絮语调

ii 2017-08-11

这两天集中看二三十年代的小说和散文,生出这么一些想法。

从郁达夫那里,有了“自叙传”抒情小说,主要是以剖析自己,展示自己的心灵世界为主题。这使我想起,曾有一段时间,我也热衷于自我心灵剖析,恨不得把自己都肢解开了才好。内心的善恶都要拿出来说说才行。

但现在想来,那时的我,实在是道行尚浅。而今想起来,觉得那时的自己实在是太“纯净”了。虽说这种用词听起来有些自夸和唐突,但也真真是被自己打动了。不过如此这般的沉溺于自己的世界,不得不想起,冰心所说的:

墙角的花

你在孤芳自赏时

天地便小了

说起我的“摄影”也是,常常拘泥于一些细小的事物。我曾经向老师抱怨过,“我还是不大气。”老师说,姑娘家,那么大气做什么。这么看来,即使是小气(小琪?哈哈哈哈哈哈),也有小气的用处。

到了后来,把能剖析的都剖析了,又觉得这没什么意思,因为自己太浅,剖开了也不过如此。渐渐地,对这个话题就失去了兴味。然后迷上了状物抒情的题材,着迷于一件小事,一件物品,细细描摹品味,虽有些华而不实,但却是足以满足内心的空虚的。

总觉得自己太浅薄,不深厚,也不知是福气还是悲哀。

也因此,我总觉得自己十分“幼稚”。父亲总是提醒我多少多少岁了,我却一点也不自知,许是总在学校里,接触的也是简单事,总把自己当成孩子对待,心理上怎么也长不大。

没见过多少世事险恶的我,多少还是理想主义的,虽不及刚毕业时总想着“兼济天下”、“独善其身”,但这些个想法,总还是没灭。像古诗十九首里所说——生年不足百,常怀千岁忧。或许,这也是太平年代的一点点副作用吧。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ii
作者ii
20日记 12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ii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