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初缘

若云 2017-08-11

那是十多年前回宝鸡的火车上,我去隔壁车厢打开水,经过他身旁不禁放缓了脚步,走过还回头多看了他两眼:光头锃亮,戴着黑边眼镜,很年轻,一袭青袍,白皙消瘦温文清雅,坐在边座上安静地手捻玉石珠串。

我没见过如此清爽的和尚,看起来真是一种美好,不由地生出许多欢喜和好奇来,接开水的时候我在想,该怎么去跟他搭讪呢?

接好水返回时走到他身边,迟疑了一下,还是鼓起勇气开口:“师父,可以和您聊聊吗?”

“可以啊”,他抬头微笑,略带一丝羞涩,脸颊露出浅浅的酒窝。

我便搬开边座坐了下来,隔着小桌平视,才真的看清他的模样,眉毛竟然粗旷浓密,透着英气,觉得他骨子里是坚持己见倔强之人。聊天得知他法号初原,二十岁,湖南人,我祖籍也湖南,因此感觉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初原师父随和耐心,问了不少问题,都一一回答,还从背囊里取出几件叠得方方正正非常整洁的僧衣给我看,他说那是僧人须随身携带的。

他在法门寺,并不远。我便说“明天我去法门寺看您方便吗?”,他说方便,让我到了给他电话,他来接我,不用掏门票。

翌日是个艳阳天,一早我买了好些水果,便从市区赶乘扶风的班车,这是我第一次去法门寺,之前朋友唤我去,总也没兴趣。

一路上我有些兴奋、有些紧张,脑子里总在想,等会见面会是什么情景。近三个小时的颠簸终于下了车,双手提着水果又走了好长一截路,汗流浃背,终于到了法门寺门口。

初原接了电话说马上过来,我朝里望,很快见他老远向我挥手,近前看我拎来那么多水果,我学着新词儿对他说:“师父,供养您的”,他埋怨我太客气。

他带我到大雄宝殿教我礼佛,可是标准动作当时我还是没学会。又带我去地宫看佛骨舍利。转眼到了午饭时间,他说:“走,咱们到外边去吃饭,你时间紧,今天还要赶回去,留点遗憾,下回再带你去珍宝馆。”

初原在寺院门口找了家小饭馆,喜欢这环境,可以安静地说说话,我羡慕地对他说:“好喜欢您这身衣服呀,真好看!”

“喜欢你也出家好了嘛,哈哈~”,初原打趣我,即而又变得正经起来:“佛渡有缘人,你可以皈依啊,皈依佛法僧,做在家居士。”

“那怎么皈依呢,皈依你可以吗?”

他不置可否,低头浅笑,过了一会儿,他才说:“可以,我其实也是西安XX庙的当家师,你是我第二个徒弟。”,听罢我开心得鼓起掌来,他接着说:“准备一张两寸照片,给你办皈依证”

从法门寺回来后,我把照片给初原寄了过去,三天后收到他寄来的皈依证,贴照片处拓着法门寺的钢印,后页还有红泥印。证上的皈依名“心仪”,让我浮想联翩..

“心仪”这个名字似乎在鼓励我去探究一些情愫,对佛教的基本戒律,尤其是“淫”戒,我觉得还是苛刻得太不自然,太强人所难。

一个月后我又去了法门寺,这次与初原相见只有十几分钟,他便忙着上殿去了。他用含蓄略带羞涩的笑,来表示歉意,让我想起火车上初遇时他抬头,也是这样的微笑,恍惚如昨。

我发现自己真的喜欢上他的身份、装束和独自,他让我有一种敬畏,一种深情,还有一种,心疼..

此后,我再没去过法门寺,直到我出家以后。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若云
作者若云
66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若云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