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骨铭心的1996

郝小坏 2017-08-11
来自话题 我曾亲历地震
我想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一个日子,甚至是时间:1996年5月3号下午2点30分,“迎来”了我生命中经历的第一次地震。

那时我10岁,还在读小学2年级,家住在一条比较不窄的小巷中的7号院里,因为我们这块属于走西口的老城区,所以在那个年代我们整个区住的都是普通的砖瓦平房,其实算是比较坚固的。

在地震前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里,出现了一种不知名的昆虫,在我10岁前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即使到了现在20年后我依然没有见它们再出现过,所以老人家有种说法,就是地震前是有异常的预兆的,而我所说的这种昆虫即是。

那时的我喜欢在晚上和妈妈去街上溜达看夜景,看星空,每晚都是灯火通明的感觉,十分惬意。在东百商城的广场前会有小贩摆好多书在地上,我喜欢看书,但出于家庭条件不好买不起,所以就喜欢蹲在地上名费看看小贩的书,而小贩们也从不会轰你走。

小贩的书摊旁边有好多路灯,那明晃晃的路灯下总会有好多蚊子和蛾子相互环绕而飞,可是我突然发现有一种比较大的黑色的昆虫也在其中,而且它们喜欢扑到人身上,甚至是钻入头发里,从小就害怕各种昆虫的我实在太敏感,吓的我直往妈妈身后闪躲,然而还是感觉有一只钻到了我的头发里。

待我和妈妈回家后,仍然能感觉那只虫子在头发里窜,我使劲的拍脑袋,...
我想这一生都不会忘记的一个日子,甚至是时间:1996年5月3号下午2点30分,“迎来”了我生命中经历的第一次地震。

那时我10岁,还在读小学2年级,家住在一条比较不窄的小巷中的7号院里,因为我们这块属于走西口的老城区,所以在那个年代我们整个区住的都是普通的砖瓦平房,其实算是比较坚固的。

在地震前差不多半个月的时间里,出现了一种不知名的昆虫,在我10岁前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即使到了现在20年后我依然没有见它们再出现过,所以老人家有种说法,就是地震前是有异常的预兆的,而我所说的这种昆虫即是。

那时的我喜欢在晚上和妈妈去街上溜达看夜景,看星空,每晚都是灯火通明的感觉,十分惬意。在东百商城的广场前会有小贩摆好多书在地上,我喜欢看书,但出于家庭条件不好买不起,所以就喜欢蹲在地上名费看看小贩的书,而小贩们也从不会轰你走。

小贩的书摊旁边有好多路灯,那明晃晃的路灯下总会有好多蚊子和蛾子相互环绕而飞,可是我突然发现有一种比较大的黑色的昆虫也在其中,而且它们喜欢扑到人身上,甚至是钻入头发里,从小就害怕各种昆虫的我实在太敏感,吓的我直往妈妈身后闪躲,然而还是感觉有一只钻到了我的头发里。

待我和妈妈回家后,仍然能感觉那只虫子在头发里窜,我使劲的拍脑袋,根本不顾不得疼,只是一心想把它弄出来,却怎么也拍不到,仿佛它的壳特别硬,任我怎么使劲拍,它都依然窜来窜去,良久,它似乎终于被我拍晕了,掉到了地上,妈妈使劲踩了一脚,却完全没有踩死,毫发未伤,仔细看了看它是有壳的,且好硬,最终还是用铁铲拍死的。。。那简直就是噩梦!

半个月后,5月3日。

记不清那一天我们为什么没有上学,初夏,我们都是不爱睡午觉,且中午精神头特别足的孩子,所以刚过午饭时间,我和小伙伴倩倩在巷子里一处屋檐下跳皮筋儿(小时候最喜欢的运动,现在回想起来都能开心的笑出声),突然间屋檐上的砖瓦便一块接一块的掉落下来,吓得我俩慌忙躲到了巷子中间,时间不长,也就几十秒,砖瓦不再掉落,对于少不更事的我们,慌张已经不再有,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仅有的害怕也只是因为担心是我们跳皮筋震动了屋顶上的砖瓦从而导致落下,有大人说这是军事演习,不必害怕。。。。然而像我们那样城市并没有什么居委会等机构,所以地震过后也没有人出发声说明一下,于是我着急跑回家,发现暖壶已经倒在了地上,好多东西都从柜子上,桌子上,窗台上摔倒在地上,此时才莫名的心慌,急切地盼望着妈妈快些回来。

直到半个小时后,妈妈急匆匆地赶回来,我急切地问下午发生了什么事?妈妈告诉我说是地震,自此,我才懂得什么是地震。妈妈说地震的时候她正骑车在回家的路上,似乎没有什么强烈的感觉,只是看到路两旁的一些商贩们有些慌张,她担心我出什么事儿,所以便匆匆从单位赶回来了。我拉着妈妈的衣角问她,难道不是因为我们刚才跳皮筋把地给震坏了吗?

真是孩童的话啊!哈哈

当天晚上当地新闻报道:本市于5月3日下午2点30分X秒发生了6.4级地震,震中哈业胡同,死亡X人,伤X人...目前推测会有作震同,请市民做好安全准备与措施。。。

原来震中在郊区( 我家是市三区之一,临东,郊区在西,相隔甚远),原来震源并不深,很浅,否则的话这次伤亡会十分惨重 ,而我也可以丧生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天灾中。

第二天去学校,同学们叽叽喳喳地都在讨论地震这件事儿,晚上放学回家后,就看到爸爸妈妈在做防余震安全措施,我们的铁床被翻了过来,然后在上面又放了一个木板,相当于上下铺的感觉
,这样如果再震的话,有砖瓦落下来就不会砸到我们,只会直接砸到上层的木板。这本是个严肃的工作,但对于童心未眠的我和小伙伴们这简直是开心到不能再开心的事情了,睡在那样的床上有一种住在洞里的感觉,安全感满满,哈哈,此后的每一天,我们在学校里都会讨论各自家里的床被摆成了什么样子,怎么都聊不完。

余震还是有的,不定时的,有时是在夜里我们熟睡的时候,我们都是没有感觉的,只是第二天看新闻才知道,因为余震都很小,小到微乎其微,最大的余震也才3.8级,所以大家便都不再害怕了。

1个月后,一切恢复正常,余震已经悄然退去,小巷的居民们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我依然喜欢在晚上抽空去看看书,虽然,我从来不买!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郝小坏
作者郝小坏
3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郝小坏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