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泪顺着脸无拘无束地淌了下来

幽山空谷中 2017-08-11

  洁把福宝搂在怀里,我想起那些天,福宝总是叨咕着姐姐要过生日的话。虽然,他们是被上帝咬过的苹果,有了缺陷,但是他们也同样是心地纯白的天使,或者,在他们的世界里,爱和恨都更简单直接些,你对他好,他就会对你好。   

我悄悄擦去腮边的泪水,想起田田,也会有人像亲人一样爱他吗?我跟浩去孤儿院做义工,我努力把对田田的爱播撒出去,希望能够为身在某一处的田田换取同样的爱。夏天来时,女儿和老公都加入到义工的大军中来。那段日子,我们仍总是说起田田。我不再歇斯底里认为他遇到坏人了。女儿说:妈,你的世界里的善是不是多了很多?我仔细想了想女儿的话,认识洁这段时间,我真的少了很多抱怨,可以用温暖的目光看这个世界了。   

我开始学着建一家智障亲属网站,等田田回来,我再不把他藏在家里了,我要带他多交几个朋友。我的未来一定是和田田在一起的。偶尔还会收到有关田田的线索,我从不放弃哪怕一点点希望。那天清晨,我接到白洁的电话,她颤着声音说:大姐,福宝的妈妈说,离他们村四十里的集贤镇边上的一个村子里,收留了一个叫田田的孩子,她去看了,跟你寻人启事上的照片一样。我的泪顺着脸无拘无束地淌了下来,我知道,那些善良的种子,终于开了花。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幽山空谷中
作者幽山空谷中
235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幽山空谷中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