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30岁开始北漂的姑娘,她一点都不焦虑。

梨落 2017-08-11
“北京这辈子我一定要来一次,不然会后悔。”
她坐在我对面,顶着布满红血丝的双眼说:“焦虑啊,觉得自己太胖算吗?我不怎么为正经事焦虑。”
对于许宁而言,这是一场势在必行的出走。
所有随身物品被压缩进行李箱中,连同过去几个月来对北京的忧心忡忡与期待,一并交付给了往来数次的铁路线。从山东到北京,400余公里,将已经走到尽头的感情、不顺心的工作,和小城市一眼望得到边的生活抛诸脑后,以一种决然的姿态,向北边行驶。
这一次出发半是逃离,半是追寻。
而她就在这样的逃离和追寻中来到北京。在他人焦虑开始之处,媒体语境里的永恒话题,是许宁新生活开始的地方。2015年11月2日,北京海淀中关村南大街。

逃离一切不喜欢

故事的开始也许是头脑一热。

2015年深秋,当音乐弥漫在城市上空的时候,人容易变得温柔。

工体好妹妹的演唱会散场后,许宁走在北京的大街上。就在那轻飘飘的一瞬间,忽然想要来这座城市生活。

冲动背后其实是积蓄已久的不开心。

工作了近十年的山东电视台在网络媒体与自媒体浩荡大军的碾压下,试图用常规节目创造盈利。领导给了她一档节目,权力不小。“但我只想单单纯纯的做节目,不想搞经营。”不喜欢的东西,再好也留不住。

济南的日子特别简单。

5点下班后,6点就能吃过晚饭。在130平米的大房子里,开着电视,IPAD中播放着美剧,一个人窝在沙发上,拿着手机翻翻微博,或者玩游戏。几乎每天如此。“我周围的人基本上都结婚生子了,和我玩的人也少。”

平淡的生活一眼望得到边,一天好像和一辈子一个样。

三年的感情只剩下习惯,谁都不想开口做坏人。“我们之间跟爱情不沾边了。”

男朋友得知许宁要来北京,反应并不激烈。

“你去北京撞得头破血流了,你会回来的。”

在联络好工作单位后,许宁头也不回的逃离了这一切。

当初的Dream list,现在一个都没有实现

“这座城市不是我想象的样子,上了贼船就下不去了。”她略带玩笑的讲。

出发之前,正像我们永远对明天有美好的盼望一样,许宁对这座城市有许多期许。

学习毛笔字、国画、上烹饪课...

去故宫、看话剧、听演唱会…

然而在去年一年的时间里,她买下演唱会门票,废掉了三张。

因为堆积成山的工作,因为突如其来的出差,因为习以为常的焦虑。

成长、进步、突破自我,是许宁身处的环境里,大家对自己的要求,和Leader对大家的要求。要不要做一件事的衡量标准是它有没有用。

许宁在说起那些期许的时候,显得有些落寞:“之前我对北京的想法是,找一个朝九晚五,哪怕朝九晚十的工作也可以。来了北京我突然意识到,这座城市不养闲人。”

她每天平均睡5个小时,录制节目的时候三个小时。“我特别讨厌摄像在录制当天给我拍照片,因为脸色很差。”

在来北京后的一年,许宁的体重增加了20斤。

但人生的每件事一定要有用才去做吗?

“有用”和“幸福”之间的距离有多远呢?

想当家庭主妇,这是我的终极目标

故事往往不按照人们的期待发展。

在同事和领导的眼里,她是一个为了工作连续一周没时间吃早餐的人,甚至午餐也常常省略。但许宁其实不是一个女强人。

“有一天,我给同事买了一本给小孩子做辅食的书,她不在,我看了半个下午。”在提起理想的时候,她特别坚定。

想当家庭主妇,这是我的终极目标。

如果十年前遇见这个人,即便事业在上升期我也会放弃

如果有一个人我很爱他,在北京租房子没问题

如果有一个人我很爱他,回小城镇生活没问题

”我前两天采访一个嘉宾,我特别喜欢她的一句话’我爱的人在哪,家就在哪’。“

“等着”

现在的许宁虽然一脸疲惫,但特别平和。

来了北京,不遗憾了。如果有爱人,她心甘情愿去任何地方。

谈到孩子、房子、父母,许宁坦诚没有太多规划。也许未来真的会有很多重压,但她不愿意让对以后的焦虑弥漫进现在的每一天。她总说自己是一个没脑子的人。

但也正如在二十五、六岁时,许宁面对父母催婚时讲的:“结婚不是人生的终极目标,终极目标是每一天要过得好。”

这样傻吗?

“我发了一个朋友圈,马上要去成都出差,想和你在玉林路上走一走。”

“他回复了两个字:等着。”

说到这里,在这个聊天的夜晚,许宁的笑容里第一次带着幸福的腼腆的笑容。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梨落
作者梨落
3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梨落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