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延光笔下的“魏晋人物”

蓝雯轩 2017-08-11
       卢延光(又名卢禺光)的“百图”系列影响力还是挺大的。他的人物单以线条勾勒,让人印象十分深刻。他也画了许多《世说新语》中的人物,线条简洁、有力,意境开阔,不由得使我回忆起连环画的极盛时期——这或许是最具代表性的中国漫画吧。
 
      郑玄在马融门下,三年不得相见,高足弟子传授而已。尝算浑天不合,诸弟子莫能解。或言玄能者,融召令算,一转便决,众咸骇服。及玄业成辞归,既而融有礼乐皆东之叹,恐玄擅名而心忌焉。玄亦疑有追,乃坐桥下,在水上据屐。融果转式逐之,告左右曰:“玄在土下水上而据木,此必死矣。”遂罢追。玄竟以得免。
                                ——文学第四之一
马融
马融

郑玄
郑玄

        《世说新语》中马融和郑玄的故事简直可以拍电影了,什么师徒之间的嫉妒、预兆、斗法、占卜、仇杀……而且马融这个人生活特别放荡,隔帐对学生授课时,帐后居然全是女乐。这部电影,所有受欢迎的流行元素全有了。
        马融是经学大师,但在数学、历法学上似乎也相当有造诣(古代这些学问都和经学融贯一处),他门下弟子常有数千,郑玄也出自其门下,郑玄学成后名声更大(《世说新语》中有一则故事说他家女佣人都说话文绉绉的),也难怪有这...
       卢延光(又名卢禺光)的“百图”系列影响力还是挺大的。他的人物单以线条勾勒,让人印象十分深刻。他也画了许多《世说新语》中的人物,线条简洁、有力,意境开阔,不由得使我回忆起连环画的极盛时期——这或许是最具代表性的中国漫画吧。
 
      郑玄在马融门下,三年不得相见,高足弟子传授而已。尝算浑天不合,诸弟子莫能解。或言玄能者,融召令算,一转便决,众咸骇服。及玄业成辞归,既而融有礼乐皆东之叹,恐玄擅名而心忌焉。玄亦疑有追,乃坐桥下,在水上据屐。融果转式逐之,告左右曰:“玄在土下水上而据木,此必死矣。”遂罢追。玄竟以得免。
                                ——文学第四之一
马融
马融

郑玄
郑玄

        《世说新语》中马融和郑玄的故事简直可以拍电影了,什么师徒之间的嫉妒、预兆、斗法、占卜、仇杀……而且马融这个人生活特别放荡,隔帐对学生授课时,帐后居然全是女乐。这部电影,所有受欢迎的流行元素全有了。
        马融是经学大师,但在数学、历法学上似乎也相当有造诣(古代这些学问都和经学融贯一处),他门下弟子常有数千,郑玄也出自其门下,郑玄学成后名声更大(《世说新语》中有一则故事说他家女佣人都说话文绉绉的),也难怪有这样一个似真似假的故事流传后世了。不过,马融这个人人品相当不好,郑玄却因淡泊名利被后世之人称道,所以这样的故事绝对是被当时的人深信不疑的。
 
        汝南陈仲举、颍川李元礼二人,共论其功德,不能定先后。蔡伯喈评之曰:“陈仲举强于犯上,李元礼严于摄下。犯上难,摄下易。”仲举遂在三君之下,元礼居八俊之上。
                               ——品藻第九之一
 
蔡邕
蔡邕

        曹操的老朋友蔡邕,严格说来是东汉末年人物。他当然有个民间更出名的女儿蔡文姬。其实言传身教,蔡邕本人是东汉末年的大学问家,尤其是在音乐上造诣极深,焦尾琴的故事流传已久。《世说新语》中还有另一个故事说他亲手做的笛子被孙绰听歌妓演唱时打拍子打断了,引起了同为艺术家的王羲之极大不满。这也可见蔡邕能亲手制作乐器,而后世之人对其乐器何等珍视。
品藻之风在东汉末年就已经极盛,九品中正制确定后就更无以复加。蔡邕学问既高,名声也大,一经品藻就成公论。曹操喜欢的名士实在很少,和蔡邕的感情却非常深,大约也可见两人气度视野的接近吧。
 
        孔文举年十岁,随父到洛。时李元礼有盛名,为司隶校尉;诣门者、皆俊才清称及中表亲戚乃通。文举至门,谓吏曰:“我是李府君亲。”既通,前坐。元礼问曰:“君与仆有何亲?”对曰:“昔先君仲尼与君先人伯阳有师资之尊,是仆与君奕世为通好也。”元礼及宾客莫不奇之。太中大夫陈韪后至,人以其语语之,韪曰:“小时了了,大未必佳。”文举曰:“想君小时,必当了了。”韪大踧踖。
                                ——言语第二之三
孔融
孔融

        让梨的孔融在《世说新语》中结局凄凉,全家被杀。连同两个八九岁的孩子,他的孩子和他一样,小时候就显露出了聪明的个性。但小时了了,不仅是大未必佳啊。
 
         王仲宣好驴鸣。既葬,文帝临其丧,顾语同游曰:“王好驴鸣,可各作一声以送之。”赴客皆一作驴鸣。
                             ——伤逝第十七之一
王粲
王粲

       “建安七子”以王粲为首(刘祯和孔融也是,此外还有陈琳、徐干、阮瑀、应玚)。他和曹丕彼此在文学上心心相惜,死时还是刚立为世子的曹丕率众以“驴鸣”相送,传为一时佳话——只是丧礼上全是驴叫,感觉还真是……
 
       刘公干以失敬罹罪。文帝问曰:“卿何以不谨于文宪?”桢答曰:“臣诚庸短,亦由陛下纲目不疏。
                                ——言语第二之十
刘祯
刘祯

      《世说新语》中没有记录刘祯因何获罪,只说他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有何负疚愧悔感。其实他获罪原因还有些浪漫——曹丕夫人甄氏(就是那个甄氏~~)在曹丕宴请文士之时出来拜谢,座上宾客都俯首回拜,唯有刘祯依然端坐在席上,没有回拜。一向讨厌“狂士”的曹操听说这件事后,就以“不敬”之罪罚他做苦工,多年后才被放出来。
       曹操极力压抑打击的这类“名士之风”,随后越演越烈,若是晚生几十年,刘祯的“倨傲”一定能开竹林之风吧。
 
       诸葛理弟亮及从弟诞,并有盛名,各在一国。于时以为蜀得其龙,吴得其虎,魏得其狗。诞在魏,与夏侯玄齐名;瑾在吴,吴朝服其弘量。
                                 ——品藻第九之四
 
诸葛亮
诸葛亮

       诸葛亮就不要说了,智慧的化身嘛。
 
       何平叔注《老子》始成,诣王辅嗣;见王注精奇,乃神伏。曰:“若斯人,可与论天人之际矣!”因以所注为《道》《德》二论。
                                ——品藻第四之七
 
何晏
何晏

       何晏,魏国著名美男子,仪态潇洒到一出门就能得到仕女们的瓜果鲜花待遇。他母亲是大将军何进的儿媳妇,被著名的“人妻狂魔”曹操看中,做了曹操的妾室,何晏也因此被曹操收养。《世说新语》中说小时候何晏就聪明过人,以至于曹操想收他为养子,替他改姓。没想到七岁的何晏在宫中画了一个方格子,自己坐在中间,说:“这是我们何姓的房子”。曹操于是将其送回宫外(为了保住自己的姓氏,何晏就此失去了在母亲身边长大的机会)。长大后,曹操还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因为这份宠爱,曹丕很讨厌何晏。何晏直到曹爽执政时才有机会出来做官。
何晏服五石散、喜欢玄谈,这两样都开魏晋名流的先河。不过他人品不佳,趋炎附势,当时被人认为是虚华不实的人物。但他在玄学上造诣还是很高的。
 
       文帝尝令东阿王七步中作诗,不成者行大法。应声便为诗曰:“煮豆持作羹,漉菽以为汁。萁在釜下然,豆在釜中泣;本自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帝深有惭色。
                             ——文学第四之六十六
 
曹植
曹植

       被谢灵运认为是天下之才独得八斗的曹子建,纵然才智过人、文笔锦绣、风流不羁,还是在政治斗争中失势,后半生变为失意人,倒也成就了他在文学创作上的才华。人不可能永远停留在昂扬向上,风茂强烈的青年时代,更多要无奈徒劳去对抗和信仰理想的失落。不过,在大多数心里,曹植还是那个“仰手接飞猱,俯身散马蹄。狡捷过猴猿,勇剽若豹螭”的“游侠”吧。
 
      杜预之荆州,顿七里桥,朝士悉祖。预少贱,好豪侠,不为物所许。杨济既名氏雄俊,不堪,不坐而去。须臾,和长舆来,问:“杨右卫何在?”客曰:“向来,不坐而去。”长舆曰:“必大夏门下盘马。”往大夏门,果大阅骑。长舆抱内车,共载归,坐如初。
                                 ——方正第五之十二
杜预
杜预

      杜预的名头不大,但他可是西晋时期少有的文物双全的儒将。不仅都督晋吴边境,也是西晋著名经学家。甚至还参与制定了《晋律》。在今天的《十三经注疏》中,还收录了他的《左传》注本,这也是现存最早的《左传》注本。
      《世说新语》中的杜预,豪侠俊爽,颇有武家风范。据说当时的人们并不是很喜欢他,多半还是和其出身的低贱有关,西晋初期,门阀贵族就已经推崇文弱高冷之美,对“兵家”一类的作风似乎都十分不喜。这并非一个时代的幸事。
 
     陆平原河桥败,为卢志所谗,被诛。临刑叹曰:“欲闻华亭鹤唳,可复得乎!”
                               ——尤悔第三十三之十三
 
陆机
陆机

       在《世说新语》中,南方门阀的代表人物陆机是十分活跃的人物。他出身将门世家,祖父是大名鼎鼎的陆逊。十三岁时,陆机就担任了吴国牙门将军——十三岁啊!
       吴灭时,陆机只有十九岁,由于吴末帝的投降,他没有得到一决雌雄的机会。他忍耐了九年,还是和弟弟北上来到晋都洛阳寻找出仕晋升机会。四十二岁时陆机卷入八王之乱,走完了少年得志却不得善终的一生——这也似乎是那个动荡不安时代的常态。“华庭鹤唳”成为对过去无限留恋的凄惨之音。
 
      晋明帝解占冢宅。闻郭璞为人葬,帝微服往看,因问主人:“何以葬龙角?此法当灭族!”主人曰:“郭云此葬龙耳,不出三年,当致天子。”帝问:“为是出天子邪?”答曰:“非出天子,能致天子问耳。”
                               ——术解第二十之六
郭璞
郭璞

        留在《世说新语》中的郭璞,给人感觉是个“术士”,用今天话说,是个看风水的。他喜欢研究《易经》,精于卜筮,因此很受当时王室和贵族的青睐。结交权贵,似乎自古是中国术士的一条捷径。但和今天这些所谓的“命相大师”不同,郭璞因不赞同王敦叛乱而被杀,在这一点上,郭璞保留了作为文士的基本气节。今天的许多所谓“大师”们,就只能喝郭璞的洗脚水了。
 
       时人目王右军:“飘若游云,矫若惊龙。”
                              ——容止第十四之三十
 
       王右军与谢太傅共登冶城。谢悠然远想,有高世之志。王谓谢曰:“夏禹勤王,手足胼胝;文王旰食,日不暇给。今四郊多垒,宜人人自效。而虚谈废务,浮文妨要,恐非当今所宜。”谢答曰:“秦任商鞅,二世而亡,岂清言致患邪?”
                                    ——言语第二之七十
王羲之
王羲之

       书圣王羲之比起上述人物,在《世说新语》中最为活跃,几乎随处可见他的痕迹。大约和琅琊王氏的出身以及他本身很符合魏晋风度的审美标准有关吧?但王羲之除了长得帅,书法水平高,兰亭雅集品味高雅之外,倒也有那个时代不多的几分清醒。认为“谈废务,浮文妨要,恐非当今所宜”。谢安心里也清楚这一点,不过他执政的重心在于调和均衡各方势力和关系,所以也不能背离时代的风尚——毕竟,以他一人之力,也无法力挽狂澜。
       王羲之虽然观点如此,但终究艺术家气质更浓些,实际上他也不能算是个实干者。人们更多的还是记住了他《兰亭集序》。

其余几位魏晋人物:
东汉末年著名哲学家仲长统
东汉末年著名哲学家仲长统

《三国志》作者陈寿
《三国志》作者陈寿

前秦时的女经学家宣文君
前秦时的女经学家宣文君

    
    卢延光在《一百儒士图》的后记中说,随心境为不为造物役,是中国文人画的精神所在。这何尝不是魏晋风流的精神。卢延光说自己是怀着崇敬之心画这些儒士的,他们的气节、情操、事业中沉淀着民族灵魂。或许这样的使命感,支撑了魏晋风流,也支撑着今天的我们。
       
      (本文所有图片均来自于《中国一百儒士图》,岭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绘图作者卢延光。仅供分享交流用)。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蓝雯轩
作者蓝雯轩
28日记 9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蓝雯轩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