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 一 权利的游戏

宁缺 2017-08-11

2.琼恩

囧是以一个奇特的身份出场的——艾德•史塔克的私生子。私生子在冰火的世界里并不少见,仅在维斯特洛大陆,甚至根据地域的不同,私生子的姓氏也有划分:北方的雪诺(Snow),河间地的河文(River),艾林谷的石东(Stone),多恩的沙德(Sand),高庭的佛花(Flower)等等。自然,身为信仰旧神并在神木林祷告的北方人,囧的姓氏就是雪诺,琼恩•雪诺。

私生子的地位无论如何都不会高到哪里去,囧也不例外。在艾德斩首完守夜人的逃兵后返回临冬城的途中,一行人发现了一窝小狼,它们安详地睡在一只死去不久的巨大母冰原狼的身体下。冰原狼是史塔克家族的图腾,艾德同意了可以带回一窝小狼回城分给孩子们养着。正巧发现了五只灰色的小冰原狼,可以分给五个亲生子女,却没有私生子的份。正当众人都要离去之时,囧发现了一只被忽略掉的纯白的小狼。艾德的养子,来自铁群岛的席恩•葛雷乔伊嘲讽道:白子只怕死得更快。囧则回敬他说:我可不这样认为,因为这是我的狼。从这一小片段不难发现甚至跟史塔克家没有血缘关系的艾德的养子都有些瞧不起私生子囧,可想而知囧在临冬城受了多少白眼和冷嘲热讽。囧把他的狼命名为白灵,我很喜欢这个名字。

待到国王劳勃领着大批人马北上访问临冬城时,城里举办了盛大的筵席来欢迎国王的到来。史塔克家的直系亲属都被安排在上席,而囧只能自己在底下——远离正位的地方找个位子落坐。不过好在囧并不为此抱怨,甚至还有些庆幸——在这里可以随便吃喝玩乐,不必担心什么礼数,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和民众打成一片。私生子待遇如何可见一斑。叔叔班扬•史塔克因公回到了临冬城,囧见到他很高兴,因为叔叔是长城上守夜人军团的首席游骑兵,是保卫王国的出色守夜人。囧向叔叔表达了迫切的要加入守夜人军团的愿望,叔叔只是笑笑,让他考虑好。守夜人不娶妻,不生子,不接受封地和爵位,抛弃一切荣誉,誓死捍卫王国,听起来很棒,对吧?但实际上的守夜人军团,是私生子和小偷流氓的聚集地,是社会渣滓和罪犯的劳动改造场所,那里鲜有骑士和贵族,多数人浑浑噩噩以度终日,来到长城脚下就是为了活命而已。他们甚至不太明白自己担负着怎样重大的责任。这样的守夜人军团,叔叔怕囧失望,但对于囧这个私生子来说,加入守夜人可能是最好的选择了。

艾德的夫人凯特琳一直很抵触囧,因为囧是在艾德随劳勃征战时诞生的,战争结束后劳勃将他带回了临冬城,悉心教导。如此也罢,身为北境守护者临冬城公爵,有个私生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七国上下即便是一些小贵族都会有一两个私生子。但令凯特琳夫人不解的是,艾德自始至终不肯说出囧母亲的名字,只是含糊其辞。凯特琳夫人无法忍受,她认为这是对她的屈辱。难道艾德在南方还有一个更爱的女人么?他为了保护这个女人甚至都不体谅我的感受么?凯特琳夫人日思夜想,越来越对囧看不顺眼,觉得他夺走了艾德起码一半的爱。囧也很绝望,他一直对凯特琳夫人敬爱有加,言听计从,却老是遭她白眼,囧想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说起来错不在我而在你丈夫身上好么!

凯特琳夫人对囧的憎恶,在囧离去之时告别布兰是表现得淋漓尽致。布兰从高塔上摔下来昏迷不醒,凯特琳夫人失心疯一样日夜守护在他身旁。囧在启程去长城前来见布兰最后一面,却遭恶语相向:

“你要我叫警卫吗?”

“用不着你这没娘的野种可怜我。”

“今天躺在这里的应该是你才对。”

句句戳心,针针入骨。囧没想到和凯特琳夫人的最后一面会是这样。他无法去恨这个女人,只能在心里祝愿布兰早日康复。

要说在临冬城里,和囧最亲近的人就是艾莉亚了。二丫像男孩子一样,不喜欢安安稳稳地坐在位子上绣花,而是想要去靶场射箭。人们都不太喜欢她,认为她调皮捣蛋,不是女孩该有的样子。囧却能理解她,理解她在骨子里的倔强和执着。囧喜欢抱着她,揉乱她的头发,叫她我的小妹。临行前,囧请铁匠密肯打造了一把短剑,送给了二丫。二丫乐坏了,囧教她第一课,用剑的尖端去刺敌人,二丫把剑命名为缝衣针——因为珊莎有自己的缝衣针来缝补,她则有这把缝衣针来刺敌人。两兄妹就这样分别了,再见不知何年何月,又不知经历了多少苦难。

去往长城的旅途中,囧有一个特别的伙伴——提利昂•兰尼斯特,人们口中的小恶魔。他声称是为了站在长城上朝着另一边撒尿才踏上的旅途,不过这只是玩笑罢了。囧对小恶魔很好奇,因为他是侏儒,七国闻名的侏儒,传言是“小恶魔”,实际上除了长得丑,他并不残忍冷酷。他喜欢看书,欢喝酒,更喜欢姑娘。囧渐渐与他打的火热。两人好像在对方身上发现了自己的影子,提利昂纵使是泰温大人的亲儿子,同样不受待见,被人嘲笑。囧明白了,原来世界上像他一样孤独的人并不少啊。

在长城下,囧认识了许多性格迥异的人:处处为难他的艾里沙爵士,脾气古怪的莫尔蒙总司令,学识渊博的盲眼老学士伊蒙——其实是坦格利安家族的直系血脉,原有机会坐上铁王座的老人,铁血的武器师傅唐纳•诺伊,还有好多伙伴,葛兰,派普,陶德,胆小的胖胖的山姆•威尔塔利等等。他在鬼影森林里的神木林中,对着信仰的旧神许下誓言,成为一名光荣的守夜人——即使前途险恶,未来变幻莫测,囧仍义无反顾地披上了黑衣:

Night gathers, and now my watch begins. It shall not end until my death. I shall take no wife, hold no lands, father no children. I shall wear no crowns and win no glory. I shall live and die at my post. I am the sword in the darkness. I am the watcher on the walls. I am the fire that burns against the cold, the light that wakes the sleepers, the shield that guards the realms of men. I pledge my life and honor to the Night's Watch, for this night, and all the nights to come.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宁缺
作者宁缺
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宁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