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抄

晏砚兰心 2017-08-11

哈罗德·布鲁姆:没有什么可争的了。我已经打了半个世纪的仗,输了。我不想再和任何人争执,不想再挑起任何辩论。我只想教书,写书,感谢那些最富想象力的文学作品。我已经对争论不感兴趣了,我太老了,也累了。我觉得过去那些争论大多都是个错误,因为这些事情你拦不住,人们就像旅鼠,它们冲进海里。据我所知,是有些赞同我的人的,包括世界各地的一些学生。西方世界基本上已经毁掉了对伟大文学作品在人性、美学及认知意义上的研究,转向一种不成熟的社会学,我对那些东西没有兴趣。

南方周末:要是打第五仗,你会反对谁?

哈罗德·布鲁姆:无知、物质主义、以及简化主义。我们站在荷马、但丁、莎士比亚、弥尔顿、托尔斯泰、李白、杜甫、孔子、孟子的这一边战斗。

尽管讨论政治或社会问题可能有助我们理解和欣赏但丁、品达、埃斯库罗斯、歌德、陀思妥耶夫斯基或李白,但这又有什么意义?政治和社会问题不会像莎士比亚那样长存。谁关心政治呢?我们关心的是那些能扩充人生的,能让我们更聪明的东西。

美国的民主制度正在崩塌,因为人们再也读不了书了,我们生活在屏幕时代:电视屏幕、电脑屏幕、电影银幕。人不再读书,也就不再思考。于是民主制度变成不可能,所以特朗普不知怎么当选了总统。事实是,到头来这些推崇政治正确的人,正是帮助造就特朗普的人。是他们引起了困惑、无知的,坦白说无药可救的美国白人工人阶级的可怕反应。我这么说他们会恨我,但我很高兴把这个话算在我头上。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晏砚兰心
作者晏砚兰心
71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晏砚兰心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