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目的地_猫岛 2017-08-11
        我忘了我第一次拥有这种感觉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场景了,但是我发誓,这次是有史以来感受最深的一次。很多人在岁月中都有过这种被外人称为“过于敏感”的误解经历,这种误解,常常带给我与以往不一样的思考视角。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姥姥家了。因为我们家不受姥姥姥爷的待见,聚的少了还好,总算是能混个和气收席的结果。一旦亲密相处的时间长了,便会发生各种莫名其妙的吵闹争端。
        这次我回姥姥家,是因为姥爷的身体不太好了,突然觉得要回去看看。
        上次这样独自前往姥姥家,是在小学的时候了。那时候的我心宽胆肥,什么琐事都愁不了我,什么事情也不怕,也从来不放在心上。隔着一段时间,我还曾在姥姥家住过几个晚上。但随着舅舅的孩子出生,“亲孙子不如亲外孙”的陈旧奇怪想法,也彻底结束了我童年时代与姥姥姥爷难得的几点有趣回忆。这次我已经是大学毕业了,对姥姥姥爷的印象,还停留在半年前的大年初三。
        姥爷的腿,已经动不了了,据说是空调开得太猛了。舅妈拿着热毛巾一遍一遍给姥爷敷着。我没能想到能看到这样的一幕。
        舅妈年轻的时候和姥姥很不对付,她们之间的状况,要比别人家的婆媳关系更严重一些。姥姥在很多事件中,时常也是扮演着一个坏婆婆不...
        我忘了我第一次拥有这种感觉是在什么时候什么场景了,但是我发誓,这次是有史以来感受最深的一次。很多人在岁月中都有过这种被外人称为“过于敏感”的误解经历,这种误解,常常带给我与以往不一样的思考视角。
        我已经很久没有回去姥姥家了。因为我们家不受姥姥姥爷的待见,聚的少了还好,总算是能混个和气收席的结果。一旦亲密相处的时间长了,便会发生各种莫名其妙的吵闹争端。
        这次我回姥姥家,是因为姥爷的身体不太好了,突然觉得要回去看看。
        上次这样独自前往姥姥家,是在小学的时候了。那时候的我心宽胆肥,什么琐事都愁不了我,什么事情也不怕,也从来不放在心上。隔着一段时间,我还曾在姥姥家住过几个晚上。但随着舅舅的孩子出生,“亲孙子不如亲外孙”的陈旧奇怪想法,也彻底结束了我童年时代与姥姥姥爷难得的几点有趣回忆。这次我已经是大学毕业了,对姥姥姥爷的印象,还停留在半年前的大年初三。
        姥爷的腿,已经动不了了,据说是空调开得太猛了。舅妈拿着热毛巾一遍一遍给姥爷敷着。我没能想到能看到这样的一幕。
        舅妈年轻的时候和姥姥很不对付,她们之间的状况,要比别人家的婆媳关系更严重一些。姥姥在很多事件中,时常也是扮演着一个坏婆婆不是恶婆婆的角色。姥姥有两个儿子,在她看来没有一个是能入得了眼的。可是,老了老了,两个自以为傲的儿子却没有一个留在他们身边陪着安度晚年。三个孩子协商的结果,便是一个要带着姥爷去新疆,一个砸钱给姥姥让她留在本地好好生活养老。从外人角度来看,大家的关系不是僵的那也多半是硬的,而且又多年都没有来往了。舅妈从新疆飞回来,伺候老人的身体,颇让我感到有些意外。
        但是我不能表现出来。
        我明显感觉到姥姥姥爷服输了的态度。我很少能看见姥姥笑着说着拉着舅妈聊天。很难得的,也会找我说上两句。记忆中的姥姥姥爷是铁青着脸的,而当下,我可以在他们的身旁闻到春天的花香。
        舅妈一遍又一遍拿着热毛巾敷着姥爷的腿,既沉默又仔细。
        晚上姥姥留我们吃了饭。
        平日里姥姥是不太做饭的,都是姥爷主厨。姥爷确实是能烧得一手好菜,这是过年时候我们这些人聚在一起一直熬到晚上八九点再道别的最大动力。然而姥爷生病了,腿不利索。姥姥说着要去做饭,舅妈却一边拦着,自己围了围裙进了厨房。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与我记忆中的那些往事联系起来,突然有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就像是谁重新改写了我的代码,打乱了我的认识和理解,重新编译成现在眼前的场景。
        后来,舅妈开车送我回了家。
        舅妈在这里待了几周,等到姥爷身体好了,就又飞回了新疆。但对于到底带不带他们走,这件事也是只字未提留了“悬案”。两位老人家还是挺想着跟着两个儿子去享福的,毕竟重男轻女的想法也是跟着他们一辈子了,不想留在我父母的身边。
        我跟我妈说了姥姥姥爷服了输,却至今被当做笑话看待。他们不信。然而我却真的从这次的探病中,读到了姥姥脸上那种不得不低头的神情。或许也是姥姥姥爷的下巴抬得太久了,再等他们有心去改垂视为平视的时候,我们已经习惯不去抬头注意他们了。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目的地_猫岛
作者目的地_猫岛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