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走一步(续)

the dawn 2017-08-11
        上周三到公积金磨了半天,弄得个“等通知”的结果,周五电话问,还是“等通知”。这周一下午,想着有3、4天的时间,足够查清我账户冻结的理由,同时公积金工作人员都比较忙(没错,我不相信他们会主动通知我),又打了个电话。听声音,这次接电话的不是当初给我办理的那个妹子,听到电话里她问王科长,得到肯定答复后,跟我说可以去办理了。听到这个答复,心里很是高兴。
        于是周二中午1点多钟带上资料直奔政务中心,想着1点半他们上班,我能拿到第一个号。到那里拿到号一看前面还有2个人,那就等吧。不过上次那个妹子没在位子上,这会都在她旁边那个柜台办理,我估计周一电话是这位大姐接的,不过这位大姐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一副欠了她什么似的。我也管不了,只要我的业务能办就行。
        过了半小时,看到我前面那位从这位大姐柜台离开有段时间了,但也没叫我的号,想着是不是可以先给我办理。于是走到柜台前,还没等我开口,这位大姐马上发话了:“前面还没办完,你先等着,到了叫你!”好吧,这钉子出招很快。
        又过了一段时间,估计这位大姐觉得前面那个人离开的时间实在太久,终于叫了我的号。我也很干脆,坐在柜台前边说办理提取,边把所有资料拿出来给她。她不认识我人,但还记得我名字,一看我身份证:“你...
        上周三到公积金磨了半天,弄得个“等通知”的结果,周五电话问,还是“等通知”。这周一下午,想着有3、4天的时间,足够查清我账户冻结的理由,同时公积金工作人员都比较忙(没错,我不相信他们会主动通知我),又打了个电话。听声音,这次接电话的不是当初给我办理的那个妹子,听到电话里她问王科长,得到肯定答复后,跟我说可以去办理了。听到这个答复,心里很是高兴。
        于是周二中午1点多钟带上资料直奔政务中心,想着1点半他们上班,我能拿到第一个号。到那里拿到号一看前面还有2个人,那就等吧。不过上次那个妹子没在位子上,这会都在她旁边那个柜台办理,我估计周一电话是这位大姐接的,不过这位大姐看起来有点不耐烦,一副欠了她什么似的。我也管不了,只要我的业务能办就行。
        过了半小时,看到我前面那位从这位大姐柜台离开有段时间了,但也没叫我的号,想着是不是可以先给我办理。于是走到柜台前,还没等我开口,这位大姐马上发话了:“前面还没办完,你先等着,到了叫你!”好吧,这钉子出招很快。
        又过了一段时间,估计这位大姐觉得前面那个人离开的时间实在太久,终于叫了我的号。我也很干脆,坐在柜台前边说办理提取,边把所有资料拿出来给她。她不认识我人,但还记得我名字,一看我身份证:“你账号不是冻结了吗?办理不了呀!谁让你来的?”
        “我昨天打电话过来,你说可以取了呀!”(嗯,听到“谁让你来的”,心里有点不爽)
        “我没接你电话,谁让你来的。”
        “……,昨天打电话说可以取了呀。”
        “谁跟你说可以取的?”
        好吧,我打电话问个事,还得问清楚谁接的我电话。听电话声音,不是当时那个妹子,现在坐那妹子隔壁的大姐自己说没接我电话,我真不知道是谁跟说我可以来取的了。敢情不说出谁让我来的,就不给我办了。
        好在更远点柜台的大姐发话了:“昨天他打电话来,是我接的,王科长说可以取了。”
        感谢那位大姐帮我解围!
        坐在我面前这位大姐把我身份证往读卡器上一放:“还是冻结状态呀,怎么取呀,你的信息都读不出来!”这个时候,心里再怎么因为被这样质询感到不舒服,我也不能说什么,反正你帮我办好就行。又倒腾了会,看她在手动输信息,后面估计保存不了,于是把资料都退给我:“我这办不了,你等那天那个妹子来吧。”
        “她人没在。”
        “去取东西了,等会就来,你等一下。”
        只能等咯。
        又过了半小时,那个妹子终于回来了,我走上去:“我来办理提取的。”
        这个妹子记得我这个人:“你的账号不是冻结了吗,不能办呀!”
        “昨天电话说可以来取了呀!”(在这边待久了,我也习惯加个“呀”字了)
        “我没给你打电话呀,谁叫你来的?”(嗯,不是这位妹子通知的,我就不能来办理)
        “……,我打电话来问的,说是可以取了!”
        “我没接你电话,谁接的你电话,谁让你来取的!”(不搞清谁叫我来的,也不能办理)
        “你们王科长说可以取了!”感觉心里的火已经烧起来了。刚才给我办理的大姐对这个妹子说:“你给王科长打个电话咯。“
        “我没叫你来取呀,谁叫你来取了。”
        我心里真的是一万头美洲动物跑过,真说吼她一句:“给你们王科长打个电话你会死呀!”但我认怂,因为我的业务还没办完呢,万一她说电话欠费了、手机打不通,要等他们科长来或是系统问题什么的办不了,我就惨了。
        更远点的那位大姐又发话了:“我接的电话,问了王科可以来取了,你打个电话给王科长吧。”
        终于,这位妹子没再问我是谁让我来的,她到隔壁打电话去了。
        趁这空隙我平复下心情,看到每个柜台前都有个IPAD平板供服务评价,心想等会办完后,我给个差差评来出口气!
        没几分钟,这位妹子回来了,让我到另一个柜台那里把账户取消冻结。去那柜台前,我小小示威了一下:“还是有途径取消冻结的呀?”
        总算是开始给我办了!在给我取消冻结的时候,王科长过来了,最开始给我办的大姐也跑过来,跟王科长讨论我这种情况以后怎么处理,中间拿着我的身份证试验了几下。我也没心思听,反正提取了第一次,以后还不让我提取了不成?
        回到最开始给我办的大姐柜台,问多久能到账,答复3个工作日。看马上就办完了,我暗地里活动下手指,准备去点差评。
        “办好了,你可以走了。”话音刚落,我还没抬手,只听见PAD:“感谢您的评价,再见。”同时大堂的叫号声“请DXXX号到B57窗口办理”……
        
        整件事,唯一感谢的就是这位王科长。就像上篇说的,她完全可以跟我说:“对不起,没有长沙的函,您的账号我们没法取消冻结,冻结的账户我们没法办理。”就是因为她多帮我打了几个电话,所以我这个业务才能办下来。当然,帮我处理的那个大姐也有苦劳,虽然这是她的职责所在。
        可是坐柜台这几位“大神”真的不敢恭维。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理解,估计一天要处理好多业务,极有可能还要反反复复才能处理完一件;有些话、有些政策反复说了成千上万遍,再多说一遍,自己都觉得恶心了。
        但今天这遭遇,让我觉得更恶心。
        从这两次的接触来看,这位王科长还是清楚自己和部门的职责所在,她想的更多的应该是怎么去解决一些问题。而柜台这两位“大神”就不一样了,他们先要搞清楚的是“谁叫我来的”,哪怕我自己表明电话里听到问王科长让我来的,那位妹子也不想主动去问下领导,直到其他同事再三提醒。这是懒政!这是消极工作!这位妹子年纪应该比我小,但她这行事风格,完全是以往政府部门四、五十岁大妈呀,一副你爱办不办,老娘就是不想给你办嘴脸。
        再好的领导,碰到这样的窗口单位人员,也竖不起部门的良好形象。当然,这个形象对某些单位来说无所谓,因为态度再恶劣,老百姓还得求着他们,只此一家,别无他店!
        改进工作作风任重道远哪!
        沙瑞金是个好领导,但一个部门、一个单位,仅靠一个好领导远远不够呀。因为,首先你得找到这样的好领导,其次你还得想办法把好领导的好想法从上到下贯彻到基层。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the dawn
作者the dawn
2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the dawn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