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尘世漂泊的那些流浪诗人

默爵 2017-08-11

在我的民谣歌单里,总会有这么几首歌,经常低吟,闲暇时,也会拨弄三两下琴弦。

一首是来自周三的《一个歌手的情书》:

一个歌手的情书

每次在触摸歌词的时候,好像闭上眼睛,再睁开就能看到一个“三哥”。在周三的故事中,在他还还未曾在节目中把导师唱哭,歌曲也未能被熟知的时候,我第一次听起它是在一个流浪故事的记忆里,那个故事的名字就叫《一个歌手的情书》。故事里看到的周三和后来节目中一样,羞涩憨厚,反而是那个故事也同样是这首歌中的女主人,她的样貌却比我想象中的漂亮、温柔,一点也看不出来是那个“跳墙私奔”活得像风一样的女子。记得在电视首播看到的时候,我端起吧台的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朋友茫然的看着我,我说了四个字:苦尽甘来。

另外一首歌,是雷子的《让我偷偷看你》:

让我偷偷看你

不知道听过赵雷的人中有多少听过这首歌,也不知听过这首歌的有多少听说过那个美好的故事,来自一个孩子的遗愿,也是来自几位歌手对天堂的祝愿。相较于众多民谣歌手中,赵雷声音里的情调能够很明显的识别,那是一种向着屋顶的声音,屋顶上一直会落着一株喜鹊,在听他弹着吉他,那是一种理想的过活,他的确也是这样的。小众的赵雷,简单的名字更多的是一个流浪者的身份,身边一直会有一把吉他相伴。

喜欢这些歌者,给我们带来冥思的向往,单是想象着那样的生活,内心也是足够泛起涟漪的。有时候很矛盾,希望他们能有更多的人关注,同时也会希望默默守护着他们,不喜欢被红遍,就像藏在心底的秘密被一个个揭穿。

每一次路上的车窗内,都会播放齐秦的《张三的歌》:

张三的歌

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拉萨一个盘山公路的下山途中,开着车窗,迎着风,伴着山顶的诵经声,它就在一份不知名的歌单中这么突然的跳了出来,清晰的歌词,如同刚刚诵读的经文,明净而悠远,飘散在伸手可以触摸到的蓝天白云之下。后来偶尔在大街小巷的接头,从一些卖唱的歌者中断断续续的听到其中的歌词,总是觉得会有一种束缚,好像它就应该生长在更广袤的世间,或心田。有些歌,像某些遥远的思绪,适合吟读,适合流浪。

最近每个早晨,伴随还未睁开的那惺忪双眼的,是“民谣故事”前几天所推荐到的文章联想到的一首歌——莱昂纳多·科恩的《I'm Your Man》。这首作品发表自1988年的专辑歌曲,每一句辞藻就现在看来依然充满隐喻:

I'm Your Man

之前对莱昂纳多的了解只是耳闻,李健在《我是歌手》演艺时的极力传颂,也只是多听了几首类似曲风的曲目。后来看到文章推荐的同名书籍,用一周的时间读完,感觉自己从上世纪30年代穿越至今,感受了一个作家与游吟歌者的结合。

在很多采访中,他从未称呼自己为诗人,他认为那应该“盖棺而论”,如今他当之无愧。他的事迹被很多人熟知,伴随的头衔也很多,同样当之无愧的,便是作为“流浪者”的身份,游历在世界各地。打破了太多出生时的身份与信仰的标准,历经了每一次新鲜的尝试与挑战,接受灵魂一次又一次的升华和洗礼。就像他特有的优雅而幽默的嗓音一样,总会不经意让我们窥视到时间深处的记忆,捕捉到一些灵魂颤动着的细微痕迹,但这丝毫不会影响我们沉溺在他歌声中的美丽。

在尘世漂泊的这些流浪诗人,每一个都带着超重的灵魂,因此走得异常缓慢。听每一首他们的歌谣,便是对灵魂的一种诵读,如同琴弦下的每一个音符,深邃而悠扬。

记于

2017.7.19日午后

首都图书馆·四层阅览室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默爵
作者默爵
1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默爵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