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讲过很多在路上的故事,在路上的时候我也在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erlang 2017-08-11
来自话题 旅行

法国男生走了之后,每天早上我到农场跟印度工头说的第一句话就是I don't have a partner。工头通常会很快指派一个人给我,告诉我今天就跟他一组。

在农场摘蓝莓你需要一个同伴,分别站在蓝莓树丛两边采摘。如果工头发现你对面没有人的话会向你询问同伴的下落。这个工作做到第四天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手比原先黑了三圈,在收工排队洗手的时候我一度被自己手的颜色和前面的黑人妇女手颜色的相似程度惊吓到。

8月的澳大利亚还是冬天,科夫斯港的气温平均早晚7、8度,中午20度左右。我们每天6点起床,洗脸刷牙涂防晒霜啃面包喝咖啡准备好午餐后,7点开车从青旅出发,7点半到农场签到,领三个白色塑料桶并用绳子系在腰上,两人一组被分配一列蓝莓树丛,各站一边开始采树枝上已经成熟的蓝莓。

大约10点半会有一次休息。我们回到车里喝水,饿的话吃带来的面包水果饼干,半小时后回到蓝莓树丛边继续工作。下午1点半是lunch break,在把采好的蓝莓提到卡车旁称重之后,回到各自的车里吃三明治意大利面或者别的什么提前准备好的午饭。有几个黑人兄弟拿着一袋吐司就着几个牛油果吃。半个小时之后我们回田里继续工作,直到4点收工。

收工的时候印度工头会在田埂上大声喊。Knock off! Everybody! Let’s go! 喊声重复好几遍,直到最后一个工人放开手里的蓝莓树枝。

第一天在农场工作的时候我随身背了一个包,里面装着面包水外套iPod和一包卫生纸,裤兜里揣着手机,第二天带了一瓶水和iPod,裤兜里揣着手机,第三天开始左边裤兜装iPod,右边裤兜装手机,渴了饿了累了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实在不行在蓝莓树枝边坐几分钟,或者随手摘几个蓝莓喂嘴里,酸甜的味道就着上面尘土的芬芳。没什么装备,收工的时候两手空空走向停车的地方,风吹着,倒是感觉轻松自在。

每次经历很困难的事情的时候,我总觉得人生最艰难的时刻到了,这种感觉在摘蓝莓的日子里每天都会出现好几次。太阳晒着很容易累,尤其是几个小时没水喝还要不停地摘,弯腰摘,仰着脖子摘,屈膝跪地摘,侧着身子摘,踮着脚尖摘,坐在地上摘,手伸长到树丛里摘。同行的德国姑娘摘得很快,有一天和她搭伙的时候我看她伸手在树丛里进进出出,笑着说你的手好灵活。

我发现自己每天都要奔溃几次。在累得连躲蜜蜂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在提着采好的4公斤蓝莓到卡车边称重,被告知自己这组的卡车在另一边的田埂上的时候,在被分到一列树枝上没几个蓝莓可采的时候,在发工资迟迟未到账,打给办公室才发现记错了我的银行账号的时候。

不过我倒是总想干点体力活,身体极限时常会体验到一种精神的广度。

青旅里住进来一个荷兰女生,瘦瘦高高,留很短的头发,一路搭便车旅行,刚聊几句就问我们有没有人第二天一起早起去Jetty Beach看日出,给我们看别人拍到的日出照片。我们各有自己的借口,我要去农场工作,另一边坐着的澳大利亚人要准备周六一早的考试,她的Marine Technology专业还有三门课就可以毕业了。第二天早晨5点半开始房间里就响起了闹钟声,大概在三四种不同的闹钟声音接连响过之后听到有人起床穿衣服开门关门的声音。6点多我到厨房准备午餐的时候荷兰女生一脸幸福的走进来,“日出棒极了!”

很多人讲过很多在路上的故事,在路上的时候我也在想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提着箱子背着双肩包,拉链拉开就是全部家当,吃饭睡觉洗脸几个月里身上穿的东西全在里面,拉链拉起来随时出发,去另外的地方遇见另外的人另外的事。吃饭不固定睡觉不固定洗衣服没有固定晾晒的地方,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人乐此不疲?

在大太阳底下摘蓝莓的一次奔溃后我觉得大概可以这么解释。这好像是回到了一种动物生存的本真。不断的迁徙,在接连的挑战和困境里历练和强化生存技能。人毕竟是脆弱而渺小的动物,趋于舒适,而舒适带来堕落和平庸。

手很灵活的德国姑娘Julii在13岁时发现自己耳朵听不到任何声音,做了几次手术之后,现在每天带着助听器生活。一次洗完澡跟她聊天的时候她跟我说不好意思,自己刚洗完澡的时候完全是聋子,因为洗澡没法带助听器。

在青旅里,在所谓的路上,困难和惊喜总是像摇骰子一样随机出现,坑爹的事情常有,也总会遇到wonderfully weird的人。到最后发现的总是一些常识,比如世界很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erlang
作者erlang
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erlang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