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弗斯也是幸福的

慧小田哲思学 2017-08-11

作者陆扬|节选自《中西死亡美学》 /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 1998

同萨特的《苍蝇》一样,加缪的随笔《西西弗斯神话》,也是从希腊神话中吸取灵感的。但一如《苍蝇》借俄瑞斯忒斯的传说宣泄存在之道,加缪笔下的西西弗斯,也早已跳出他在希腊神话中体现的惩罚母题,成为一个令人肃然起敬的存在主义英雄。

西西弗斯是科林斯的国王,说他将死时,突然想出一个办法,欲考验一下妻子对他的爱是否忠诚,他命令妻子待他死后不得下葬,须将尸体扔到公共广场的中央,妻子果然照办了。西西弗斯到了阴间,越想越不是滋味,他请求冥王允许他到人间走一遭,惩罚他那没情没义的妻子。

然后当他重新看见这个世界,看到阳光、流水、感受到山石和大海的温馨后,他再也不愿回到地狱的黑暗世界去了,他不顾众神的愤怒和警告,又在地面上活了好几年,诸神终于忍无可忍,将他揪回地狱,罚他将一块巨石推上山顶。巨石一到山顶,旋即滚落下来,他又得重新下山,复将巨石推上去,如此周而复始,劳而无功,天地漫漫有尽日,推石苦役无终期!

这个惩罚真是可怕,用尽心力而一无所成,这也许正是死亡给人类带来的悲哀?然而加缪在西西弗斯的痛苦中看出了激情,西西弗斯是荒诞的象征,也是荒诞中的英雄。他之所以遭受这难以想象的苦刑,是因为他对神的轻蔑,对死亡的仇恨和对生命的眷恋。加缪看到的是这样一幅图景:

一个人全身绷紧,竭力推起一块巨石,他的面颊紧贴在巨石上,一个肩膀支撑着这庞然大物,用那沉陷在泥土中的双脚,僵直地伸展开的双臂,把石头推上一重重陡坡,经过用没有天空的时间和没有纵深的时间来度量的漫长努力,目的终于达到了。然而西西弗斯眼看着巨石须臾便便重又滚下山底,他必须将它重新推向山顶。于是他又向山下走去……

西西弗斯的苦难在于,明知自己的努力断无希望,仍竭尽全力而为之。假如每一步都有成功的可能支撑着他,那将不是悲剧而是一出喜剧。西西弗斯的苦难因而是有意识的,他的神话因而也是悲壮而崇高的。西西弗斯高于他的命运,他比巨石更为强大,他以人的不屈的精神力量,战胜了死亡的必然性,这无疑是一种充满了艺术精神的生命哲学。

西西弗斯是他的生命主人,人的生命所面对的世界,原本是混乱而模糊的,但是人通过他的行动、决定和选择,可以直面生生死死的荒谬性和悲剧性,在一条没有前人走过的道路中,让生命在自由意志中放出夺目的光华。这便是存在的真理。籍此而言,这个从此没有了主人的宇宙,对西西弗斯不再是一片虚无了,巨石的每一个部分,大山在这漫漫黑夜中每一道矿脉的光泽,都对他形成了一个世界。

西西弗斯的行为本身就是对生命的一种充实,所以他是幸福的,这是加缪的设想,也是大多数现代人的设想。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慧小田哲思学
作者慧小田哲思学
65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慧小田哲思学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