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间的木板

游戏客人 2017-08-11

她叫蔚(we),她的故事是我们。 她叫蔚。俏丽的面庞,灵动的双眼。她很美丽也很受疼爱。但她的内心总是落寞。 她是个孤儿,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没有 与之相伴的灵魂。她在孤儿院的生活很好,可是缺了什么。 她也难说。 她长大了,是十六七岁的大人了。如果她家有大人,一定也会这样想。 很可怕。 她听说孤儿院是终身制的。她或许一辈子只能待在这里。她不信来世,只得看重今生。她对生活的期望,是丰富,是富足。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不能。 一天,她穿着一身轻便的衣服,悄悄出了大门。这是她第一次违纪。 她本想着,带点什么生活必需品,后来一想不必了,不让他们怀疑,不让他们找到才最重要。 她脚步匆匆,半阴半晴的天,灰蒙蒙的。她的脸上,难以掩饰的紧张神色。 她一路向东走,她也没有目的地,但她知道方向。东边,就是海的方向。海,即将在她的理解之中,就是永远不会再见。她心里也有隐隐哀伤。 她已精疲力尽。 终于,听到波涛,那是大海。海浪安静地涌动,不知何时又会突然暴躁,拍向岸边。 岸边有小舟,相当简陋,但还能用,女孩内心的声音呼唤她上去,她平日的迟疑突然消失,快步上船。 人们把海与天的交汇点叫做舟。 人们把海与天之间的人称为舟。 舟中有一块木板。没什么好奇怪的。 风轻轻地把小舟推向远方,远方没有方向,她不知道去路究竟在哪。她感到慌张,自己并不在控制小舟,或许自己只有江海寄余生。或许这还算是万幸。她想着,感觉很不好,没坐过船的她感到不适。 木板:你好啊!我等你许久。 蔚吓了一跳,但也迅速平静下来,她此时正如大海,可以沉下任何东西。 蔚:你好? 她的语气里充满试探。 木板:我不认识你,但我知道你。你也是这样感觉吧。你知道我是块木板,想起事来很硬;我原来是一扇门,专门来给人保守秘密。谈谈你自己吧! 蔚平日的紧张突然放松,生活,没有道理。 蔚:我从何而来,生命又是什么? 她不指望回答,只是发个问。 木板:你问我,算是问对了。旁观者最有发言权,我没有生命,谈起来自然很客观。 蔚很好奇,她问下去。 木板:人是活不明白的,或许,我无法给你讲透,你只能靠悟。有人认为生命就是科学,有人认为生命就是玄学。其实吧,生命就是木板上的裂痕,或是木板与木板之间的缝隙。你看看我。 它挺老。 蔚:也太虚无了。 木板:想不通就算了,没有非要想通的问题,时间是一切的答案,时间也是刚才问题的答案。问题是为了乐趣,答案不一定非要找出来。若是生命和宇宙的秘密被解开,它也会像魔术解密一样,你马上觉得索然无味。你“哦”一声,然后不会再关心。还有,虚无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什么都有,都是“無”。 蔚和木板聊了许多,艺术文学科学神学,一切她好奇但不了解的。她懂得很少,生活在果壳之中,她信息闭塞。 木板:无知不算什么。好奇怎样才能永驻?只要有乐趣在。 蔚又和木板聊了自己的生活和自己的想法,稚气的感觉令木板感觉自己又年轻了一会,聊一会笑一会,他们常常乐不可支。 它是可靠的朋友。 微风和煦,阳光晴好, 海水晶莹,天空蔚蓝。 舟行平稳,刚才的阴云也早已下落不明。 海面无际,时间也早已下落不明,宇宙膨胀带来的一切,让心灵坍缩。 入夜,眠。枕藉舟中。 翌日,晨。东方既白。 她醒来,在船上,在岸边,岸边已不是一个岸边,但大海只有一个大海,就像只有一个月亮。当然,后者更容易接受。 这是她开始新生活的彼岸。在此,船里的木板不再说话了,它不能给她新的建议。 她悲伤三分,又醒来。想起,木板和她说的话,一切都会过去,醒来,是前方。 走啊走…… 她找到一个废弃的小屋。 很是奇怪,竟然在城里有这地方。她搬进小屋,她没有随身的任何东西,搬进小屋的就是那块木板,它依然是朋友与智者。 她在那夜的梦里,获得一项技能,她突然拥有了木匠手艺。她当了一个木匠。她把头发剪短,干练许多,还依旧美丽。照了照镜子,她也是觉得自己真是大人了。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的岁数。那天的夜晚很长,那夜的梦很长。过了多久。 她当木匠,有很多人对她指指点点,却没有人真正对她指点。 她手艺精湛,终于获得大多数人的认可。 这行挣钱不多,可以维持生活,和精神。精神是不需要花太多钱去富足的。她此时的生活,正如她梦中所想。 木板静静躺在桌上的红布上,红布是她挣到第一桶金时专门买的。木板上的裂缝,有些弧度。变大。仿佛微笑。 蔚在天地之间报以微笑。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游戏客人
作者游戏客人
18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游戏客人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