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凤姐眼里“鸳鸯素习是个可恶的”?

石板栽花 2017-08-11

在凤姐眼里“鸳鸯素习是个可恶的”?

白先勇先生在细说红楼时,将庚辰本与程乙本作了对比(详见https://www.douban.com/note/627607986/),我自认为受益良多,尤其是让我这样初习“红楼”者多了可资思考的靶的。在提到《红楼梦》第四十六回凤姐评价鸳鸯时,白先生认为庚辰本中“鸳鸯素习是个可恶的”表述,不如程乙本的“鸳鸯素习是个极有心胸识见的丫头”这种表述合适。理由是:凤姐不但跟鸳鸯关系不错,而且对她还有敬佩之心,说她“可恶的”似乎不恰当。查了一下周汝昌等人校订的《石头记汇真6》(海燕出版社2004年版,第13-14页)得知,各古抄本在这点上都与庚辰本的表述一致,仅“梦觉本”是这样表达的:“鸳鸯素习是个惹不得的人”,这个表述虽有异于其他抄本,但意思却差不多,即鸳鸯在凤姐眼里即便不是“可恶的”,也是个负面评价。接下来就是“程甲本”中出现的跟“程乙本”的相似的表述,显然“程乙本”在这点上跟“程甲本”有继承关系。

其实不仅“程本”的修订者觉得“可恶的”表述不妥,因而改成了“极有心胸识见的”,今天的某些红学家也在凤姐对鸳鸯的这一评价上有担忧。比如周汝昌老先生在这点上特地给了个按语:“‘可恶’,北语。读如‘可勿’,倔强、不随和、个性强,贬中有褒。”此按语也出现在他的《红楼梦·八十回石头记:周汝昌精校本》(海燕出版社2004年版,第594页脚注)中。显然,老先生不想让人觉得凤姐的这个评价是带贬义的。无独有偶,蔡义江先生在这点上也进行了注解:“可恶的——这里是捉摸不透的意思”(见蔡义江校注《红楼梦》,浙江文艺出版社1996年版,第595页),虽然,就这个解释我们也不能说凤姐的评价就是正面的,但负面的效应显著减轻。可见,蔡先生也是不想让读者认为凤姐是在恶评鸳鸯。最值得关注的是由中国艺术研究院红楼梦研究所校注的、本以庚辰本为底本的人文版《红楼梦》对此的表述已由1996年前的第2版中的表述:“鸳鸯素习是个可恶的”修订为2008年第三版中的表述:“鸳鸯素习是个极有心胸识见的丫头”,显然,第三版的修订在这点上采用了“程本”的表述。

这就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凤姐就不会给予鸳鸯以恶评?我觉得未必;庚辰本没有坚持《红楼梦》作者的原笔原意是不对的。且不说红学家们已对“可恶的”这个表述作了偏褒义的解释,但人文社第三版的修订还是说明:大家都和白先勇先生一样,不认为凤姐会给予鸳鸯以“可恶的”评价。在我看来,即便“可恶的”在凤姐这里完全是贬义的,也说得通。

我们知道凤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在第六十五回里,作者借贾琏的小厮兴儿之口就评价过王熙凤:“嘴甜心苦,两面三刀;上头一脸笑,脚下使绊子;明是一盆火,暗是一把刀:都占全了。”由此可见,凤姐表面所行的跟她心里所想的往往不是一回事。凤姐无论跟谁相处,关系的好坏是取决于贾母和王夫人的意志。她和秦可卿关系扳厚,那是因为秦氏是贾母“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她之所以敢作践赵姨娘,当然是因为有王夫人撑腰。鸳鸯是贾府中的丫头王,不仅因为她是贾母调教出来的,深受贾母信任,以至贾母“离了鸳鸯,饭也吃不下去的”(第四十六回),最关键的是,很多事要想通过贾母得先通过鸳鸯,因为老太太听鸳鸯的话。李纨就这样说过:“老太太屋里,要没那个鸳鸯如何使得。从太太起,那一个敢驳老太太的回,现在他敢驳回。偏老太太只听他一个人的话。老太太那些穿戴的,别人不记得,他都记得,要不是他经管着,不知叫人诓骗了多少去呢。那孩子心也公道,虽然这样,倒常替人说好话儿,还倒不依势欺人的。”(第三十九回)

虽然,李纨这样诸事不管的人,鸳鸯的“公道心”让她赞许,但对于凤姐这个荣府当家人,鸳鸯的公道心未必不是她行使自由意志的某种障碍,至少她行为处事时要考虑着贾母的意思,还得考虑到鸳鸯的想法。事实上,贾母很多事情上虽不躬亲,她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的呢,显然是通过她身边的这个大丫头了。在第七十一回里凤姐被她婆婆邢夫人弄得没脸而大受委屈,鸳鸯就将事情来龙去脉告知贾母,虽然这一告知对凤姐是有利的,但如果是不利于她的事被告知了呢?也就是说鸳鸯可以成她的事,也可败她的事。从心理上来分析,首先,鸳鸯仅仅是个奴才,有时却拥有了比她这个主子还要体面的地位,对于凤姐来说,那定是令她讨厌的一件事。其次,作为主子,她经常不得不记挂着一个奴才的人情,比如在第七十四回里贾琏想将贾母的一些梯己东西拿出去借当点银子,便是通过鸳鸯,事实上,在平儿看来,鸳鸯的“私情”是看凤姐的面子。这种老是要欠奴才的“人情”的事,对于一个主子来说,当然不是件愉快的事。第三,正如红学家们解读的,鸳鸯是个令人捉摸不透的人。一个让人看不透的人,为自己可能会争得点所谓的尊严,也往往会令人心生一点敬畏,但对于一个令主子看不透的奴才,那只会令主子心生厌恶。所以说,凤姐对鸳鸯有厌恶之情即便不就这件事,在其他事上也可以说得通的。既然这样,再加上红学家们的偏褒义的“解释”,非要将凤姐对鸳鸯“可恶的”评价改成“极有心胸识见的丫头”就显得毫无必要了。(文/石板栽花 2017年8月11日星期五)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石板栽花
作者石板栽花
11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石板栽花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