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0

钟志鸿 2017-08-11

《日瓦戈医生》看完了,在看到日瓦戈生命终结的时候我心底竟有了一些同情和共鸣。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容易被各种思想洗脑,看一种思想要调整一下对世界和人的看法。没想看小说也会这样,我会对主角产生认同,潜在地去经历他的人生。 我一直有很强的攻击性,但对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发泄点。每当我开始说什么什么不好的时候,我的超我就会跑出来惩罚我,指责我做错了。我分不清对方真的没做错,还是我的超我并不允许我向外攻击。多数时候,我只能攻击自己,否定自己,这就是为什么会抑郁。 日瓦戈医生十岁丧母,父亲好像也没活多久,经历了俄罗斯最动荡的几十年。生活世界的规则一直在变化,重要的是变化的过程一直在迫害人的生存,特别是迫害人的灵魂。当一个人有自己的思想的时候,他跟他的世界就有了冲突的可能。说起来也许可笑,但我潜意识需要的也许就是那样一个时代和环境,我能痛恨它或适应它。我的内在跃跃欲试的攻击性找不到任何目标,总觉得生活中不能找到。当然,这都是内心的自我设限,说找不到这句话我就想起了对抗性的运动。想起篮球的单挑,想起了高中他们玩拳击,我有不敢加入的情绪。 我既需要表达攻击性,又怕参加攻击。一开始想到的是怕被打,但又想起精神分析的说法,我其实是害怕把对方打死或打残之类,这太强烈的攻击性会把对方淹没,后果我承担不了。这也许就是超我的模式,后果是可怕的。同时又想起上次在连城玩台球,多少也有些对抗性。当然大家都玩得很谦和,其实都在避免对抗。我更是没有想要努力获得成功,有些无所谓在玩。不过口头上一直说我要赢了,这算是一种象征意义的代替吧。 也许在我人生中,对抗性的表达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我一直渴望能参加什么竞争,但又一直害怕参加竞争。害怕失败,也害怕成功,害怕攻击性把自己和对手淹没,害怕破坏关系。这么多年好像很少出现那种单对单的pk,我玩游戏总喜欢那种有排行榜,然后一个一个去超过别人。不选择正面的对抗,委婉地进行。竞争是要的,怎么以适应社会的方式,怎么以更为升华的方式是我需要去找到的。同时,也应该慢慢去找到单对单的合理竞争模式。 以前一起备考,写过每周计划,我常常有很大的阅读量或任务。很难讲没有炫耀或要超过别人的心态,但这并不在意识层面。像我说我看了多少书,最近想看快之类,都会使我觉得这会不会压制到别人,使别人不舒服。为什么我会觉得这是比人好的表现,给人带去不舒服的感受,也许潜意识本来就是想超过别人。 自古文人相轻,也有文无第一的说法。不知道是不是投射,总觉得一些写东西的人多少有些互相看不上。有时又表现得很恭维,实在难以辨别。常希望生活能有些良性的竞争,我总觉得男人的力量缺了对抗这一块是不够的。所以也总觉得自己不足,需要又害怕。突然想起自己慢慢不愿意跟别人走得太亲密,或者亲密的同时也希望有一些距离。 以前宿舍夜聊,有时讲到一些问题,跟福顺的观点会有不同。明明就是差异很大,他不愿意进行辩论,他就不说话或表示你说的也可以。这会让我觉得关系阻碍了思想的碰撞,很难得思想有差异,撞一撞才可能产生新的东西,或者使对的更坚定。有时我的语气可能会对抗性多一些,我以为关系更好便可以更多地暴露这一面。我也多次表达男人之间需要碰撞,但他所秉持的就是在关系中有更多包容性的东西。 想到竞争也有个不好的地方,有人赢就有人输,有人被肯定就有人被否定。怎么样能避免这负面的影响,如果能把一定程度的否定化为恰到好处的挫折。科胡特认为人需要许多的恰到好处的挫折来实现成长,这样的挫折不会造成创伤,但又是我们所需要的。一个婴儿要摔倒多少次才能学会走路,如果没有摔倒没有挫折,他对于世界对于大地的认识就会很抽象,将来摔的跤可能就是致命的。 越来越觉得自己缺少太多生活经历,对于所设想的这一切,最好就去经历个几十几百次,直到形成适合自己的模式。光想只能满足一下幻想而已,我需要一点生活的波浪,需要被卷走拖走。自己是不太可能主动跳到河里的,又觉得要是太汹涌,可以一辈子不懂还是一辈子不懂好了。 之前看过一篇文章讲自我成长的,说到三种成长方式。一种是找个稳定的咨询师,连着做个几年的自我探索把自己研究个透,不断整合。一种是所谓的阅人无数,去认识去碰撞无数不同的人。第三种是去看经典的小说,被时间淘汰过的经典小说多数能反映人类内心的一些东西。里面的角色很可能就经历着你的困惑,又或者各种潜在的困惑。他们做出了选择,经历了一些可能性,这都能给我们带来思考和启发。 我很喜欢看不同的人生经历,感受他们从生到死,有些连着几代。感受到这种生命历程的转变和世代的更替,每次从故事里出来再看看自己就有些恍惚。像日瓦戈只活了四十年左右,可是他的故事却有那么长。在时代面前,我们多大程度能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的破碎比想象的要容易得多。有一次日瓦戈骑马回家被游击队掳走,被迫当了游击队的队医,家人还以为他死了。感受一下这样的时代,感受一下不同的时代和生命,也许能使我们认清我们到底要什么,或者什么是更珍贵的。 我发现我对人生的意义和伟大越来越怀疑,也越来越悲观。实在太过渺小和脆弱,但又想矛盾的一体性,在相信人生本无意义的同时,又相信人可以创造自己的人生及其意义。可还是有悲观的一面,多数人并没有意识到是自己在创造自己的人生,没有担负起做自己主人的责任。我现在是处于自己没勇气,还说别人没勇气的阶段,大概是投射吧。 08.11晨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钟志鸿
作者钟志鸿
97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钟志鸿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