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消失了又找到的东西,你知道它们去哪了吗?

十二页 2017-08-11

楔子

“我的眼镜呢?”

我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却仍旧没有发现它的踪影。不得已,只能一片模糊地去了公司。

晚上到家,再次搜寻眼镜的身影。

“我明明记得我就放这里了!怎么没有了?”我摸着床头的位置,还是没有找到它的身影。

男友过来帮忙,摸了两遍,就把眼镜摸出来了。

“它大概去异次元溜达了一圈吧!”

第一章 消失

“今天终于被我躲过了那家伙的魔爪,不用再看那些垃圾的东西了。”我鄙夷地看着每天戴着我上班的家伙的手,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抓啊抓,却怎么也抓不到我,“哼,今天要是还能被抓到,我就跟你姓。”

“哎,我的老爹什么时候才能来接我啊?”我躲在床头缝里悲伤的看着自己蓝色的眼镜腿,“我怎么会是眼镜呢?还是一副每天要看那些垃圾玩意儿的眼镜……”我“嘁”了一声,“还是一副蓝色的眼镜!”恨恨地戳了一下床头,“我讨厌蓝色!讨厌所有的蓝色!只有纯洁的白色才配得上我高贵的气质!”

“算了,好不容易逃脱一次那家伙的魔爪,不要让这些糟心的事情玷污了我美好的心情。老爹一定会派人来接我的!”恢复了好心情,从躲藏的地方优雅地迈了出来,没想到,刚出来就遇到了糟心事。

一双漂亮的琥珀色眼睛在好奇地看着我。

“啊,该死的猫!”我尖叫一声,闭上眼睛“你别过来!你别过来!”那家伙为什么要养猫这种东西!眼睛大的吓人,爪子和牙齿又那么尖,还神经病……我看那家伙也被传染上了!我抖了抖,看着猫头往我这边凑了凑,强装镇定,恶狠狠地说道:“你……你……你别过来!小心我戳瞎你哦!”

可惜,那只臭猫并没有理我的威胁,反而向我伸出了尖尖的利爪。

“啊!”我尖叫一声,忍不住闭眼缩回了床头。

再睁眼,“这是哪儿?”我看了看身下柔软舒适的椅子,面前对我微笑示意的西服帅哥,以及这金碧辉煌的大厅,有点儿懵。

随后,我就反应过来了,“哈哈哈,我知道了,肯定是我爹不忍我继续受苦,派人来接我了!”

“是我爹派你来的吧?”我语气肯定地问他,“前头带路吧!”我轻蔑地瞟了他一眼,“嘁,长这么帅却只是个侍者,白瞎这么好的皮囊了!”遂优雅地起身,跟在他身后。

帅哥淡淡地一笑,没有说话,只是安静地在前面引路。

我昂首跟在他后面,顺便打量了一下自己:咦……怎么衣服是蓝色的!不行,见爹之前得换一身白色的裙子,蓝色一点都不能体现我高贵的气质!一定要以最美的状态见爹!

“喂,那个人,先带我去换身衣服!蓝色的根本不能凸显我高贵的气质!真的是,为什么是蓝色!”

帅哥根本没有停顿,还是保持着一样的速度向前走。

我伸手去拽他,“你听没听见我说话啊?你工作是不是不想干了?”结果却抓了一手空,“投影?嘁,怪不得这么死板!老爹不愧是老爹,都掌握这么先进的技术了!哈哈哈!算了,看在你就是个投影的份儿上,我原谅你了!哼!老爹那么爱我,肯定不会怪我的!不过见到爹得跟爹说说,投影不行啊!太死板了!”

我一边想着,一边以优雅的姿态跟着帅哥来到一扇白色的欧式木门前,没注意大厅的情况。不知道大厅里有很多与接待我的帅哥一模一样的投影,有许多“人”被帅哥引导到同样的白色欧式木门前。

我看了一眼帅哥,他示意我进去。

我整整裙子,露出完美的微笑。爹,我来了!

欧式风格的房间里,一位成熟稳重的帅哥坐在白色长桌后的金色沙发上。帅哥是欧洲人的面孔,耀眼的金色头发,面孔深邃、轮廓清晰,投过微微扯开白色衬衫领口,可以看到坚实宽阔的肩膀以及漂亮的锁骨。

在心里无数次模拟的场景即将成真了!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激动,快步跑过去,想跟模拟的场景一样给爹来个拥抱,“爹!您终于想起您的乖女儿了!”

刚跑两步,就被帅哥抬手制止了,并且示意我坐到他对面。

我委屈的站在原地,可怜巴巴地看向帅哥:“爹,您见到您的亲亲女儿,也不抱抱!你都不知道我过得什么……”

我话没说完,就被一种机械死板男性声音打断了。

“28193号客人你好,这里是物界,欢迎您的到来。28号为您服务。先为您简单介绍一下……”

我整个人都傻掉了,“什么?你说什么?这是哪里?你不是我爹?你是谁?不是我爹把我接过来的吗?”我忍不住尖叫起来。

“为您简单介绍一下……”仍旧是机械死板的声音。

“我不听,我不听!我要见我爹!你,带我去见我爹!”我继续尖叫。

帅哥对此无动于衷,仍在机械的介绍:“就像人界的主宰是人,这里的主宰则是各种发展出自我意识的物品……”

我伸手去抓他,却发现还是一片空,投影,都是投影!我到底到了什么地方?想到这,我忍不住发起抖来,声音也带上了哭腔:“这是哪里?这是哪里?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我还要等我爹来接我的!我爹找不到我怎么办?”

然而回荡在这华丽房间里的,仍旧只有那机械死板的声音:“物品在发展出自己的意识之后,会在适当的时机自动被传送到物界。”他看了我一眼,“你也是因为发展出了自己的意识,才会被传送到这里的。你根本就不是人。”

我没听到他在讲什么,只顾沉浸在他不是我爹的巨大打击中,要不是这样,那肯定直接晕过去了。

他没有管我的反应,继续说道:“发展出意识的物品不适合长时间待在人界,会对身边的人类产生影响,进而影响到人界的正常运作,所以会在产生意识后的几天内被传送过来。

在这里你既能以本体的形态生活,也能以人形生活。你说你在等你爹来接你,看你的外形也许你可以认个好干爹,实现你的大小姐梦想。

每一种物品都有基本的生存保障,类似于人界的低保。当然,也可以提供更好的生活品质,但是需要用积分兑换。积分可以通过工作得到,工作质量越高,获得积分越多。不同工作可获得的最低积分不同。工作可以去每个城市的交易大厅查看应聘。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还是处于巨大打击中,没有回神。

“自己不是人的打击至于这么大吗?”他好像小声嘀咕了一句。

不过,等我有所反应的时候,发现又换了一个地方。

第二章 迷茫

我躺在坚硬的木板床上,愣愣地看着天花板,“我要回去!我爹找不到我了怎么办!”

起身,往外走。

街道上,各色行人、物品、车辆或行色匆匆或悠哉游哉,前往他们自己的目的地。

我根本不在乎周围走的是什么,心里只有一个想法:“回去,回到现实世界去,等爹来接我。”漫无目的地走了半晌,依旧没有找到回去的路。

我看着天上明晃晃的太阳,抱着头蹲下身来,喃喃道:“回不去了,回不去了。爹,爹!”忍不住,喊叫出声,吸引了一群人、物的围观。

“小姑娘,你在找你爹吗?我们都是物品,哪来的爹和娘。”一位年老的大娘说道。

“不!”我猛地抬头,瞪向她,“你才是没有爹的孩子!我只是被施了魔法才暂时变成物品的!我爹会来救我的!”

“可是如果是人的话,是进不到这里的!”一个小娃娃脆生说道。

“你骗人!你骗人!你不就是人吗!”我恶狠狠地盯着她!

她转眼就变成了一块橡皮,“我没有骗你,人真的进不来的。”

怎么可能!我着急了,想冲过去抓住她,却被围观者拉住了。

“冷静,冷静!”

“小姑娘冷静!”

我不断地挣扎翻滚,企图冲过去抓住那个娃娃使劲儿捏一捏,“我是人,我是人,才不是你们这些低等的物品!”

围观者叹息着,禁锢着我,“哎,她这是想要个爹,想疯了。”

“是啊,是啊,等她在这边体验一把就不想要爹了。”一个肥皂盒说道。

“你要是想要个爹,在这边认一个也行啊!”一个瓶子叮叮当当地说道。

“对,对,对。认一个爹也行。”一只很漂亮的钢笔附和道。“我就是在这边认了一个爹,每天都能吃到Noodler's Ink黑墨水!比自己工作省力气多了!”钢笔很是得意。

“哎,我也想认一个干爹,可惜没有那个条件。”一张脏兮兮的报纸在旁边叹气。

钢笔瞟了他一眼,“你这外形不行,哎,但是你可以去整个容或者做个造型啊,应该就没问题了!”

“没钱!积分实在是太难挣了!哎,我都在考虑要不要回去了。”报纸闷闷地说道。

“我觉得挺简单的呀!我一天都可以赚一次小整容手术的积分了!”一台笔记本电脑在一旁奇怪地说。

报纸羡慕地看了她一眼:“还不是因为你出身好,一来就能直接做IT了。可是你看我,就是个报纸,也只能擦玻璃、读读报纸了。要想整容,得八百年后了,那个时候我早就碎了……”

“嘁,人家出身好归好,天赋高,又肯努力,当然能得到那些了。都最高级别了吧?”说话的是一份光鲜亮丽的报纸,她对着笔记本电脑抛了个媚眼,我很看好你哦!

回过头对脏兮兮的报纸说,“可是你看看你,没天赋还不努力,就想着回炉!嘁!你看我现在,我们都是报纸来的。”

“长那么漂亮,谁知道你有没有干爹?”脏兮兮的报纸小声嘟囔了一句。

“姐姐我是长得漂亮,不过我这是天生丽质加后天努力。呵呵,干爹?那种垃圾货色我还真看不上!一个个都油腻腻的跟个无底洞似的!嘁!”光鲜亮丽的报纸撇撇嘴。

“我干爹才不油腻呢!你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旁边的钢笔鄙夷。

“就是,就是。”瓶子在一旁附和。

“呵呵,你见过你干爹的本体吗?人形都是可以骗人的哦!小弟弟~”光鲜亮丽的报纸笑眯眯地说道!

“你……你说谁小呢!”钢笔小哥气得笔身有点发红了。

“不是靠自己的努力得来的都是小的哦~~”光鲜亮丽的报纸仍旧笑眯眯的,“至于你,”她指了指那份脏兮兮的报纸,“你如果继续自暴自弃下去,就真的没救了哦~呵呵~”

“你是怎么做到的?教教我可不可以?”脏兮兮的报纸略带祈求的看着她。

“你现在的工作什么等级了?”

“1级。”脏兮兮的报纸撇了撇嘴,“都是最低等的工作,有啥意思。”

“呵呵,原来他们是低等活哦~我第一次听说呢!”光鲜亮丽的报纸舒展了一下身体。

“不然呢,基本积分最低……不是最低等的是啥……”

“擦玻璃看一遍就能照猫画虎,IT必须学一段时间以后才能上手,投入不一样,当然产出也不一样咯!”

“人家出身好的,可以投入,我出身不好,连投入的机会都没有。”

“呵呵,那你说,出身好的前期制作需要投入多少,呵呵,你的制作又需要投入多少呢?”

“可是又不是我自己选择做报纸的……”

“那只能怪你自己运气不好咯!不过,那些没有意识的物品呢?”

这时的我终于挣脱了禁锢,打断了他们的辩论。一把抓住脏兮兮的报纸,“快,告诉我,怎么回去?”

他惊讶地看了我一眼,“你真的要回去吗?”

“要回去!我爹还等着我呢!”我一脸坚定的回答。

“嘶,”围观人群忍不住抽气,小声议论起来:“她脑子坏掉了吧?”

“她到底受什么刺激了?”

“你还没告诉我要怎么回去呢?”我看他还在惊讶地看着我,晃晃他。

他愣愣地跟我解释:“照镜子可以回去,需要用积分换……”

“哪里可以得到积分?”我打断他,焦急地问道,心里默默祈祷“老爹,你千万不要趁这个时候去接我啊!”

“工作可以得到,在中心的交易大厅可以找到工作,不过回去就……”他话没说完,我就向着他指的方向冲了过去。

“对不起啊,我赶时间!”我的声音远远的传来,飘散在空中。

“呵呵,那位眼镜小姐比你还好一点呢!”光鲜亮丽的报纸挑了挑眉,“走了!工作去了!”

第三章 生活

教师——给新来的物品传授在物界生活的经验。做不了,pass。

记者——发现并报道城内最新事件。要跑跑跑,pass。

导购——为客人推荐合适的衣服。我这高贵的出身,怎么能去做这种工作?嘁!

销售——为客人介绍合适的房子。嘁!

……

编辑——自写或审核文章。就这个了!我做出来的东西,绝对比那家伙好一千倍!

过去跟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说要做编辑。

她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直接去测试中心测一下水平。

这么麻烦,还有测水平,这还用测嘛,我的水平肯定一流呀!

飞奔到测试中心,跟工作人员讲明来意。收到了我的测试题目:请写出你进来到这里之前的经历。

哈,这个简单。

我拿上笔,三笔两笔,写作完毕。

眼一闭就到了这里,跟着一个帅哥投影到了一座欧式房间里,见到了另一位帅哥投影。又眼一闭就躺在床上了,出门问了路人,才知道回去要积分。所以去交易中心找工作,然后那边的工作人员让我到这里来了。麻烦请快一点,我赶着回去呢!不知道我爹什么时候会来接我呢!

五分钟后,测试结果出来了!

一分!

我气炸了!“我明明把所有的事情都写的清楚、简单、明了!这么完美的简洁风!为什么只有一分!”

“你这是流水账。简洁风不是这样的!”工作人员微笑。

“你们会不会评啊?怎么就流水账了?我这是为了赶时间!”

“那您可以写一篇不赶时间的。”

“算了算了,反正凭你们的水平也看不出我的高贵,我赶时间!”转身飞奔向工作岗位。

飞快的写了两篇,突然想起,忘了问镜子价格了。

“哎,镜子价格多少?”

旁边的人看了一眼我的工作牌,嗤笑一声,“凭你的工作水平,至少得两个月以后了!”

“怎么会?一个镜子能值多少?”

“300积分。你写一篇只能得一积分,这边的要求是一天最多只能交5篇,那不就两月了吗?这还得是在你能忍住不用积分去兑换东西的情况下。”

“两个月?现实世界也是两个月吗?这也太久了吧!”我惨叫一声。“万一,这两个月里,我爹派人来接我了怎么办?”

“也是俩月,时间一比一的。不过,你还有爹?”旁边的人奇怪地问我。

“对啊!我爹可是名门望族,我是被我爹的仇家陷害,才变成……安静的。”

“你还有爹?”

“我当然有了!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我不耐烦地回道。

“我是第一次碰到有东西说自己有个人类的爹的,还说自己是被陷害的。”

“我本来就有!”我摔下笔,瞪他!

“嗨,你想要有就有呗!别摔笔啊!”他心疼的把笔捡起来,握在手里,“乖啊,不疼!”

“一个东西,又没有触感,哪会知道疼不疼呢!”我不屑。

“它现在是没有意识,没有触感,只是一件工具,但没准几十年后它也发展出自己的意识来了呢?我们不都是这样……”

“哎,停停停,我可不是这样。我本体是人,好吧?”

旁边的人咧了咧嘴:“人、人、人,真是想当人想疯了。”

五篇写完,上交。看着自己可怜的五分,心里发苦。

“难道真的要等两个月才能回去?我不想啊!都怪那个测试中心的人,凭什么,我的文章只有一分。还说我的是流水账!明明是简洁风,好吗?!哎……算了,要不再去交易中心看看,还有什么能做的吧?”

摄影——根据需求拍摄风景、人物、物品照片(相机自备)。相机要自备?pass。

绘画——素描、水彩、水粉都可以。可是我一个都不会,pass。

……

陪伴一天——希望享受一下人类的天伦之乐。这个是什么?怎么字体颜色跟其他不一样?

“哎,你,”我朝着一个工作人员扬了扬脑袋,“那个工作的字体颜色怎么是黄色的?其他的都是白色的。”

“白色的是官方工作,黄色的是私人工作。私人工作无需测试,只要双方沟通成功即可。”工作人员并没有在意我的态度,面带微笑地回我。

“哦?那我接了。让雇主过来一下吧!”

“需要您去城西梦想花园见雇主,参与面试。”

“还要面试?嘁,我肯定到那儿就被录取了。”我撇撇嘴,“算了,算了,工作给我吧!”

第四章 回去

办好了手续,我转身去城西,走到一半,肚子传来一阵咕噜声,“饿了?我一个眼镜竟然还会饿?不对,不对,我本体是人,当然会饿。”哪里可以吃东西?对了,我记得晕倒前好像衣食无忧。哪里去领呢?翻开手中的地图,食堂。那应该就是这里了。

奔向食堂,哇,好香啊。哇,好多好吃的!刚想飞奔过去,想起自己的身份,便又换了优雅的步伐走过去。

“这个,这个,这个,给我各来一份。”我抬手轻轻点了几道菜。

“您好,一共30积分。”

“30?不是免费提供食宿吗?”我皱眉。

大厨笑了笑,指着对面的地方,“那边是免费的。”

我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噫……这都是什么垃圾。”我一脸嫌恶地看着免费餐品,“跟我的身份一点都不符。算了,不吃了。”

不再理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去面试了。“哼,等我面试成功,保证过来每道菜都吃一遍。”

到了目的地,我看着面前双开的铁门,繁茂的花园,以及背后的三层别墅,还算满意地点了点头,还行吧,不至于太有失我的身份。

按了门铃,“进来吧!”一个深沉的男低音响起。

大门自己缓缓打开了,我微微颌首,不错。

走到别墅门口,一位穿着燕尾服的管家模样的人把我迎进别墅,带我来到了一扇木色木门前,示意我自己进去。

我挑了挑眉,这个也是虚拟的?这些不重要,回去要紧。

我敲了两下门,推门进去。

屋内布置非常简单。仅有一张桌子,两把椅子。就像普通的面试的房间。

我有点生气,不屑的撇了撇嘴,“嘁,还需要面试!”

“你好,请坐。”坐在靠墙一面的中年戴眼镜的男子面带审视地看着我说。

我昂着头,踩着优雅的步伐坐到了他对面。

“面试的目的。”

“回去。”

“哦?你想回去?”面试官在本子上记了两笔,抬头看我,似乎有点兴趣。

“对,我要回去。我爹还在等着我。”

“爹?”他挑眉。

“对。我本来是个人,只不过是被我爹的仇家陷害,才变成现在这样的。”

“你平时看什么?”

“都是戴我的那个人看的咯~都是一些垃圾东西,没什么好讲的。”

“哦~那你喜欢看什么?”

“宫斗类型的小说,不过一定要写得很精彩、凝练。那个人看过几本,不过写得都有点垃圾。”面试官仍在本上写写画画。

“说一下你会的才艺吧。”

“我写作很好哒!唱歌应该也不错。”

“有在这边评估过吗?”

“写作评过。”

“多少?”

“1分,不过那是因为我赶时间,所以写得简单了点儿。”

对面的男人点了点头,没做出评价,只是说道,“那在这边评估一下唱歌吧。”

我皱皱眉,“这么麻烦,不是应该见到我就通过吗?不过测就测,谁怕谁?”

男子带着我出了房间,到了别墅的一间录音室,“这里,唱吧!”

我挑了一首歌,带上耳麦,开始唱。

歌唱完毕,分数也出来了。“65分!”

怎么可能!我惊了,“你这个机器有问题吧?”我怀疑地看着他。

他皱皱眉,审视的眼神却消失了,“回去吧!”

我跟着他回到了面试屋,没想到他却把我拦住了,“我跟你说的是,回去吧!”

“回去?”我有点懵,“不是回来了吗?”

“我是说,你,回去!”

“你,你是说我没有通过面试?”我震惊又茫然地看着对方说,“怎么会?我可是大家闺秀。遗落在外的大小姐。”

他嘲讽地扯了扯嘴角,“果然是宫斗小说看多了,以为自己是主角了。”

“不是的,我真的是大小姐。”我跟他解释。“我真的原来是人……”

“呵呵,看来还没有认清现实。不过算了,跟我也没什么关系。”他推了推眼镜,用中指。

“你……你不乐意给我工作就算了!凭什么说我看不清现实。”我愤愤地说。

“你想回现实世界去?”

我怀疑地看着他:“对,你想干什么?”

他笑了笑,“我可以帮你这个忙,送你回去。只要你确定。”

我狠狠点了点头,我确定。

他离开了一会儿,回来时拿了一个用黑布包裹着的东西。对我说:“里面是镜子,你想回去就打开照一下吧!不过……”

我没等他说完,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了。

“回去后如果执念不够深就意识会消失呢~”伴着他后半句话,我消失在镜子的光芒里。

“如果执念够深,就带回来给主人玩吧!”面试官勾了勾嘴角,拿出了刚才的本子,“让我来看看吧!”

结尾

人界中,男友拿着刚刚找到的眼镜,“哈哈,它大概去异次元溜达了一圈吧!”

物界中,面试官推了推眼镜,光芒在镜片上闪过,“呵呵,看来不过是宫斗小说看多了才产生了一点意识。算了,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好玩的东西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十二页
作者十二页
1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十二页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