,甚至到走路都感觉比较费劲的地步。大家在中转的这段时间里,抓紧一切机会购物,我呢,只能抓紧一切机会保命。我早早到了出发候机区,一个劲在那儿诵经听经,只有在诵经和听经的过程中,我的疼痛才能稍稍缓解。就这样好不容易挨到回国,又因为时差和已经滋长的懈怠心,早上起不来,就算起来也打死不想拜忏,每天都在起不起床、做不做早课、请不请假、偷不偷懒之间苦苦挣扎,随之而来的是身体状态越来越差。一周以后,我的身体基本上就开始全面崩溃了,一年都没有出过问题的耳朵开始重新红肿,手腕啥的也红肿的厉害,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硬是放了一万元的物命,然后死命逼着自己功课和参加突破,才勉勉强强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从那以后,我明白了:末法时期,我们业力凡夫,离开了拜忏,仅仅诵经和念佛,是远远不够的;更重要的是,在自己还不能抵抗外界混乱磁场、自控能力还欠缺、特别容易生懈怠心的情况下,还是尽量减少外出,老老实实趴在家里才是王道!



第二十四章 行脚的收获



  从日本回来以后,感觉状态一直不是很好,想着不能一直这么要死不活地拖着,于是选择了传说中的广州行脚七,希望自己能通过行脚,完成一次自我突破,从不好的状态中获得重生。

  现在回想那一次行脚,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一边走一边不断地和大家强调,打死我,我都不会再参加行脚了!这一定会是我这辈子唯一的一次行脚,就算给我钱,我也不会再去了!总的来说,就是完全顾不上我在大家面前呈现出来的百万师兄光辉形象了,每天都在苟延残喘地向终点爬行。

  出发前的那天晚上,当我无比兴奋地等着开预备会时,得到了一个令我非常不安的消息,这次行脚的领队智云竟然从来没有参加过7天的行脚七,副领队智宗也从来没走过,为此,我不禁捏了把汗。最悲催的不仅如此,在预备会上,当我们问路线时,他们答不知道,到时候看导航。当我们问需要准备什么时,他们说再问问别人。我的天,这就是我满怀期望的行脚七!我只能安慰自己说,听天由命吧。由于老妈不放心我一个人去行脚,怕我身体吃不消,所以自告奋勇地说要和我一起,希望能照顾我。哪里知道,这个行脚,磨的是业力,根本不是啥体力之类的,事实证明,她比我还惨!

  虽然出发前一天的晚上让人感觉无比地忐忑不安,可随后的事实却力证了一点:一切的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们所有的担忧都是多余的,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只要相信一点就足够了,那就是:相信佛菩萨!因为到了最后,我们不仅完成了全部行程,还经历了风雨的考验,全体提前一天回到了广州道场。

  行脚第一天,由于团队缺乏磨合,走的快的同学,哗啦啦地都冲到前面去了,走得慢的同学,在队伍后面艰难地爬行。中午时,由于前面的同学找的落脚点,距离既定的目标太远了,让很多后面走不动的同学生起了烦恼心,当下就有人想要离开。由于带着妈妈一起行脚,所以我也感觉到分外地疲惫,对前面的同学也生起了强烈的烦恼心。我心想着:就你们跑的快,只顾着自己,我看你们成长个啥,这样只顾自己往前冲,顶多算是个体育锻炼,就算顺利走完,你们也一定不会有所收获,哼!

  其实一开始我也是只顾自己冲在前面的,因为在前面一般不会感觉到多累。后来选择走在后面,是因为老妈在后面走不动,我必须陪她,才不得已押后的。反观一下,谁没有一颗自我的心,可是眼里看到的,永远是看着别人的不足,看不到自己。

  本以为这个团队会一直这么不和谐地持续到行脚结束,可是我忘记了一点,就是:人是会变的。我们所有的人都是在事中磨练自己,借事练心。第二天早上出发的时候,汲取了第一天的经验教训,我带着老妈也紧紧地跟着第一梯队往前走,走着走着,我就发现了,走在前面,真的相对后面是会轻松很多,因为我妈可以一直跟着第一梯队往前走,没有掉队,也没显示出很疲惫。于是我尝试着让走在最后的大明同学跟着第一梯队走,一直让他在前面领队。事实证明,他在前面领队,同样也没有了在后面走不动的情况。大家总结,可能领队和领忏有异曲同工之理,都具有强大的加持力。于是接下来的时间,我们都尽可能地让走不动的同学走在队伍的前面,让还有一定能力的同学押后,就因为大家的这个发心,我们的队伍越来越团结,大家在前进中,不断地成长着。

  第二天晚上,由于妈妈走得非常疲惫,队伍走得轻松的同学却不断地主张往前走,我第一次爆发了,我当着大家的面说:“要走你们走!我走不动了,不走了”,对不断鼓动大家继续往前走的谭同学厌恶至极,认为他根本不懂得考虑到别人,只顾自己,所以当到达宿营点的时候,我一门心思想着到了罗浮山,就带着老妈,坐车回广州,离开这个完全没有人情味、只有自己的团队,对谭同学说的任何话,不理不睬,完全排挤和厌恶。

  母亲的一句话点醒了我,她说:“别人没让你来,你自己选择行脚,就应该自己安然承受”,想想也对,我们是一个团队,任何事情都应该是以团队的整体意见为主,而不是从自我出发考虑,认为我带着一个老妈,我妈年纪大,你们都应该随顺我们、迁就我们。从那个时候开始,我知道自己错了,开始告诉自己,少些抱怨,多些理解和宽容。现在想想,这个何尝不像我们修行呢,现在很多人抱怨修行有多苦,其实,修行这条路是你自己选择的,没有人逼你,再苦再累,你都应该学会少些抱怨,没别的,就是跟着大部队往前走!

  第三天,我们向着罗浮山前进,在路上我们遇到了深圳的师兄,慈光人见慈光人,感觉分外亲,我们不是家人,可是我们更胜家人,相互之间见面,非常地亲切。这次的相遇,让我们再一次感受到了佛菩萨的慈悲,不早不晚,就在我们无助、不知道要如何走的时候,就遇到了他们,他们中间的领队认识上山的路,所以更加印证了一点: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只要相信佛菩萨,老实去做,所有的问题就自然会有解决的办法。

  第四天,崩溃的一天。早上出发的时候,开始下瓢泼大雨,大家走错了下山的路,没有按照原路返回,所以行程比来时要多出了好几公里,这时队伍里的不和谐的声音开始增多,大家的意见此起彼伏,雨也越下越大。在这个过程中,发生了一件神奇的事情,就是在我默默祈求佛菩萨加持大家,并且保证回程一定尽心竭力配合队长和副队护持团队之后,雨神奇地停了,所以我开始发心护持团队,让队长去领队,副队压阵,我就全程跟着队伍,看是否有需要帮助的同学。说来也奇怪的,一个上午护持下来,不但没有因为在队伍中间来回跑,感觉疲惫,反而感觉到了轻松,这应该就是行脚同学们分享中提到的,当你没有自己的时候,你就最容易和佛菩萨感通,得到佛力加持。

  第四天下午,因为一直断断续续下着大雨,并且有一部分同学已经走不动了,所以在整个队伍被打乱之后,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艰辛。我、老妈、灵芝、圣慧、明欣五个人,一路结伴而行,天慢慢黑下来,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想着还剩下的几公里路,大家谁都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每个人都在靠着意志力往前挪。就在我们筋疲力尽,实在走不动的时候,我们开始大声地喊佛。真没想到,借着喊佛的力量,我们慢慢不再辛苦,甚至有一段时间开始飞速地前行。后来我们才知道,一开始我们犯了一个错误,自认为要保存实力,不能太大声念佛,哪里知道,一路喊着阿弥陀佛,我们就如同踩了加速器,冲完了最后的4公里。

  第五天,一个休息的间隙,我、老妈和谭同学刚好坐在一起,他找我说话,我实在没好气地和他说:“不要以为你走得快有多了不起,我如果是自己一个人,走得一定比你快,因为一路我要照顾我妈,所以才一直落在队伍后面。此外,你换位思考一下,我妈50多了,能和你比吗?你一路只顾自己往前冲,有意思吗”,说完,我自顾自地走开了。

  没想到,这个大个子真的就把我的这些话听心里去了。接下来的回程中,他都一直尽可能地和我们走在一起,不断地发心帮我照顾妈妈。后来反而是我不好意思了,越发地感受到,其实很多时候是我们自己给自己增加了很多负面的情绪,如果一开始我就放低自己,不一意孤行地排斥他,真诚地和谭同学沟通,我想情况早就应该得到改善了。就如同善知识们说的,每当出现问题时,我们都应该第一时间找自己的问题。

  第五天晚上,队伍里出现了分歧,有同学想提前一天回到广州,还有同学想着本来行脚就7天,为什么要自己赶急赶忙地走6天?这时,我对自己说:“少一些你的知见,多一些团队的共性。一路上你已经表现出了太多的个性,平时装的那么好,到了真正检验的时候,恶浊的习气一览无遗。在最后的时刻,你唯一应该做的,就是尽可能地配合队长和副队长,把大家带回去。”

  第六天一开始,大家就表现出了超强的团队协作精神,相互帮助,互相鼓励。我呢,则一路观想把大家一个个装到摩尼宝珠里,自己压在队伍的最后,我踩一下,所有的珠子就往前滚动一下,想借着佛力,带着大家一路“滚”回去。就这样,我们互相依靠着,在第六天晚上9点左右,顺利抵达了终点——广州道场。看着道场外满脸笑容迎接我们的师兄,大家的心里充满了胜利的喜悦!

  我们做到了!在天气恶劣、大雨不断、严重缺乏经验的情况下,我们竟然不落一人,提前一天顺利抵达了终点!听义工们说,这在广州行脚历史上实属第一次!所以说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不管是不是有经验,不管条件是否恶劣,只要信心坚定,意志坚强,只要相信佛菩萨,依靠佛力,就一定会有意想不到的结局。

  虽然行脚结束以后,我和老妈的脚都肿得跟馒头一样大,但是我们的内心却充满了力量。在这次行脚中,我深刻地感悟到了几点:

1、目标已定,路程既定,走一点少一点,不走就永远到不了目的地。这条路,必须靠自己一步一步走回去,任何人都帮不了你,一切的助缘顶多减少你回家的障碍,最终的路,必须你自己走。如同极乐世界,回去的每一步,都必须你自己迈出去,走一步,少一步。

2、慢好过站。每当自己休息时,看着后面的同学一波波地走到自己前面去,就有一个深深的感触,不管你走得有多么好,有多么快,一旦你停下来,后面的同学不放弃,就一定会超过你,所以永远不要自满,永远不要认为自己有资格停下来休息,不知不觉,你就可能被大家远远地甩下,再也追不上你的队伍了。

3、珍惜当下的修行机会。据说罗浮山的住持前世就在罗浮山当住持,他特意让我们拍下他房间挂着的“三世因果”的牌匾,就是让我们好好珍惜修行的机会。是啊,如果我们这一辈子不出离,我们是否还能像师父那般幸运,再得人身,再入佛门?

4、在你顺风顺水时发出来的心,不圆满,在你真正遇到苦难时,还能发出来的,才叫圆满菩提心。所以,当你发心感觉到疲惫,要放弃、要退缩的时候,再坚持一下,再突破一下,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破除小我、快速成长的时候。

5、少些抱怨,多些随顺,相信任何安排都是最好的安排,安然承受。行脚的一路,一个一个的身影,深深感动着我。他们一路不论自己有多艰难,从来没有一句抱怨,在大家发生分歧的时候,他们从来没有多余的话语,安安静静,这份淡定,才是一位真的修行人。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改命积福
作者改命积福
112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改命积福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