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有必要认真对我说再见

芥末软膏 2017-08-11

对别人的人生指点江山太容易了,所谓忠告,可你根本不可能体会他们经历的童年体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不论经过多少轮心理治疗,不论看多少美满故事,当感到类似事件再度要发生的时候,人的下意识反应无法再自欺,这很消极,但是事实,如同根植于体内的恐惧,成长的路上愈演愈烈。

人或许可以在生活里说服自己一切亲密关系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可偏偏夜夜噩梦总是不遗余力地警示着什么。

朋友有时候会抱怨,要是失忆了多好。然而失忆对一颗破碎的心毫无助益,也许忘掉一些事件,却无法忘记感觉,熟悉里带着陌生的感觉不是通过抹掉记忆就可以成功一键删除的。

我很怕老妈打电话给我叮嘱这个,叮嘱那个,我一点儿不是嫌她啰嗦,是我总觉得叮嘱之后会不会是告别。这样的第一反应真无厘头。

有人要说了,你为什么不放弃那些过去的事件呢?你说得好轻易啊,好像你眼前的我是应该成为机器人才好。

有些时候给我妈打电话,如果她接连都没接到的话,我想她是不是因为我做了什么事生气了,给她发信息她不回的话我会怀疑她是不是厌倦我的提问了。我感到周围的一切都太不稳定,时常要提醒自己做好心理准备去接收那些人由于情绪化时做的一些事情带来的后果与代价,然后演变成每当我看到发出消息后回馈的红色的感叹号,我心里对人类的绝望就更深了一寸。这种被抛弃的恐慌时时刻刻威胁着我的情绪,它好像与生俱来一样,我沉在这巨大的恐惧里无法自救,我在想,如果我不在乎人类了,我是不是可以不再惊慌了。

从小心理素质特别差,但是患得患失又岂会无来由呢。

二年级的暑假,当我发现一觉醒来妈妈不知所踪,再看到她是好多年以后了,没有任何解释,连告别也没有。我不停回忆她哪句话是叮嘱,哪句话有告别意味,这样的迷思将我困住了很多年。一切毫无预兆,不给人缓冲的余地。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等到她回国,记忆太模糊了,回忆一次就更模糊一点,开了门,问,你找谁呀? 这是一个高级笑话。

通常妈妈会在晚上7点钟之前到家,我写着作业等她回家一起吃饭。只要她超过7点还没有到家,我就要丢下作业到楼下等她。从家楼下挪到小区门口,再从小区门口移步到她回家的那条路上。她无法理解,每次都要问我,你又跑出来干什么?

因为我怕你一声不吭又走了,我想如果能及时赶上,还能再多看你一眼。

我心里这么想,但我未曾敢说出口。

后来我离开了家。每天都要打电话给她,才能睡着。有一天她没接到电话,我又打给鸣鸣仔,问妈妈去哪儿了。他说不知道,手机也没带,我像疯了一般冲着电话里的他和继父怒吼。把电话挂了之后我蹲在人来人往的商场地上大哭,朋友都还在旁边,很丢脸。我都二十几岁了,还弄得像一个被爸妈弄丢的小孩似的,很丢脸。

我的惊慌错愕来自对明日的未知,来自对昨日的无法释怀。

同类“抛弃事件”不断重演,同样的错愕感层层叠加。毫无征兆的离别,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灰色迷雾,我终将被自己的耿耿于怀所困至窒息。

冥王一宫面对生离死别这样的禁忌,为了不触碰禁忌,远离亲密关系如同本能一样存在。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芥末软膏
作者芥末软膏
24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芥末软膏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