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我才发现,其实你也就那样(一)

青恙 2017-08-11

故事复活在一个灯火迷蒙的包厢。 程越坐在角落里抽烟,耳边鬼吼鬼叫的歌声里传来些不太真切的嘈杂。 “哎呀,这有什么嘛,我老公还显小呢,”乔曼将手比在半空中,纤细的手指微微往外翘,那弧度因为无名指那枚淡粉色的鸽子蛋闪着傲视群雌的光,“我老公说觉得亏待我,我这人嘛,不物质,他想买的那款大是大,可是俗气得很,我犟着要这个,粉色嘛,少女,符合我气质。” 乔曼学生时就爱臭美,包里随身揣着个小镜子,程越依稀记得,那背面印着当时很火的百变小樱。 “小曼你说这话不是磕碜我们吗,高中同学里,就你嫁得最好,要我说,咱还这么拼干嘛,找个金龟婿比什么都实际。” 说话的人是顾娇娇,不是程越不绅士,只是听那话也着实好笑,她顾娇娇确实拼,天天忙着掐人尖儿,却没苏曼那天生的资本,自然就没那运气。 他回想着朋友圈里一天三轮的照骗,有些恶毒地想,怎么苏曼就没好心点拨一下,让顾娇娇少发点那些在奢侈品店或是高级餐厅里故作随意的摆拍。 作为高级选手的苏曼肯定知道,你在朋友圈秀了什么,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证明,你的圈子是什么高度。 而顾娇娇的高度,在一众出色的高中同学里,还真算不上高。 不过,程越自认还是比较懂女人,所谓优越感,就是来自于大家心照不宣的等级划分嘛。 当然,也还是会有那么些,从学生时代就一路不开窍到如今的人。 “娇娇你也别这么想,别人的幸福羡慕不来的,况且,身份悬殊太大,终是要出问题的。” 此话一出,几个女同学瞬间静默,苏曼的脸色在昏暗的灯光里,看不清表情。程越一截一截地抖着烟灰,笑得眼角的细纹都蹦了出来。

这就是十年后的同学聚会,说起来那些青春小说里感人肺腑的重逢大概全是无脑编辑意淫出来的,现实生活里的此番景象,除了女同学间话里话外的攀比,就是男同学间喝酒顿足的吹嘘。 再谈及年少的真挚,也不过是,借着情谊套点现实的利益。 程越想,自己真是被贺之安坑惨了,他早该知道,致力于美化回忆的同学会就是如此的,没劲透了。 于是正在想着如何找借口提前退场时,女朋友发来了短信,说是做了糖醋里脊,让他早点回家。 程远心里一喜,看了眼还在高歌的贺之安,冲已经散得七七八八的老同学们挥挥手,就撤出了门。

傍晚的色调总归是有些不伦不类的,要灰不灰,要蓝不蓝,夹着浓烈的闷热,看得程越心里莫名其妙得烦,他从包里摸出烟,点上,睨着远处,琢磨着怎么避开门口那一群正在依依不舍的寒暄。 “哎呀,曼曼你也别生气,乔楠就是嫉妒你。” “我有什么好生气的,”苏曼神色淡然,“她性格一直就这样,那时候从乡下转过来,说话就是横冲直撞的,也怪不得她,世面见得少,难免为人刻薄些。” 顾娇娇和一旁的女同学眼色互换了一下,“是是是,虽说都来大城市这么多年了,也还是比不得我们的,我听说,现在在一家小公司做行政,老辛苦得嘞。” 程越隐在墙角,烟雾印得他的脸忽明忽暗,他一方面觉得自己是高估了苏曼,明明语气细软大度,用词却怎么也压不住被人戳中软肋的不满,或许,她跟顾娇娇也差不多。 另一方面,他觉得真特么解气,时隔多年,她乔楠一句话噎死人的本领还是那么讨人厌。 “要说乔楠这人,也没什么坏心眼,就是太强势,”女同学揶揄的眼神着实到位,“要不然,程越得跟她分?” 顾娇娇用一种真理式的口气反驳,“那不过是程越胡乱找的借口,你真以为,程越想跟她天长地久?可能吗,两个人差距那么大,”她以男人的视角总结着,“也就是,看着有点姿色,来者不拒了。” 苏曼自诩姿态应该高于顾娇娇之流,“好意”打了岔,“行了行了,乔楠人还是不错的,人家也不稀得程越这个金龟。” “曼曼,你就是太善良了,又长得美,”顾娇娇巴结着,“所以才迷得你老公神魂颠倒啦。” 女同学们的八卦声似电线杆上叽叽喳喳时不时还拉一坨屎在路人头顶的麻雀,渐行渐远。 程越作为那个被拉了一头屎的路人,早先解恨的心情此时全被那些操蛋的回忆覆盖。

来者不拒? 似乎是他太低调,而乔楠懒于维护形象,这一出戏,在他人眼中,她竟化被动为谄媚。 程越想着也不关他的事了,细水流年就是一桶潲水,臭烘烘的,让人避之不及。 他转了身往车库走,却还是禁不住想起那些年坐在教室里的女同学们,到底是从何时起,少女独有的可爱骄横蜕变成了如今,如今这说三道四的市井模样。 程越脑海中突然蹦出某知名作家的名句:很多时候,我们能忍耐一个人的凶残,卑劣,甚至下贱,但是不能忍耐一个人的平庸。 乔楠在他们这群同学里就是那个平庸,而且,还是带着刺的平庸,更是令人反感。 他坐进车,猛踩了油门,只轰地一声,像是要撞散这无厘头的胡思乱想。 谁料到,出车库的时候,才发现转瞬的功夫,外面已经飘了小雨,看着车窗前星星点点的白点逐渐密集,他伸手开了雨刷,方向盘一转,就看到了路口的乔楠。

程越不自觉放慢了车速,打量着越来越近的身影,她穿了个黑色的高领薄毛衣,外面套着件黑色的春秋长外套,软趴趴的马尾被风吹得有些凌乱,一张瘦削的脸四处张望着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的长街。 程越眸里戏谑,一如既往地,没有品位。 他加了速,从乔楠身边的水坑掠过,看着后视镜里被水花溅得连连后退的女人抬眸间嘴里不干不净的模样,心里竟诡异得畅快,畅快得他哈哈大笑起来。 却只在一个转角的功夫,他刹了车,刚一瞬间的幼稚跟记忆里的某块碎片重叠,明晃晃地在他眼前反着光,刺得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掉了头。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青恙
作者青恙
26日记 3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青恙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