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rhard Richter的模糊画——世上是否存在虚构回忆的方法?

毛球塞 2017-08-11
来自话题 逛博物馆

Gerhard Richter | 油画 2017夏摄于布拉格

有Gerhard Richter 名字出现的场合,常常伴随“现今在世的最伟大的艺术家”或者“真正纯粹的创作者”等一系列光芒万丈不可正视的修饰,然而艺术作品的体验终究属于私人感受,在这里写下的东西都也只是我个人管中窥豹得出的结论,希望将自己从他作品中感受到的美好尽力传达出去。

花 1994

在Gerhard的各种风格中,他的模糊画始终让我惊为天人。记得第一次拿到宣传册去看他的展览,还以为是一位新晋摄影师。他这些失焦,色彩细腻,明暗柔和的油画正是当下追求复古胶片摄影流行趋势,抓住的是在科技高速发展下对日新月异的生活环境感到彷徨而怀念儿时和老一辈平静日子的一代人。

Gerhard说,我不是在模仿,我是在制造一张照片。然而照片留住的是真实存在过的东西,制造一张照片,更像是面对他的观众,去虚构一件未曾发生过的事。人脑总是在回忆时擅自启用美化,删删减减或加上一些莫须有的内容和光效,使已经发生过的人事物显得格外和蔼可亲。当我站在空旷的展厅,面对Gerhard笔下宛如作梦般朦胧感性的人像时,想起一个女性朋友,她喜欢了多年的人对她很糟,苦苦支撑那么久后还是被压垮了,几年后再提起,渣男似乎也没那么坏,放佛提出分手后哭得天都要塌下来的不是她,一副哀伤又隐忍的样子,很让人心疼。大多数人相信未来不会变好的悲观是建立在无法预知未来的事实上,而怀旧的快感恰恰来源于深知发生过的就是发生了,而过去的再也不会回来。Gerhard的模糊油画非常贴近人类回忆时的脑内投影,还原了【以平静而悲伤的目光回忆过往】时看到的景象。

苹果树 1987

花 1992

喜欢沉溺于对过去事物的怀想并非是一件难以启齿的恶习呀,因为对于已经知道结局的事不会有不确定性带来的不安感,即使痛苦的回忆也能以隔岸观火的平静来面对。更何况沉浸其中的时间可以稍稍逃避现实,不妨把它当作如喝茶,读小说一般的消遣。

Gerhard的创作生涯大半在杜塞尔多夫度过,这座城市对他的意义应当有所不同。我曾停留过短短半月,记忆中留下的印象与观其油画的最初感受不尽相似。只记得每天坐大巴经过莱茵河的样子了。脑袋靠在车窗玻璃上,一边望着波光粼粼的水面,一边听谢春花的借我,什么都不用担心,什么都不用想。我也喜欢怀念那些悠闲又快乐的时光。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毛球塞
作者毛球塞
8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毛球塞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