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氏的故事

Heroys 2017-08-11

视线已经渐渐开始模糊了,五脏六腑的疼痛重重得压在身上,漫天的火光,一点点将历史焚烧,重重的煤油味已经让人喘不上气了。旁边的断手是谁的?混子们的?工友们的?还是我的?

眼睛睁不开了,不甘心,真的不甘心。

<一>

我是印刷厂的一名小工人,虽然现在的活只是帮着搬搬铅字,整理整理印刷好的报纸。不过悄悄告诉你,我超喜欢这份工作的。

当初能进印刷厂是我妈偷偷托人,硬塞了五块银元。为了这五块钱,家里不仅把唯一的牛卖了,我爸又给村里老地主家签了2年的长工。但我也走出了我们村,成了我们那儿的第一个工人,印刷厂工人。也算是给家里长脸了。

送我出村的那天,母亲对我说“在外头不比家里,人勤快点,吃点亏就吃点吧。”我咧嘴一笑,说:“妈,放心吧。城里头不比乡下,大家都是一样的。”

张叔第一天带我上工的时候就跟我说“只要不怕累,就饿不死。”我跟他说:“张叔,放心吧,我有力气!”张叔看着我笑笑,开始给我介绍厂里的情况,又带我熟了熟宿舍的路,临走时拍拍我肩,说“别怕吃苦,好好干”,我用力点点头。

印刷厂的工作流程还挺简单的。先是铸字车间用铅块铸铅字,再由排版车间用一个个的铅字进行排版,再交到印刷车间上机用黑色油墨印刷,印好后经装订车间装订好送到库房。

我刚来,就从最基本的做起:将印好的报纸一份份叠好,打包到仓库。活挺简单的,隔壁组的王大姐带了两次后,就放手让我一个人干了。

每天从晚上十二点开始,一直忙到早上3,4点。等卖报纸的娃娃们来后,我就可以回宿舍睡觉了。大概睡到下3,4点,隔壁小巷里吃碗柴丕馄饨,再磨蹭磨蹭,差不多晚上10点就可以到厂子里待命了。

我室友们都喜欢去逛街,他们说:大城市,新鲜。我也和他们去过一两次,感觉就和村里集市差不多,只不过我们那是一年一次,他们这天天热闹。

我更喜欢早点到厂里看看报纸。张叔见我喜欢看报,也识点字,就安排我在排版车间用铅字排版。

时间一久,我也和厂里唯一的编辑混熟了。编辑姓李,我都喊他李老师。李老师通常都推推他黑色的镜框,一本正经得问我,

“小同志,今天的活干完了没有?”

“李老师,那也得等你排完稿,他们才开印呐。”

“来,帮我把这段话念念。”

“上海总工会发布总同盟罢工令再次失败。上海防守司令李宝章勾结公共租界工部局帝国主义势力,对罢工工人进行什么镇压。。。老师,你说这些工人图啥,工人怎么斗得这些带军衔的?”

“也不图什么,可能为了争口气吧”李老师轻声说道。

“为了争口气把命都搭上去了,不值,太不值了”我有点忿忿,“我要是他们才不会那没傻。”李老师看着我,笑笑不说话。

“不过,我也觉得他们是英雄,敢和坏人斗!”

“稿子好了“”李老师不接我话,自顾自说道“快去和张叔说一声,可以印了,天不早了。”

“好,这就去”我一路小跑得去找张叔。

<二>

“张叔,张叔”找到张叔,边把李老师的稿子交给他,边说“张叔,快印吧,李老师说天不早啦!”

张叔接过稿子,眯着眼看了看,边随口问我:

“没和二毛他们出去逛啊?”

我咧嘴笑了笑,回道“还是看李老师写文章好玩。”

“哦?喜欢看报?”

“谈不上喜欢,就觉得比逛街有意思。”

“怎么识得字?”

“我们村里前几年来了个教书先生,说是北京来的,参加了个什么大活动,结果落得一身伤,到村里养养伤。人还不错,看我们一群小孩平常没什么干,就教我们认认字。。。”

“这年头啊,不识字比识字好啊。”张叔叹口气,捏了捏稿子,又看了我一眼,说“准备印刷,你去街上喊喊二毛他们,让他们别忘了时间。”

“嗯,我这就去。”

< 三>

这二毛跑哪去了?跑了好几个他们常去的茶馆都不见人,这街上也好生奇怪,以前坐得满满当当的吃瓜群众一下变得三三两两,原本热闹的街道突然安静了不少,路口街边还散着不少传单,白底黑字的“号外”一下子就刺入眼里,但没有一个路人多看它一眼。我认出了是我们厂子印的。

跑了大概一小时,还是不见人,心想还是算了,先回厂子吧。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二毛拎着个小包袱出来了。我一把拦住他,“找你半天,你在厂里呐。”

二毛不说话,一把推开我的手,就往前走,我站原地,有点懵,这是咋了?

走了几步,他回头道“你也走吧,不太平。”

“你说啥呢?马上就印刷了,张叔他们还等着我们搬东西呢!”我冲他喊道,想到今天李老师写的报道,有点着急。

“你个傻子,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我回家了,可别说我没劝过你啊,这厂子 不能待!一群疯子!”二毛恨恨得说完,就快步走了。

二毛比我早进厂子一个月。我不爱上街玩,但是二毛几乎一有时间就在街上瞎逛,还认识了不少朋友,起先还劝我和他们一起去喝喝酒,说带我看看大城市,喊了一两次之后见我真没兴趣,也就不喊了,但偶尔也会带回些他们剩下的卤牛肉,糟鸡爪什么的。虽然不常聊天,但我能感受到二毛也是十分看重这份工作的,睡觉前总会问我一声,明天几点开工。若是他回来晚了,我就给他留张字条。他虽然贪玩,但也从没因为贪玩迟到过。

我还来不及琢磨二毛是什么意思,就看到张叔朝我走来,“张叔,二毛他。。。”

“走吧,走了也好。”张叔摆摆手,示意我不用说了。

我又望了望二毛走的方向,还是和张叔一起进了厂子。厂里的气氛也和平常有些不同,本该是最忙的时间段,人却少了许多,还多了几张生脸。

机器已经开动了,发出规律的声响,我也不再想了,再不干活,报纸就不能准时印刷了。刚系上围裙,李老师就过来了,把我叫到一边。张叔望了这边一眼,欲言又止。

“李老师,怎么了?”我边说边套上手套,铅字油墨重,要沾上了要洗掉都像脱一次皮。

“你要走的话,现在就快走吧。”李老师一脸复杂的看着我说道。

我顿了顿手上的动作,有些不解:“老师,我哪里做错了吗?”

“现在局势不好,你。。”李老师又推了推他的眼镜,“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所以二毛走了是吗?”虽然有点难过,我也大概也知道了李老师的意思。

上个月的武装起义又失败了,抓了好多人。大家都传我们厂子和他们关系密切,脱不了干系。即使不出门,每天看得报纸报道也大致让我心里交了个底,也知道了张叔,李老师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说不害怕是假的。可我也觉得在做正确的事情。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也许,也许这次大家就成功了呢。

“你爸妈还在等你”李老师好似看出了我的想法,“成功也好,不成功也罢,我们始终都是要做到这一步,流血受伤甚至。。”李老师停顿了下,又坚定得说“甚至牺牲,我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他定定得看着我,“但你不同,回去吧,爹妈该担心了。”

说到父母,我想到我妈送我到村口说的话,想到阿爸签得长工,想到那个教书先生里一本本书,想到家里的床。

“李老师,我。。”我深吸口气。“我要回去。”

<四>

包袱收拾的差不多了。本来也没带来多少,带回去的包裹看起来也没大多少。不过,我按了按胸脯,这几个月赚得工钱我已经贴身带好了。回家给妈妈买几件衣服,阿爸的烟草钱也有了。虽然还不够买一头牛,但是可以和阿爸一起做长工,再过几年就能添头牛了。只要有人干活,家里的田收成还是不错的。想到回家,脸上还是溢出笑容。

大城市很好,街头热闹,食物丰富,没人问你哪里来,只要你好好干活就能挣钱。有一杯酒,大家就是朋友。

张叔很好,他教我干活。李老师很好,告诉我报纸上的那些为什么那么写,二毛很好,是我城市里的第一个朋友。

都很好,可我还是想回家。

<五>

轰…

机器出故障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又是一声“轰”,还夹杂着吵闹的人声,跑出寝室,才发现走廊上已经弥漫起一阵烟雾了。“不好,怕是印刷机器烧了”我边想着,脚步已经朝厂里跑去了,可跑得越近,越觉得声音不对,吵闹的人声里夹杂着痛苦叫声和怒吼,模模糊糊得在呼喊着什么。

此时厂里已经是火光冲天了,原本的油墨味变成火焰的热度,映得我脸滚烫。

“李老师!张叔!”我朝里面喊道,声音很吵,但没有人回应我。火光里,隐约看到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挥动着什么。

“不管了,救人要紧。”放下手里的包袱,一头扎进厂里。呛了几口烟,我才发现,这已经不是印刷厂了。

这是人间烈狱。

机器早就停止了印刷,乱七八糟的棍子堵在印刷口上,原本堆放报纸的地方现在是一片片的火堆。黑衣人手里拿得都是大刀,脸上的神情都凶狠无比,原本应该在工作的工人一个个都血肉模糊,不停地在哭泣求饶。

“张叔!”我看到躺在机器不远处的人,赶紧奔过去,可刚触到他的衣服,却发现青灰色的长衫早就被血染透,而张叔早已没了动。满手黏腻的血让我双腿不住的发软,“赶紧离开这里”,我满脑子只有这一个念头,可还没来得及起身,背后就传来一阵剧痛。

“让你们tmd印”背后的男人叫嚣着,一刀接一刀砍在我的背上。我从来不知道痛可以这么痛。一下子扑在了地上,连痛呼都使不了劲,张了张嘴可却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不知道那个人砍了几下,见我没了动静,又转身去了别处。

脸贴在冰冷的地上,背上湿了一片,我想喊,却一点都出不了声,凉意从脚底慢慢升起,我抬起手,摸着藏在胸口的银元,意识慢慢离开。

迷糊中,看到了李老师,他的眼镜早已不知道被打了哪里,眼睛血红一片,两个黑衣人架着他,把他压在了桌上,老师的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支笔,眼神却已经涣散了,黑衣人一把夺过来,摔到一边,将李老师的手按在桌上,喊着“让你写”,刀起刀落。

<六>

我从来没想做个英雄。

我想回家。

之前看《建军大业》的时候,印刷厂的一幕让我印象深刻。比起将领们的英勇牺牲,小老百姓的死更让我唏嘘,难过。

只是出来讨个生活,却不小心赔上了性命。他们死得无辜又无奈。

所以想写个小故事来纪念,和你我一样的普通人,却没我们的运气的那些人。

最后,希望世界和平。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Heroys
作者Heroys
10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Heroys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