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插曲————我的汶川地震亲历之二

那乌西卡 2017-08-11
来自话题 我曾亲历地震

第二天,我就回宿舍住了,尽管室友“许三多”和对面宿舍的好友“橡皮”每天都到操场露宿,我仍不为所动。虽然余震不断,但我相信余震不会大过主震,而且,楼体没任何裂缝。当然,其中也有震得比较厉害的时候,但我一想到要下6楼,也就懒得跑了。 5月14日,手机上接收到短信,说灾区急需各种血型的血浆,于是约好朋友们去献血。到了才知道,各大医院门口人满为患,成都市民们都争先恐后的来献爱心,挤都挤不进去。只能登记自己的血型和联络方式。 5月14晚,看见搜狐军事论坛上召集退伍老兵志愿者,于是立马参加了,还鼓动比我低一级,经常叫我“军阀师姐”的师弟也参加,因为我俩都是退伍后考上研的。 可是,退伍军人志愿者有两个排,第一个5月15日就要出发,而我的硕士学位论文答辩在5月17日。我纠结半天,战战兢兢的给导师发短信,导师回复:“必须论文答辩后再去!但是答辩的顺序可以给你调到前面。” 5月15日下午,突然接到一个北京的电话,对方自称是搜狐军事论坛退伍老兵志愿者的召集人,说他们刚到成都,迷路了,问我能不能给他们带下路。原来,他们要去成都红十字会当时的救灾中心:大慈寺,但是却对成都不熟(当时的手机没有高德地图之类的APP),到了大概在八宝街一带。我打的冲过去,一看,果然已经聚集了四五十名穿迷彩服的老兵,还有两辆车。我找到负责人,给他们领到了大慈寺,但是当时已经天黑了,我也是差点儿找错路啊…… 大慈寺门口有很多中学生,正在帮着搬运救灾物资和维持秩序。看见我们抵达,知道是志愿者,便大声喊道:“谢谢!谢谢你们!”来往的行人也有不少高声致谢,当时真的热泪盈眶,深深感觉到在灾难面前众人戮力同心的团结。 这时,一个年轻人悄悄凑到我耳边,问:“你也是退伍兵嗦?”我条件反射的退后一步,疑惑的看着他,回答:“是啊!” “那……”他向左右看看,又上前一步,悄悄说:“当这个志愿者给不给我们钱呢?” 我奇怪了:“志愿者,那是你自愿啊,应该没钱吧!” “是吗?”他失望了,然后有些鄙视地看着我,“那你来干嘛?!” 我基本无语了,也不想理他,转身找负责人去了。负责人是据称曾在ZHONGNANHAI工作过的退伍兵,他和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交流了一会儿,原则上灾区不允许志愿者,尤其是无装备无经验的志愿者进入,但因为我们是有组织的退伍老兵,所以立马就被派遣去了青川,而且马上出发。 我有些懵,因为我很想去。负责人安慰我,说两天后第二个退伍老兵志愿者团队也要出发,叫我跟那个队伍去,好吧,也只能如此了。 上车前,点数,居然少了几个人,一看,就是那个问我有没有钱拿的年轻人和他的同伙,估计见没钱,溜走了。但离谱的是,他们是从四川下属某地包车来成都的,包车的车费也没给,司机找负责人要,负责人也只好把这钱补上了。他一边叹气给钱,一边“教育”司机:“师傅,你看,我们都是为灾区来的志愿者。其实,你是不应该收费的,啊?这个为了国家和灾区,你也该奉献点什么吧?” “是,是,你说得对!”司机回答:“但是我们县离成都一百多公里,今天我把他们送到后,他们又各种拖,把我耗了一天,我老婆娃娃也要吃饭不是?” 我在旁边听着,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于是打车回学校。到了校门口,我正要掏钱,出租车师傅爽快的说:“没得事,不要了。我看你刚从红十字会忙完,不收你钱了。”我很感激这位师傅。事实上,在我后来的几天里,有收费的司机,也有不收费的司机,我都认为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感谢那些为志愿者免费的司机,也尊重不愿免费的司机,毕竟这是人家的劳动所得。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那乌西卡
作者那乌西卡
103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那乌西卡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