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读一页书 起听窗边雨

苏豆芽 2017-08-11

苏豆芽 北京的夏天偏爱下阵雨,还好挑时候。一个时间点儿是晚间下班的交通高峰期,大概从五点多钟开始下,八九点即止。另一个时间点儿是早上,天微亮开始下,到十点半十一点左右即止。憋着坏跟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作对,白日里亮堂堂,夜色里静悄悄,生生的闷着憋着,一定要到时候才下。 下班时间点还好,自2012年7月21日的特大暴雨之后,总是有暴雨预警的,公司里也学模作样的人性化,若是有暴雨预警,都劝大家提早下班的。可这早上呢?我是懒怠惯了的,早上醒来听见外面在下雨,就翻个身继续睡了,睡足了醒来,恰好雨也不下了,才慢慢悠悠地上班去。公司走廊里一大排撑开的伞,偏我是干干爽爽地来,我那时的上司是个三十多岁的已婚男,他不避人的在办公室里大声嘲笑我:“我的天呐,你才来,可真行!”我就笑,一点儿愧色都没有。后来我换了工作,上司也换成女人,我还是那副老样子,她倒一句不说我。哪知说有说的好处,不说有不说的坏处,都攒别的地方去了。好在如今我不必上班了,这里面的弯弯道道自不必再研究。 不上班之后,日子自然是变了的,雨也变了。 我早上听闹钟起床,迷糊着呢,滴眼药水。阳台上有张书桌,恰好做了小小的书房。我就坐这桌子前,打开电脑,就着外边的天色接着昨日的故事写,阳光晒上来的时候再挪到饭桌上去。也有时候就不必挪了,下了雨,从窗户望出去,还可以看到行人撑伞走过,我听着雨写,好似笔触也比往日顺了些。两三个小时过去了,累了,去苏先生房间里看,他还睡呢。这时我便得意了,钻进被子里叫醒他,然后嘲笑他,“还睡呢,我都写完两千字了”。 下不下雨,苏先生早上都是迟迟不肯出门的,得我嫌弃他,他才把衣服穿一件歇一气的磨蹭着。又装模作样地对着手机上的交通路况地图念叨:“最近怎么这么堵呢?”若下了雨,他便更自在了,只拿了手机在家里工作,不肯出门去。我早上写完两千字的小说,立即就正正经经地变身家庭主妇了。我收拾苏先生的房间,叠被子,把他换下来的衣服收进脏衣篮里,茶几桌面拾掇清爽干净。他去洗澡了,我便在厨房里做一些简便的早餐,等他歇够了,一起吃。 苏先生早上得慢醒,有多慢呢,先醒了眼,刷手机上的信息,再醒了脑子,看书。看过书,才懒怠着去洗澡,醒身体,前一晚上洗过澡,他也要早上再洗一遍的,不为洗,为热热的水流暖身子,醒过来。再然后吃饭,醒肠胃。等醒全了,他还得歇歇,醒也是累的。得容着他慢慢醒,比如有一早上我也起来晚了,过来他房间拿起手机一看,已经十点了,忍不住嗓门大了点,说:“天哪,都十点了!”苏先生便嫌我把他吓醒了,早上又多磨蹭了一个小时,因为这样醒得难受,得缓缓。 苏先生出门之后呢,我清爽的一天就开始了,因为我早趁着他磨蹭的时候,把厨房垃圾拎出门去丢了。前一晚上定的蔬菜水果也一早就送来了,在冰箱里整齐的码好了。早上用过的杯子餐具也清洗好了,我还烧了一壶水,把茶也泡上了。只等他走了,我就可以看书了。看书时常就忽略了时间,中午了也不肯吃饭。所以有时候早就把杂粮米饭煮上了,等中午打开锅配些蔬菜就可以吃。时间过得奇快,下午两点再写一写小说,有时候也不写。洗洗衣服,打扫卫生。等我自己玩够了,该盼着苏先生回来了,可偏他又很少准时回来吃饭。他不回来吃饭,我自己就懒了,是那种无尽头的软绵绵的懒,时间没有了分段,缺了节奏感的旋律曲调。为了等他回来的这夜晚的时间不至于太难熬,我就得看书了。 洗过澡,吹干头发,我躺在他的床上看书。这个时间点儿我看《红楼梦》,看《红楼梦》难免就喜欢看黛玉因为宝玉跟宝钗多玩了一会儿就拈酸吃醋。宝黛一起,作者总能写出一些极好看的话来,昨儿晚上正好看到“黛玉葬花”,两人一起看《西厢记》,宝玉难免又惹恼了黛玉,于是赌咒发誓说:掉进河里淹死被那龟吃了变成个大王八,给黛玉坟前驮碑去!(宝玉着了急,忙向前拦住说道:“好妹妹,千万饶我这一遭,原是我说错了。若有心欺负你,明儿我掉在池子里,叫个癞头鼋吞了去,变个大忘八,等你明儿做了’一品夫人’病老归西的时候,我往你坟上替你驮一辈子的碑去。”) 宝玉是怎么想出这话呢?!先是笑一场,可再想到后来的故事,又掉了眼泪。再想,又觉得自己可笑了。合上书,听窗外似乎下雨了,拉开窗帘仔细听,又好像没有?又下床去阳台上打开窗子确认。可能快下雨了吧,不知道苏先生在哪,何时才回来。 等门口密码锁的声音响起来,又是一两个小时过去了。我装睡,他进门就喊:“老婆,我回来了。”我憋不住起来,问他吃饱了没。 他一回来,憋了一天的我,就要找他说话的。说今日看了什么书,听了什么曲儿。“今天我看了《聊斋志异》里的《狐嫁女》,我给你讲啊,为什么说蒲松龄的《聊斋志异》是文言文短篇小说巅峰?这篇《狐嫁女》就可以见一斑。这里说的是个姓殷的,一开头就伏笔了,少贫,有胆略,胆子大。所以呢,他跟人家打赌,去一个荒废的据说闹鬼有妖怪的老宅子里住一晚上。结果就真碰见了一个狐妖大家子,要嫁女儿。他胆子大啊,还给做了傧相,写了好一场热闹的婚礼婚宴。为了证明自己所见属实,他就偷了一个金爵,这个金爵就厉害了,你看作者后面怎么写的。前文铺垫了这个姓殷的贫穷,所以第二天他拿出这个金爵的时候,大家就信了他说的话,因为“共思此物非寒士所有”。接下来,结尾厉害的地方来了,十年过去了,这个姓殷的做了官,在一个大户人家里做客,发现了跟那个金爵长得一模一样的,正好主人又说这个是祖辈上传下来的,一共八个,现在却丢了一个,只剩七个,明明是十年前存放起来的。”这个姓殷的就开玩笑说可能那个金爵羽化成仙了。回家后,他就把自己那个送还给主人了。那家人一看,真的一模一样,写信问殷,殷就十年前的经历说了。于是感叹啊,原来这个狐妖可以千里取物,但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没留下,用完了就还回去来。你明白没?” 嗯,苏先生敷衍着说。 “你明白没?这最后的结尾,这个金爵的设置,把前文的婚礼宴席,又补了一遍,想必那宴席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是狐仙用法力千里借物。原本写那宴席就写得很精彩了,结尾再来这一笔!” “嗯。”苏先生继续敷衍。 我便垂了头,做委屈状:“你都不爱理我。” 苏先生说:“我这累得脑子都不会转了。” 好吧,我想也是,我也是累过的人,便乖乖地自己再翻书看。瞅着他把综艺也看了,国产电视剧也刷了,歇够了,起床吃水果,喝水,我收拾被褥,安排他睡觉。 “困了吗?”我问他。 “嗯。” “那我再给你讲一个!”我躺在他身边自顾自地说,再讲一段今日看到的故事。 有时候,苏先生没那么累,就会瞪大了眼睛,笑话我说:“《卡夫佐拉马兄弟》这本书我都看一半儿多了,你看四十页你来给我讲,你笑死我了。” 我捂了脸,辩解说:“那《呼啸山庄》你还是不懂欣赏,要我来给你解。《复活》你还不是看完全忘了,要我给你讲吗?” 有时候他还说:“天哪,你不会讲故事,听你讲得我都要困死了。以后咱们家孩子听你讲故事可怎么办?” “那不正好睡觉吗?”我说。他笑。 我手里还翻着书,说:“还是《红楼梦》最好看,我再看一页,就睡了。” 苏先生已经睡了,我借着床头阅读灯的光,看他把头歪向我这边儿,忍不住笑了。 就这么半躺着,再看了一页,恍惚听见外面是下雨了,起身听了听,又觉得是空调滴水的声音。 临睡着前呢,我就想好了第二天等苏先生醒了要跟他说的话了: “我作了一句诗,你可别笑话我。卧读一页书,起听窗边雨。后两句还没有,就等你来续了。” 2017年8月 夏日读书小结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苏豆芽
作者苏豆芽
46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苏豆芽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