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故乡

呆米 2017-08-11

我,生在太湖之滨的城市,从我对故乡这个词语有认知开始,我就以为我会在这个小小的城市从生到死。那个时候的东南西北门走一圈都花不了多少时间,对于每条街道都是无比熟悉。

要上大学的时候,想想总得出去转转,几年再回来,于是乎来到南京,不晓得就这么一直呆着呆着十来年就晃过去了。故乡很近,回去却很难,即便回,也是来去匆匆,因为有家有口,便不再是一个人自由奔走。可能也是因为这点距离,故乡变成了一个美好的梦。每次回到家乡,听到熟悉的乡音,觉得每个毛孔都是舒服的。南京到家不过是一百七八十公里,但不管从饮食还是语言都觉着是天南地北。

记得打小就跟着外婆去菜场,我特别喜欢看卖豆腐,看着老板一层层地揭开纱布,最后托着洁白的豆腐,有一种打开宝贝的感觉。买完菜若是春天,便跟着老太太们挖马兰头,挖荠菜,再过一两个月家家户户都吃蚕豆,孩子们跟着剥蚕豆。夏天呢,城里大群孩子跑着玩,有时候煮一大锅盐水毛豆,晚上邻居们搬着小凳子小桌吃着西瓜,摇着扇子扯扯闲篇,乡下的男孩子大概会去游泳钓龙虾,还有好吃的杨梅和水蜜桃。秋天,我会和外婆去惠山看桂花,冬天去梅园看梅花,正月里还有灯会。一年四季,都有我盼望的东西,即使年复一年但是从未觉得有丝毫厌倦。

现在每每回家,但凡有时间我就去市里最大的菜场,买一堆菜,蹄筋,百叶,笋...拎到手都发紫,然后放在后备厢带回南京、冬天的话起码能吃一个星期。老公说你这何必呀,大白菜南京没的卖吗,比我们那超市还贵呢,我说你不懂你不懂。

这几年的时光,真的就像前人说的如白驹过隙,也许是一切一切变得太快了。路变多变宽了,城市不停地扩张,回到老早以前住的地方,好多小时候熟悉的面孔已不在,岁月早就爬上当年青春的脸庞,而那些小时候叫着阿公阿婆的陆陆续续地去了另外的地方。看到那些从前保留下的东西,我心里总有一种感动,感动得想哭,心里默默地说老朋友你还在,真好,真好。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呆米
作者呆米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