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 艾略特专辑| The Waste Land《荒原》(两个汉译本)

xjc396 2017-08-11

编者按

《荒原》于1922年刊登于《标准》季刊,是1948年因“革新现代诗,功绩卓著的先驱”而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得主T.S. 艾略特(1888-1965)的成名作和影响最为深远的巨作。该诗被广泛认为是现代英美诗歌史上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里程碑,是象征主义文学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作品,表达了西方一代人的精神危机。全诗共434行,摒弃传统格律而采用自由体写就,语言变化多端,诗中含有六种语言,大量采用象征主义手法,运用神话传说和典故,以严密的结构,展示了一部思想和情调一致的完整诗篇。初登时,该诗因晦涩的语言问题而颇受批评。随后,艾略特增加了注解,之后一些西方文论者又进行了诠释,使得该诗的意义基本能被读者所理解。

全诗共有5章。第一章名为《死者之葬礼》向读者呈现了荒原般的战后欧洲文明:实则充满了庸俗和低级的欲念,人们行尸走肉,万物需要水的滋润,期待春天焕发新的生命。第二章《棋弈》主要刻画了上流社会贵妇与下层社会酒吧间里男女市民的两种生活:二者皆低级并且毫无生气。第三章《火之训诫》揭露了欲望之弊:情欲之火导致庸俗猥亵、虚情假意之爱。第四章《溺水而亡》虽篇幅最短却暗示了死亡的不可避免性:堕落的人类终究走向灭亡。第五章《雷霆之语》重回欧洲荒原文明这一主题,诗人渴望革命的浪潮却又深感恐惧,在诗人看来宗教所宣扬的“给予、同情、克制”或许是一种解决人类精神危机的“灵丹妙药”。

目前该诗有多个汉译本,由于篇幅有限,此次林苑君只选取了两个汉译本,译者分别为许景城、赵萝蕤。所选译本按收集获取时间先后排序,不分优劣,以飨读者,可供课堂教学及相关学术研究。译本的具体细节处,请读者自析自赏。欢迎在文后留言区内留言对自己喜爱或觉得有待改进的译本做简短析读。

汉译本一:

荒原

T.S. 艾略特 作

许景城译

“西比尔吊于笼中。孩童问之:‘西比尔,何为汝之所欲耳?’西比尔曰:‘吾欲死矣。’凡此种种皆乃吾于古米亲眼所见也。”

献给一位才华更加横溢的巨匠

艾兹拉•庞德

一、死者之葬礼

四月,一个最残忍的月份,让

丁香从死了的土地里滋生开来,糅杂着

回忆和欲望,用春雨

撩动着阴暗处呆滞的根。

冬天温暖着我们, 5

大雪覆盖着,忘却了一切,

干涩的球茎零星点缀着丝丝生命。

夏天意外降临,走在一阵骤雨中

我们来到了斯坦伯格西;

躲在廊下,雨歇后,

继续沐浴在阳光下,走到了郝夫加登, 10

喝着咖啡,闲谈了一个钟头。

余非俄国人,原籍立陶宛,

乃地地道道德国人。

记得小时侯,我们到大公家做客,

大公是我的表兄,带我外出滑雪撬,

吓得我半死。他鼓励说,玛丽, 15

玛丽,可抓紧了哦。接着我们冲了下去。

在山中,你会感到自由自在,心情舒畅。

我经常秉烛夜读。冬天一来,便去了南方。

抓着的是什么样的根,是怎样的树枝

从这堆乱石废砾中长出来?人子啊, 20

真是难以言状,也难以猜着,因为所知道的

只不过是一堆支离破碎的形象,风吹日晒,

枯树毫无凉意,蟋蟀并无慰藉,

干裂的石头亦无流水声。仅仅只有

红岩下一片阴影, 25

(进来吧,赶紧来到这红岩下的阴影吧。)

我要跟你说件事儿,既不同于

早晨,你的影子托在你后面走,

也不同于黄昏,你的影子起来恭迎你,

我要跟你说的是:一撮尘土,惶恐不安之所也。 30

  微风轻抚吹,

  吹到我家乡,

  爱尔兰孩童,

  如今在何方?

“一年前你第一次送给我风信子, 35

他们都管我叫风信子女郎。”

——可当你我从风信子花园回来时,天色已晚,

你双臂抱得满满的,你头发湿湿的,

我难以言表,双眼亦看不见,我

生不如死,行尸走肉,我一无所知, 40

望着光的中心,感觉一片的沉寂。

大海一片荒凉寂清、百无聊赖。

索索斯脆士夫人,一位著名的占卜家

得了重感冒,但仍被公认为

欧洲最有智慧的女人, 45

拥有一副鬼灵精怪的纸牌。她说,这是

你的牌,淹死的腓尼基水手,

(那些珍珠曾是他的眼睛。看!)

这是美女贝拉德娜,岩石之妇,

一位命运多舛的女人。 50

这是拄着三根权杖的人,这是命运之轮,

这是独眼商人,另外,还有这张牌

是空白的,他拿来驮在背上,

不让我看见。那被吊的人

我没找到。担心溺死在水里。55

我见到几群人,绕着圈不停地转着。

谢谢。如果你看见伊诡彤太太,

别忘了说我会亲自把星象图带过去:

这年头人得多长几个心眼啊。

不真之城, 60

笼罩在冬晨棕色的迷雾下,

人群,川流不息,穿过了伦敦桥,哎,这么多

没想到死亡摧毁了这么多人。

随处可以听到短促而断断续续的叹息声,

每个人都把目光聚焦在自己的脚上。 65

到处人山人海,涌上小山,挤下到威廉王大街,

直到圣玛丽•乌尔诺教堂,就在那时

大钟正沉闷死寂般地敲着九点的最后一响。

恰巧我遇到一位熟人,喊住他道:

“史太森!

还记得我们在迈利同舟共济过吗! 70

去年埋在你花园里的尸首,

它发芽了吗?今年能开花吗?

还是说突发的霜冻扰乱了它的花床?

对了,千万要把狗给支开,那是人类之友,

不然他会用爪子把它重新挖出来! 75

你呀,一位虚伪的读者——我的同类,我的兄弟!”

二、 棋弈

她坐的椅子,犹如铮亮的王座

映衬在大理石上,熠熠生辉;镶着一面镜子,

周围镂刻着结果的葡萄藤,

透过蔓藤,一位金光闪闪的小爱神向外窥视, 80

(另外一位则把他的眼睛藏在翅膀下)

使烛台上七枝蜡的火焰

映射到桌上显得更加熠熠;

她的珠宝闪闪发光,

正好与绫罗绸缎箱倾泻出的灿烂光泽,交相辉映。 85

在一瓶瓶开着盖的象牙瓶和彩色玻璃瓶中,

暗藏着她那奇奇怪怪的合成香料,

有油膏的、有敷粉的,有乳液的---真是神乱情迷

各种香味淹没了感官;不过

一股新鲜空气吹进窗台,吹散了气味,徐徐上升, 90

使狭长的烛火显得又宽又厚,

又使烛烟猛冲到雕漆的房梁上,

模糊了屋顶上镶嵌的图案。

一件巨大的木器涂满了黄铜

闪着青绿和橘黄,被彩石怀抱着, 95

在昏暗的烛光映衬下,游着一只浮雕的海豚。

挂在古老壁炉架上的一幅

犹如推窗所见的田园景物,

那是翡绿眉拉变形了的夜莺,是被残暴的昏君

强暴造成的;然而,夜莺在那儿啼叫 100

那神圣不可侵犯的歌声灌满了整片荒漠,

她仍在啼叫,世界也仍在追逐,

“唧咕,唧咕” 唱给脏耳朵听。

还有墙上记述着

有些年代了的枯树断梗;一塑塑凝视的人像 105

倾着身,斜靠着,默默无声,使屋子显得与世隔绝。

楼梯上响着慢慢移动脚步。

烛光下,梳子下,她的头发

散发出点点的火星

闪亮成词句,少顷,又猛地鸦雀无声。 110

“我今晚心情郁闷。是的,很郁闷。陪陪我吧。

跟我聊聊天。怎么沉默不语?说啊。

你在思考啥?想啥呢? 到底什么呀?

我从不知你在想啥。想想。”

我想我们如今栖息于老鼠窝中, 115

死人的骸骨在此丢了精光。

“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是门缝下风吹的。

“那又是什么声响?风在干什么?”

    没什么,什么都没有。120

“你真地 一无所知?一无所见?

一无所记?”

  我记得

那些明珠曾是他的眼睛。 125

“你活着,还死着?难道你脑海里一片空白吗?”

            可是

喔喔喔喔 那莎士比希亚的小调——

如此高雅

如此聪明 130

“如今我该做啥好?我做啥好呢?”

“我真想就这样冲出去,走在大街,

披肩散发,对,就这样。明天我们要干啥?

我们到底该干啥?”

    十点钟供热水。 135

倘若下雨,四点钟找辆篷车。

然后,我们将下一盘棋,

揉揉难以入睡的眼,等着那一下敲门声。

丽儿的男人快退伍了,我说——

直截了当地,我亲口对她说,140

快走吧,要打烊了。

艾伯特要归来了,你得好好打扮下自己啦。

他肯定要问起他留给你的那笔镶牙钱

是怎么花的。他给时,我可是在场的。

丽儿,把牙都拔了吧,换一副好的, 145

我发誓,他肯定说过,“你这样子真恶心。”

连我也觉得,我说,你得好好替艾伯特想想,

他当兵四年,总得找点乐子吧,

一旦你满足不了他,别人总是会的呢,我又道。

她笑道,呵呵,是吗。本来就那样,我说。 150

那我明白该谢谁了,她说着,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快走吧,要打烊了

既然你不喜欢,那就随你吧,我说。

你自己都不在乎,别人还瞎起什么劲儿?

但是,等艾伯特跑了,可别怪我没说啊。 155

你看,你这幅老相,也不害臊,我说。

(她仅仅才三十一岁)。

我也束手无策,她愁眉苦脸地说,

都怨那打胎药,她又道。

(她已有五个孩子了,小乔治差点让了她命丧黄泉。) 160

医生安慰说会好起来的,可我觉得自己大不如从前了。

你真傻,我说。

我又道,假若艾伯特执意那样,你又该如何。

既然不想要孩子,当初又何必结婚?

快走吧,要打烊了

对了,记得那礼拜天艾伯特在家,还烤了火腿, 165

他们请我过去一起吃饭,叫我乘热吃

才香——

快走吧,要打烊了

快走吧,要打烊了

晚安,比尔。晚安,刘。晚安,梅。晚安。 170

拜拜。晚安。晚安。

晚安,夫人们,晚安,亲爱的夫人们,晚安,晚安。

三、火之训诫

帷幕似的河面破碎了:树叶犹如最后的手指

随风飘落最后紧紧抓住潮湿的堤岸。风

掠过棕色的土地,悄无声息。仙女们已悄然而逝。 175

泰晤士河,温柔甜美,缓缓流淌,倾听我歌唱完。

举目四望,河面上早已不再漂着空瓶子,三明治裹纸,

丝手绢,纸板盒,烟头,

或其它夏夜的见证。仙女已悄然而逝。

以及她们的朋友,城里公司董事的公子哥们, 180

也走了,却不留下地址。

坐在莱芒湖畔我不由悲叹哭泣……

泰晤士河,温柔甜美,缓缓流淌,倾听我歌唱完。

泰晤士河,温柔甜美,缓缓流淌,放心,我不会大声,也不会久。

忽觉背后一股冷风吹过,我隐约听到185

一堆堆白骨相互撞击,发出得意的咯咯笑声,从耳边传播开来。

河岸上一只老鼠拖着它那湿漉漉的肚子

静悄悄地爬过了草丛,

而我坐在冬日黄昏的煤气厂后,

垂钓于污黑死水般的河渠,190

冥想起我的皇兄不幸罹难,

和先于他而死的我的父王。

潮湿的低地上白尸体裸露着,

而在干燥低矮的小阁楼上却丢弃着白骨,

任由耗子的脚翻来倒去,年复一年。 195

从我的背后却时不时传来

汽笛喇叭声,是它把

斯维尼送来在春天里与魄特太太会面。

哦,明亮的月光洒落在魄特太太身上

也洒落在她女儿的身上 200

她们在用苏打水洗脚

啊,教堂的圆顶下,听童男童女们的歌声,美妙动听!

嘎吱 嘎吱

唧咕、唧咕、唧咕,

如此粗鲁强暴。 205

特鲁

不真之城

笼罩在冬日晌午棕黄色的迷雾下

尤金奈德斯先生,一位士麦那商人

满脸胡渣,衣袋里塞满了葡萄干 210

到岸价格。运至伦敦:见票即付,

他讲法语一口粗俗地邀我

到伦敦加农街饭店共进午餐

然后到大都会去度周末。

临近黄昏,天地间霎时紫光缭绕,脊背和眼睛215

从写字台上抬直起来,人体犹如引擎

像出租车在悸动地等待,

我,提瑞西阿斯,一位有着干瘪女性乳房的老头,

颤动于雌雄两种生命之间,虽两眼失明,

却在这紫光缭绕的黄昏时刻--- 220

勾起乡思,从海上带水手回家,

看见女打字员到傍晚喝茶时间下班回家,清理了

早点的残羹剩饭,点上灶火,拿出罐头食品。

窗外危险地凉着

她那风干的内裤,映衬着夕阳的余辉, 225

沙发上(夜晚那便成了她的床)堆着

长筒袜,拖鞋,贴身背心,紧身内衣。

我,提瑞西阿斯,褶皱乳房的老人,

感知到这一幕,并预见到了接下来所要发生的---

我也在等待那盼望已久的客人。 230

一位满脸酒刺的年青小伙子,他来了,

他是房地产代理店的职员,两眼色胆包天,

一位下流的人却神采奕奕,自得神气,

好像扣在一位布拉德福德大亨头上的一顶丝绒帽。

他来的正是时候,正如他所揣测的, 235

晚饭吃过,她萌生厌腻而疲惫,

他试着双手抚抱着她给她慰藉,

虽然不受欢迎,却也没受责怪。

兴奋不已且信心满满,他立刻发动了攻势,

四处摸索的手没遇到抗拒;240

他的虚荣心不需要任何的回应,

反而喜欢这一种冷漠。

(我,提瑞西阿斯,早已遭受过

发生在这沙发式床上的同样命运;

我曾坐在底比斯城墙下,245

游走过卑贱的死人群。)

他临走前恩赐似给她一吻,

完了便暗摸着走出房间,而楼梯间却灯光紧闭……

她回头照了一下镜子,

全然没有意识到情人早已离去; 250

脑海中闪过一个模糊的念头:

“谢天谢地,总算完事儿了;完了就好。”

当这位可爱的女人失足做了蠢事,

孤独地在屋中来回踱着,

她习惯性机械地用手整了整头发, 255

然后在留声机上放一张唱片。

“这音乐从河面飘来并流过我身边,”

顺着河滨大道流去,直上维多利亚女王街。

哦,伦敦城,我能隐约听见

在泰晤士下游街道上酒吧旁边, 260

一只曼陀铃奏响出悦耳的幽怨,

以及酒吧内正在午歇的渔贩子们,

发出的吵闹声:因为殉道堂的

墙壁上述说着深奥难懂的

伊奥尼安的灿烂辉煌,白底金字。 265

河上洋溢着

油污与沥青

驳船航漂

激起浪花

红帆张得 270

大而宽

顺风而下,摇曳在巨桅上。

驳船冲刷着

漂浮的木头

驶下格林威治 275

穿过道格斯小岛

  威啊啦啦 咧啊

  哇啦啦 咧啊啦啦

伊丽莎白和莱斯特

划着浆 280

船尾形似

一枚镀金的贝壳

红彤彤和金闪闪

浪花,活泼轻快

激起涟漪,泛到两岸285

阵阵西南风

把钟声的清响

吹向河的下流

白塔

  威啊啦啦 咧啊 290

  哇啦啦 咧啊啦啦

“一辆辆电车和一颗颗积满尘土的树,

海布里赋予了我生命。里士满和基尤

把我毁灭。经过里士满时,我抬起双膝

仰卧在小独木舟的甲板上。” 295

“我脚踩穆尔盖特城,我的心

却在我脚下。那事儿之后

他声泪俱下,发誓‘重新做人’。

我无言以对。我该怨什么呢?

“在马该海滩上。 300

我所能联结的是

虚无和虚无。

一双双肮脏的手,那一片片破碎的指甲。

我们这些平民,卑微的平民,

无所期待,无所盼望。” 305

    啦啦

于是我来到迦太基古城

燃烧吧 燃烧吧 燃烧吧 燃烧吧

主啊,愿您救我出去

主啊,救救我 310

燃烧吧

四、溺水之亡

菲理巴斯,腓尼基人,两周前去世了,

他忘却了海鸥的哭啼,深海里的波涌,

不再眷恋盈与亏。

     海底一股洋流315

低声地剔净他的骨头。一起一落

他历经年迈沧桑和风华正茂

最终走向旋涡。

     外邦人还是犹太人,

啊 当你转动轮盘,朝风向观望时, 320

想想菲理巴斯吧,他也曾像你一样威风凛凛、高大魁梧。

五、雷霆之语

大汗淋漓的面孔被火把照得一脸通红之后

花园呈现严寒般静寂之后

碎石间饱受煎熬之后

呐喊与恸哭 325

响彻于监狱、宫殿,还有春雷

回荡在远山深谷间

他曾活着的如今却已死了

我们曾活着如今却垂死中

稍显镇定 330

此处无水唯有岩石

有石无水,唯有沙路

沙路蜿蜒盘旋于山岭中

山岭到处岩石沙粒却无水

如果有水我们会停歇求饮 335

可岩石间却无法停歇思考

汗是干的,脚埋在沙里

倘若岩石间出水该多好

然这死山满口龋齿,吐不出水来

此地无法站立,无法躺,无法坐 340

甚至山间毫无宁静祥和

唯有声声春雷,舌燥而无力,一点雨也没有

甚至山间毫无闲适安逸

唯有张张愠怒的脸庞从干裂土房的门口探出

讥讽嘲笑、咆哮怒嚎 345

    倘若有水

没有岩石

倘若有岩石

也有水

而且水

是一眼清泉

是岩石间一潭春水

真希望听到水声

不是知了

和枯草的歌唱 355

而是岩石上流淌的水声

还有松林间画眉鸟的歌唱

滴答滴答 淅淅沥沥

可还是没水

一直陪你走的第三者是谁? 360

我数时,总共只有你我二人

可我顺着白马路抬头往前一看

发现总有另一人陪伴你左右

四处溜达,裹着一件棕色斗篷,蒙着头巾

我不知是男是女 365

——然走在你身旁另一侧人又是谁?

是何响声响彻于高空中

像似慈母咕哝的哀伤

那一群蒙面人是谁

涌过漫无边际的平原,踉踉跄跄走进千疮百孔的土地 370

环顾四周,唯有一望无际的地平线

山那头叫什么城

在紫光萦绕中破裂、修复、崩毁

塔楼倾倒

耶路撒冷、雅典、亚历山大、375

维也纳、伦敦

虚幻不真

一位女子拉着她的乌黑直长发

闲拨着丝弦轻声弹奏一曲调

在紫光中一只只蝙蝠挤出婴儿般的脸380

呼啸着,拍打着翅膀

低着头,向一堵熏黑的墙匍匐前行

半空中倒挂着钟楼

敲着熟悉的钟声,报着时刻

此外空水槽和枯井中时时发出声响。 385

在山间一个塌陷的洞中

在幽暗的月光下,草在歌唱

响彻教堂周围塌方的墓地上,

一座空荡荡的教堂,那是风的家园。

无窗,连门也在摇晃, 390

干骨不会伤害任何人。

唯有一只公鸡屹立于树顶上

咯咯咯,咯咯咯

忽,闪电交加。少顷,一阵狂风,微湿沉闷

送来了一场雨。 395

恒河涸陷,树叶枯萎

期盼润雨,乌云密布

聚集于远方,飘过喜马万山。

丛林蜷伏,万籁肃静。

于是雷霆说道 400

哒嗒:我们给予了什么?

我的朋友,鲜血震撼着我的心

勇敢献身,那一下子的勇气

是一辈子的谨慎也难以赎回的405

这就是我们存在之故,以此而活

在讣告中看不见它的踪影

在美好的蜘蛛网般的记忆里也不会闪现

在消瘦的律师开封的密函中也不会呈现

却在我们的空室中灵现 410

哒亚德法姆:我听到钥匙

在门上转动了一下,仅仅只转动了一下

我们想着钥匙,每人在囚室中,

也想着钥匙,一人一间牢房 415

只在夜幕降临时,灵界有传言

死去的科里奥兰纳斯会暂时复苏

哒密阿嗒:船儿欢快地回应着

那熟于起帆摇桨的手

海面风平浪静,你的心灵亦欢快地回应着 420

当融入其中,心跳动着,听命于

那双控制的手

     我坐于岸上

垂钓,身后是一片荒野, 425

我至少该把我的土地整好下吧?

伦敦桥崩塌了 崩塌了 崩塌了

故他跳入炼狱,任由火烧

何时吾化燕子乎——哦 燕子,燕子

阿基坦王子囚禁于钟楼内 430

我拾起这些碎片,加固我的残恒断壁。

因此,你我也唯有如此了。海尔罗尼莫又疯了。

哒嗒。哒亚德法姆。哒密阿嗒。

    善哉,善哉,善哉。

翻译时间:2011.6.20——2011.11.15

汉译本二:

荒原

T·S·艾略特

赵萝蕤 译

“是的,我自己亲眼看见古米的西比尔吊在一个笼子里。孩子们在问她:西比尔,你要什么

的时候,她回答说,我要死。”

(献给埃兹拉·庞德

最卓越的匠人)

一、死者葬礼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荒地上

长着丁香,把回忆和欲望

参合在一起,又让春雨

催促那些迟钝的根芽。

冬天使我们温暖,大地

给助人遗忘的雪覆盖着,又叫

枯干的球根提供少许生命。

夏天来得出人意外,在下阵雨的时候

来到了斯丹卜基西;我们在柱廊下躲避,

等太阳出来又进了霍夫加登,

喝咖啡,闲谈了一个小时。

我不是俄国人,我是立陶宛来的,是地道的德国人。

而且我们小时候住在大公那里

我表兄家,他带着我出去滑雪橇,

我很害怕。他说,玛丽,

玛丽,牢牢揪住。我们就往下冲。

在山上,那里你觉得自由。

大半个晚上我看书,冬天我到南方。

什么树根在抓紧,什么树根在从

这堆乱石块里长出?人子啊,

你说不出,也猜不到,因为你只知道

一堆破烂的偶像,承受着太阳的鞭打

枯死的树没有遮荫。蟋蟀的声音也不使人放心,

焦石间没有流水的声音。只有

这块红石下有影子,

(请走进这块红石下的影子)

我要指点你一件事,它既不像

你早起的影子,在你后面迈步;

也不像傍晚的,站起身来迎着你;

我要给你看恐惧在一把尘土里。

风吹得很轻快,

吹送我回家去,

爱尔兰的小孩,

你在哪里逗留?

“一年前你先给我的是风信子;

他们叫我做风信子的女郎”,

——可是等我们回来,晚了,从风信子的园里来,

你的臂膊抱满,你的头发湿漉,我说不出

话,眼睛看不见,我既不是

活的,也未曾死,我什么都不知道,

望着光亮的中心看时,是一片寂静。

荒凉而空虚是那大海。

马丹梭梭屈里士,著名的女相士,

患了重感冒,可仍然是

欧罗巴知名的最有智慧的女人,

带着一副恶毒的纸牌,这里,她说,

是你的一张,那淹死了的腓尼基水手,

(这些珍珠就是他的眼睛,看!)

这是贝洛多纳,岩石的女主人

一个善于应变的女人。

这人带着三根杖,这是“转轮”,

这是那独眼商人,这张牌上面

一无所有,是他背在背上的一种东西。

是不准我看见的。我没有找到

“那被绞死的人”。怕水里的死亡。

我看见成群的人,在绕着圈子走。

谢谢你。你看见亲爱的爱奎尔太太的时候

就说我自己把天宫图给她带去,

这年头人得小心啊。

并无实体的城,

在冬日破晓的黄雾下,

一群人鱼贯地流过伦敦桥,人数是那么多,

我没想到死亡毁坏了这许多人。

叹息,短促而稀少,吐了出来,

人人的眼睛都盯住在自己的脚前。

流上山,流下威廉王大街,

直到圣马利吴尔诺斯教堂,那里报时的钟声

敲着最后的第九下,阴沉的一声。

在那里我看见一个熟人,拦住他叫道:“斯代真!”

你从前在迈里的船上是和我在一起的!

去年你种在你花园里的尸首,

它发芽了吗?今年会开花吗?

还是忽来严霜捣坏了它的花床?

叫这狗熊星走远吧,它是人们的朋友,

不然它会用它的爪子再把它挖掘出来!

你!虚伪的读者!——我的同类——我的兄弟!

二、对弈

她所坐的椅子,像发亮的宝座

在大理石上放光,有一面镜子,

座上满刻着结足了果子的藤,

还有个黄金的小爱神探出头来

(另外一个把眼睛藏在翅膀背后)

使七枝光烛台的火焰加高一倍,

桌子上还有反射的光彩

缎盒里倾注出的炫目辉煌,

是她珠宝的闪光也升起来迎着;

在开着口的象牙和彩色玻璃制的

小瓶里,暗藏着她那些奇异的合成香料——膏状,粉状或液体的——使感觉

局促不安,迷惘,被淹没在香味里;受到

窗外新鲜空气的微微吹动,这些香气

在上升时,使点燃了很久的烛焰变得肥满,

又把烟缕掷上镶板的房顶,

使天花板的图案也模糊不清。

大片海水浸过的木料洒上铜粉

青青黄黄地亮着,四周镶着的五彩石上,

又雕刻着的海豚在愁惨的光中游泳。

那古旧的壁炉架上展现着一幅

犹如开窗所见的田野景物,

那是翡绿眉拉变了形,遭到了野蛮国王的

强暴:但是在那里那头夜莺

她那不容玷辱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沙漠,

她还在叫唤着,世界也还在追逐着,

“唧唧”唱给脏耳朵听。

其它那些时间的枯树根

在墙上留下了记认;凝视的人像

探出身来,斜倚着,使紧闭的房间一片静寂。

楼梯上有人在拖着脚步走。

在火光下,刷子下,她的头发

散成了火星似的小点子

亮成词句,然后又转而为野蛮的沉寂。

“今晚上我精神很坏。是的,坏。陪着我。

跟我说话。为什么总不说话。说啊。

你在想什么?想什么?什么?

我从来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想。”

我想我们是在老鼠窝里,

在那里死人连自己的尸骨都丢得精光。

“这是什么声音?”

风在门下面。

“这又是什么声音?风在干什么?”

没有,没有什么。

“你

“你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

不记得?”

我记得

那些珍珠是他的眼睛。

“你是活的还是死的?你的脑子里竟没有什么?”

可是

噢噢噢噢这莎士比希亚式的爵士音乐——

它是这样文静

这样聪明

“我现在该做些什么?我该做些什么?

我就照现在这样跑出去,走在街上

披散着头发,就这样。我们明天该作些什么?

我们究竟该作些什么?”

十点钟供开水。

如果下雨,四点钟来挂不进雨的汽车。

我们也要下一盘棋,

按住不知安息的眼睛,等着那一下敲门的声音。

丽儿的丈夫退伍的时候,我说——

我毫不含糊,我自己就对她说,

请快些,时间到了

埃尔伯特不久就要回来,你就打扮打扮吧。

他也要知道给你镶牙的钱

是怎么花的。他给的时候我也在。

把牙都拔了吧,丽儿,配一副好的,

他说,实在的,你那样子我真看不得。

我也看不得,我说,替可怜的埃尔伯特想一想,

他在军队里耽了四年,他想痛快痛快,

你不让他痛快,有的是别人,我说。

啊,是吗,她说。就是这么回事。我说。

那我就知道该感谢谁了,她说,向我瞪了一眼。

请快些,时间到了

你不愿意,那就听便吧,我说。

你没有可挑的,人家还能挑挑拣拣呢。

要是埃尔伯特跑掉了,可别怪我没说。

你真不害臊,我说,看上去这么老相。

(她还只三十一。)

没办法,她说,把脸拉得长长的,

是我吃的那药片,为打胎,她说。

(她已经有了五个。小乔治差点送了她的命。)

药店老板说不要紧,可我再也不比从前了。

你真是个傻瓜,我说。

得了,埃尔伯特总是缠着你,结果就是如此,我说,

不要孩子你干吗结婚?

请快些,时间到了

说起来了,那天星期天埃尔伯特在家,他们吃滚烫的烧火腿,

他们叫我去吃饭,叫我乘热吃——

请快些,时间到了

请快些,时间到了

明儿见,毕尔。明儿见,璐。明儿见,梅。明儿见。

再见。明儿见,明儿见。

明天见,太太们,明天见,可爱的太太们,明天见,明天见。

三、火诫

河上树木搭成的蓬帐已破坏:树叶留下的最后手指

想抓住什么,又沉落到潮湿的岸边去了。那风

吹过棕黄色的大地,没人听见。仙女们已经走了。

可爱的泰晤士,轻轻地流,等我唱完了歌。

河上不再有空瓶子,加肉面包的薄纸,

绸手帕,硬的纸皮匣子,香烟头

或其他夏夜的证据。仙女们已经走了。

还有她们的朋友,最后几个城里老板们的后代;

走了,也没有留下地址。

在莱芒湖畔我坐下来饮泣……

可爱的泰晤士,轻轻地流,等我唱完了歌。

可爱的泰晤士,轻轻地流,我说话的声音不会大,也不会多。

可是在我身后的冷风里我听见

白骨碰白骨的声音,慝笑从耳旁传开去。

一头老鼠轻轻穿过草地

在岸上拖着它那粘湿的肚皮

而我却在某个冬夜,在一家煤气厂背后

在死水里垂钓

想到国王我那兄弟的沉舟

又想到在他之前的国王,我父亲的死亡。

白身躯赤裸裸地在低湿的地上,

白骨被抛在一个矮小而干燥的阁楼上,

只有老鼠脚在那里踢来踢去,年复一年。

但是在我背后我时常听见

喇叭和汽车的声音,将在

春天里,把薛维尼送到博尔特太太那里。

啊月亮照在博尔特太太

和她女儿身上是亮的

她们在苏打水里洗脚

啊这些孩子们的声音,在教堂里歌唱!

吱吱吱

唧唧唧唧唧唧

受到这样的强暴。

铁卢

并无实体的城

在冬日正午的黄雾下

尤吉尼地先生,哪个士麦那商人

还没光脸,袋里装满了葡萄干

到岸价格,伦敦:见票即付,

用粗俗的法语请我

在凯能街饭店吃午饭

然后在大都会度周末。

在那暮色苍茫的时刻,眼与背脊

从桌边向上抬时,这血肉制成的引擎在等侯

像一辆出租汽车颤抖而等候时,

我,帖瑞西士,虽然瞎了眼,在两次生命中颤动,

年老的男子却有布满皱纹的女性乳房,能在

暮色苍茫的时刻看见晚上一到都朝着

家的方向走去,水手从海上回到家,

打字员到喝茶的时候也回了家,打扫早点的残余,点燃了她的炉子,拿出罐头食品。

窗外危险地晾着

她快要晒干的内衣,给太阳的残光抚摸着,

沙发上堆着(晚上是她的床)

袜子,拖鞋,小背心和用以束紧身的内衣。

我,帖瑞西士,年老的男子长着皱褶的乳房

看到了这段情节,预言了后来的一切——

我也在等待那盼望着的客人。

他,那长疙瘩的青年到了,

一个小公司的职员,一双色胆包天的眼,

一个下流家伙,蛮有把握,

正像一顶绸帽扣在一个布雷德福的百万富翁头上。

时机现在倒是合式,他猜对了,

饭已经吃完,她厌倦又疲乏,

试着抚摸抚摸她

虽说不受欢迎,也没受到责骂。

脸也红了,决心也下了,他立即进攻;

探险的双手没遇到阻碍;

他的虚荣心并不需要报答,

还欢迎这种漠然的神情。

(我,帖瑞西士,都早就忍受过了,

就在这张沙发或床上扮演过的;

我,那曾在底比斯的墙下坐过的

又曾在最卑微的死人中走过的。)

最后又送上形同施舍似的一吻,

他摸着去路,发现楼梯上没有灯……

她回头在镜子里照了一下,

没大意识到她那已经走了的情人;

她的头脑让一个半成形的思想经过:

“总算玩了事:完了就好。”

美丽的女人堕落的时候,又

在她的房里来回走,独自

她机械地用手抚平了头发,又随手

在留声机上放上一张片子。

“这音乐在水上悄悄从我身旁经过”

经过斯特兰德,直到女王维多利亚街。

啊,城啊城,我有时能听见

在泰晤士下街的一家酒店旁

那悦耳的曼陀铃的哀鸣

还有里面的碗盏声,人语声

是渔贩子到了中午在休息:那里

殉道堂的墙上还有

难以言传的伊沃宁的荣华,白的与金黄色的。

长河流汗

流油与焦油

船只漂泊

顺着来浪

红帆

大张

顺风而下,在沉重的桅杆上摇摆。

船只冲洗

漂流的巨木

流到格林威治河区

经过群犬岛。

Weialala leia

Wallala leialala

伊丽莎白和莱斯特

打着桨

船尾形成

一枚镶金的贝壳

红而金亮

活泼的波涛

使两岸起了细浪

西南风

带到下游

连续的钟声

白色的危塔

Weialala leia

Wallala leialala

“电车和堆满灰尘的树。

海勃里生了我。里其蒙和邱

毁了我。在里其蒙我举起双膝

仰卧在独木舟的船底。

“我的脚在摩尔该,我的心

在我的脚下。那件事后

他哭了。他答应‘重新做人’。

我不作声。我该怨恨什么呢?”

“在马该沙滩

我能够把

乌有和乌有联结在一起

脏手上的破碎指甲。

我们是伙下等人,从不指望

什么。”

啊呀看哪

于是我到迦太基来了

烧啊烧啊烧啊烧啊

主啊你把我救拔出来

主啊你救拔

烧啊

四、水里的死亡

腓尼基人弗莱巴斯,死了已两星期,

忘记了水鸥的鸣叫,深海的浪涛

利润与亏损。

海下一潮流

在悄声剔净他的骨。在他浮上又沉下时

他经历了他老年和青年的阶段

进入漩涡。

外邦人还是犹太人

啊你转着舵轮朝着风的方向看的,

回顾一下弗莱巴斯,他曾经是和你一样漂亮、高大的。

五、雷霆的话

火把把流汗的面庞照得通红以后

花园里是那寒霜般的沉寂以后

经过了岩石地带的悲痛以后

又是叫喊又是呼号

监狱宫殿和春雷的

回响在远山那边震荡

他当时是活着的现在是死了

我们曾经是活着的现在也快要死了

稍带一点耐心

这里没有水只有岩石

岩石而没有水而有一条沙路

那路在上面山里绕行

是岩石堆成的山而没有水

若还有水我们就会停下来喝了

在岩石中间人不能停止或思想

汗是干的脚埋在沙土里

只要岩石中间有水

死了的山满口都是龋齿吐不出一滴水

这里的人既不能站也不能躺也不能坐

山上甚至连静默也不存在

只有枯干的雷没有雨

山上甚至连寂寞也不存在

只有绛红阴沉的脸在冷笑咆哮

在泥干缝猎的房屋的门里出现

只要有水

而没有岩石

若是有岩石

也有水

有水

有泉

岩石间有小水潭

若是只有水的响声

不是知了

和枯草同唱

而是水的声音在岩石上

那里有蜂雀类的画眉在松树间歌唱

点滴点滴滴滴滴

可是没有水

谁是那个总是走在你身旁的第三人?

我数的时候,只有你和我在一起

但是我朝前望那白颜色的路的时候

总有另外一个在你身旁走

悄悄地行进,裹着棕黄色的大衣,罩着头

我不知道他是男人还是女人

——但是在你另一边的那一个是谁?

这是什么声音在高高的天上

是慈母悲伤的呢喃声

这些带头罩的人群是谁

在无边的平原上蜂拥而前,在裂开的土地上蹒跚而行

只给那扁平的水平线包围着

山的那边是哪一座城市

在紫色暮色中开裂、重建又爆炸

倾塌着的城楼

耶路撒冷雅典亚力山大

维也纳伦敦

并无实体的

一个女人紧紧拉直着她黑长的头发

在这些弦上弹拨出低声的音乐

长着孩子脸的蝙蝠在紫色的光里

嗖嗖地飞扑着翅膀

又把头朝下爬下一垛乌黑的墙

倒挂在空气里的那些城楼

敲着引起回忆的钟,报告时刻

还有声音在空的水池、干的井里歌唱。

在山间那个坏损的洞里

在幽黯的月光下,草儿在倒塌的

坟墓上唱歌,至于教堂

则是有一个空的教堂,仅仅是风的家。

它没有窗子,门是摆动着的,

枯骨伤害不了人。

只有一只公鸡站在屋脊上

咯咯喔喔咯咯喔喔

刷的来了一炷闪电。然后是一阵湿风

带来了雨

恒河水位下降了,那些疲软的叶子

在等着雨来,而乌黑的浓云

在远处集合在喜马望山上。

丛林在静默中拱着背蹲伏着。

然后雷霆说了话

DA

Datta:我们给了些什么?

我的朋友,热血震动着我的心

这片刻之间献身的非凡勇气

是一个谨慎的时代永远不能收回的

就凭这一点,也只有这一点,我们是存在了

这是我们的讣告里找不到的

不会在慈祥的蛛网披盖着的回忆里

也不会在瘦瘦的律师拆开的密封下

在我们空空的屋子里

DA

Dayadhvam:我听见那钥匙

在门里转动了一次,只转动了一次

我们想到这把钥匙,各人在自己的监狱里

想着这把钥匙,各人守着一座监狱

只在黄昏的时候,世外传来的声音

才使一个已经粉碎了的柯里欧莱纳思一度重生

DA

Damyata:那条船欢快地

作出反应,顺着那使帆用桨老练的手

海是平静的,你的心也会欢快地

作出反应,在受到邀请时,会随着

引导着的双手而跳动

我坐在岸上

垂钓,背后是那片干旱的平原

我应否至少把我的田地收拾好?

伦敦桥塌下来了塌下来了塌下来了

然后,他就隐身在炼他们的火里,

我什么时候才能象燕子——啊,燕子,燕子,

阿基坦的王子在塔楼里受到废黜

这些片断我用来支撑我的断垣残壁

那么我就照办吧。希罗尼母又发疯了。

舍己为人。同情。克制。

平安。平安

平安。

年轻时期的艾略特

更多资讯请关注《林苑》公众号

欢迎关注《林苑》(Green Eco-Guild)公众号,是非盈利平台,聚集海内外志同道合的人才,志愿致力于与读者分享中英文诗词、翻译、评论、游记、国内外会讯、国内外博士后资讯等内容。所选文章与内容积极向上,雅俗共赏,既可用于英语语言、文学、翻译教课,又可用于相关学术研究。作为新兴媒体运营平台,积极响应“一带一路”战略和“讲好中国故事”号召,始终保持为祖国正义发声的高度悟性与责任感,通过自身努力,将学科知识与国运国事紧密挂钩,彰显学科的魅力和生机。大数据时代,我们将更多地“脚踏实地”,希冀建立强大的话语体系,为祖国言说,为中国学术话语言说。欢迎关注林苑公众号。如未关注,请手动添加公众号linyuanbangor,或长按并扫描以下二维码,加以关注。谢谢。

长按二维码 > 识别图中二维码 > 添加关注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xjc396
作者xjc396
6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xjc396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