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810日记:极度想家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图崽子猴宝 2017-08-11

今天才是从家里回上海的第一天,现在我已经感觉离家很久,彷佛已昏睡数日。 年龄越大,越会有想家这样的感情。曾经我几乎不会想家,也不觉得自己将来会变成一个想家的人,看到别人上学的时候会想家,甚至高中毕业填志愿时就会考虑’不想离家人太远’,我脑海中会飘过轻轻的鄙视。我困惑,为什么年纪轻轻,就会被这样的情绪影响呢? 没想到还没过几年,我也越发拥有这样的一层精神枷锁,工作后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多,有点年假都会希望如何凑多一点,那样可以在家多待几天。 更关键是,在家的日子结束后回上海,突然的不适应会比单纯在上海想家更加痛苦。因为我只需一两天就能完全适应家乡的氛围,再从那个氛围强行抽离出来,会极度的难受。 上海到盐城355公里,比很多城市可是近太多了,一天可以一个来回,可距离就是距离,距离隔离导致念家的程度不会因为距离短而减轻。两个城市有两个城市完全不一样的环境,真的不是一样的活法。 当然,想家一部分原因是想念家中的舒适,这种舒适是身体和心理上的。我在上海无房无家,如果有,也许这剧烈的差异会小那么一点吧。 上海这城市除了软性的发展有较大优势外,没有一处比得上盐城。这城市拥挤不堪。2400万人口挤在比北京小1.5倍的面积上——那是城市不能承受之重。心理体验会跟土地一样局促窘迫,这里的地面,每一寸都被使用了,每一寸都带有强烈的目的感。在市区狭窄的道路上,你看着路边的一个个树坑和地砖,它们都恰好被使用,如同见缝插针,并不会觉得一片砖是无所谓的,并不会觉得一棵草是无所谓的。砖头让人走路,树木用于绿化,极强的目的性甚至让人觉得敷衍。这城市没有地皮拿来漫不经心,这城市不能不吝啬一寸地表。路常常给不起一寸宽的地方当作自行车道,路边的楼也许高达300米,可这么大的楼下和路面之间不会留下什么余地,这大楼就这样生猛地顶在小小的路边。我住的小区,永远,没有一个缝隙不是塞着车,以至于有些SUV需要发挥自身优势,开过高高的路牙,开进其他车开不进的草坪里。那草坪,不会多一尺的面积清楚地告诉人们,这是用来绿化的。呵呵,在这座城市里弄点地面来绿化,真的不容易啊。这城市的公共交通,无时,无刻,不是被占满的。你几乎会惊讶到恼怒,为什么半夜了,一辆苦等而至的公交里竟然连站都没地方站。几乎所有的公交车在起点站就会坐满人,永远不要指望在上海的公共交通里可以有座位,地铁、公交,这城市好像本就不配有那个奢望。出租车?你在市区,能打得到出租算我输。什么共享单车?我早就在几次使用后删掉了,从来都是不需要的时候哪都看见,需要的时候,比如,加班到半夜,你打不到车,步行回家会走到天亮,心急如焚需要快点睡下,此刻你需要一辆共享单车的帮助,结果你走了二三公里,满身是汗简直要猝死,终于发现一辆共享单车,结果竟然是坏的。猝死还好,这样的事情对心理的重创才是真真切切。共享单车这种早就背离了共享经济原本目的的东西,侵蚀着这拥挤无比的城市本就窘迫的地面,你发现连人行的路,都要担心堵了,叫它’赌人’吧。 这城市,任何跟’公共’沾边的东西,都是需要排长队的。 每年,你有8%的概率,获得拿出可以买一辆车的现金去买一个车牌的机会,每365天一次机会。 在这浩瀚的混凝土世界里,人类居住在那些堆砌的混凝土方块中,一个个小窗户远看就是一片片的小孔,到了晚上全部被点亮,选择在这城市生活的人类,都是用混凝土方框圈养的生物。 然后这城市还会给那一个靠着一个的窝标价,1000万。需要付出1000万的代价,这钱多得让你在职业生涯的最开始就要做好这辈子的选择。 盐城没有以上的任何问题。盐城很多街道的机动车和非机动车道之间都会有巨大的花坛用来长很大的树。盐城的非机动车道恨不能有上海整条路那么宽。 居住在家乡,我非常确定自己是个人类,而不是圈养生物。家乡的草,散落在花坛里、河边上,它们不是每一株都有明确去向的劳工,它们拥有更多草本身的自然属性,自由自在,反而给人类以舒适。 在床上睡着,突然醒后,脑中第一个念头就是,我已经不在盐城了,我已经不在家乡了。正是梦里不知身是客,我不再是从家里大房间的地板上醒来,而是上海市的蜗居软床上醒来,不久以后,我将逐渐失去在家乡的生物钟,我将跟不夜城上海的生物钟渐渐同步,夜里不睡,白天不醒,我痛恨这个样子。 去年的夏天回来,我有同样的剧烈思乡痛苦,家乡的蓝天白云印在我脑海中,回来第一个早上,还存留着家乡的生物钟,醒得很早,立即想象妈妈即将要上班。也想到爷爷奶奶家,他们更应该早就起床。可我已经无法参与家里的生活节奏。 我不知道未来是不是要回到家乡去发展,去生活。在家乡转悠,觉得这小城市的经济像一个充满信心的年轻人,许多行业还没生根,许多理念还在建立,许多机会还在酝酿,许多选择将会出现。 我也不确定这样的思乡是不是因为自己什么都没稳定的原因,我什么都没有,又远离亲人,茫然焦虑感会倍增吧。在家的时候学驾照,考虑买车的问题,我发现考虑买车本身竟然会给我一种强烈安全感,也许,也许车就像房,它是真正自己拥有的一个小小空间,所以想到了心里就会踏实。 确定的是,少年时代从来不曾有过的担心在自己身上越来越重:我开始担心家人,并史无前例地开始焦虑,焦虑跟家人在一起的时间正在越来越少。我焦虑我不可能永远在夏天能吃到水瓜,不可能永远在冬天可以吃到年烧饼。这一切必定有一个终点。这让我简直难以自拔。 昨天晚上车在上海的车站停下,我下了车看到远处熟悉的破楼时,突然意识到自己竟然在为外公已经不在上海了而感觉一丝难过。他在上海的时候我完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同,但此刻提醒自己他已经离开上海,并且将来也不会再回来的时候,心情一下子又坠落很多。也许这就是亲人的能量,当你意识到你所在的城市已经没有亲人,你一定会难过。 每次回家的最后一天,都会想到回家的头几天,这次回家,头几天跟妈去优衣库转了转,看了看盐城美丽的夜景,觉得那时候真是舒服,就像小时候暑假快要结束时,回忆暑假刚开始的自己时一样。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图崽子猴宝
作者图崽子猴宝
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图崽子猴宝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