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识的界限在哪

li 2017-08-11

记得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讲在节目《谁能成为百万富翁》里,有个人一路过关斩将,回答到了最后,而最后决定胜负的一道题,竟是人人都知道的一道常识性问题。观众们都觉得胜利一定属于他,可这个人却卡了壳——他不知道答案,当然,他还有一次场内求救的机会,可是没有人告诉他正确答案,因为人人都觉得这是个常识性问题,连这个问题都无法回答的,怎么能有资格拿下胜利奖金呢?

何谓“常识”,即人们认为活到这个岁数,理所应当具有的知识,你若不具备这个知识,你便会被挖苦为: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真是枉为人。可是你所认为的常识,在别人那真就是常识吗?当然,太阳东升西落是常识,人有生老病死是常识,这也侧面反映出,我们认定的常识是人人(至少大部分人)都经历过的,并且习以为常的。而有些常识,是我们随着年龄的增长所了解到的,比如初中生眼中的常识可以成为小学生用来夸耀的资本,中年人眼中的常识可以开拓年轻人的眼界。在这种属类的常识中,尚小的人不懂较大的人所谓的常识也无可厚非,毕竟谁都有年轻的时候,我们不应该因为年轻就被嘲笑,因为知识储备尚不完备就被挖苦。但除上两种之外,还有一种常识,是人在特定生活场景下衍生出来的,你我生而不同,你在书香世家,而我从小在外野惯了,你懂书内的“常识”,我懂野外的“常识”,我们本不相干,可你若要以你所长取笑我的短处,这就不能答应了。

高中时我有一个好朋友,她经常在网上看很多视频,眼界比我们开阔,在一些别人望而生畏的话题上能讲的头头是道,可当我在一些问题上露出了不解之情时,她便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说我被保护得太好了,不食人间烟火,甚至慢慢上升到“我是一个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在家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这样一个地步,每每这样,我都会不好意思地笑笑,可心里却在纳闷,我不知道这些我就错了吗,就要被全盘否定吗?直到有一次,她和我们班一个爱好写信的女孩同桌,我坐在那个女孩的旁边,中间隔着一条小巷。一天,那个女孩正要寄信,拿出她的邮票,我好奇地索来看看,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多张,不是一封信贴一张吗?因为我印象中的文艺图片都是这样的。她笑了笑说,当然是根据信的重量来啦。我很惊奇,继而问道,那岂不是一封很重的信要贴满了邮票,这要怎么贴啊?这时,我那个好朋友说道:你不要和她说啦,她不食人间烟火的啦。说罢,她俩便一同笑起来,留我在原地尴尬。我很不服气,转向问我的后桌:假如一个人从未寄过信,也没有人和她讲过寄信的知识,而且自己的父母也从未带她寄过信,那么她不会寄信要注意哪些东西,算是没常识吗?后桌很直接地说,这怎么能算呢。说实在的,在现代通讯如此发达的今天,寄信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并不是一个重要的技能,与其说不会寄信要被嘲笑,还不如说学会打电话用电脑才更实在吧!可是因为不知道这样的“常识”,我被嘲笑了,真的很难过。这又让我想起另一件事,那天我和那个好朋友聊起蝴蝶,我告诉她,蝴蝶可都是有毒的哦,颜色越深就越有毒。可是她却用一副什么我不知道的神情反驳我:我长这么大就没听说过蝴蝶有毒,仿佛是我多无知而轻信了一个谣言,知道第二天她和我说她回家问了妈妈,才知道蝴蝶确实有毒。就这两件事而言,邮票根据信的重量来贴在她那是常识,蝴蝶有毒在我这是常识,我们都因为在年幼的时候接触过这个知识而将它划分为常识,在某方面懂得比别人多确实可喜可贺,但要本着这点知识来嘲笑别人的“无知”就很不应该了,这就是求同而不存异了。

因此,有些常识是没有界限的,因为我们同生活在地球中,世间变化都能感受,而有的常识是有界限的,有以年龄为界限,有以经历为界限,有以空间为界限……可不管怎样,我们都不能轻易地否定、嘲笑别人,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你生活的待遇,你可以富足优雅,但你不能笑话人家不懂餐桌礼仪,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吃上你习以为常的西餐;你可以在大城市生活得游刃有余,但你要体谅一个从未坐过地铁的姑娘不知道怎么刷卡的窘迫……谁想卑微到尘埃里呢?可生活就是叫我如此啊!我已经在努力改变自己了,我已经在努力接受新知识了,我不求你停下来等我,可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不要求你帮助我,但至少不要站在你以为的高处低头讽刺我啊,我未尝这样对你,可你为何就高人一等了呢?

在有界限的常识中,希望双方不要越界评论,而是一起去消除这个界限。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li
作者li
1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