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危局的反身性分析

棠孜 2017-08-11

大约从大半年前开始,乐视就连连爆出资金紧缺的新闻,无论是裁员、员工讨薪、集团公司预算资金挪用、客户讨债等等,无不从侧面反映了一个问题,乐视大约真的太缺钱了,以至于到现在,贾跃亭已经陷入在外界看来是四面楚歌的境地。

回顾乐视的发展,起起伏伏,大概可以总结出几个阶段,也似乎正好验证了反身理论。反身理论来源于索罗斯。

索罗斯的思想主要来源于卡尔﹒波普的证伪主义。证伪主义认为科学命题不能被证实,只可以被证伪,可证伪性是科学与非科学的划分标准。人类科学知识的增长不是累积式的前进,而是排除错误式的前进,先提出假说,然后予以反驳。把这种思想放在金融领域,可以想见,经济学所假设的理性人和理性行为并不存在,没有人能够获知所有的市场信息,市场中存在着谬误、偏见。有时候,这种偏见的影响力甚至处于主流位置。市场也不是区分为观察者和参与者,而是相互交叉,相互影响。由此推及索罗斯的反身理论:正是因为参与者的决策并非基于客观的条件,而是对条件的解释,所以金融市场的根本是不确定的、是可错的。参与者的认知和被认知对象互相影响,基本面影响观点,观点反过来也影响基本面,它们永不均衡,互动变化,以致无穷。

用两个函数来表示反身理论,可列出式子如下:

y=f(x)认知函数

x=F(y)参与函数

x表示行为,y表示对行为的认知。它们表示认知与行为交互影响。继而,我们继续得到以下函数:

y=f(F(y))

x=F(f(x))

它们表示,行动和认知会通过一系列复杂的过程进行自我强化。

回到乐视的现实。乐视的发展模式经常被简单地描述如下:提出新的产品概念,把自己塑造成行业颠覆者的形象,通过高补贴等亏损销售方式占领市场造成来势汹汹的气势,巩固投资者对自己的信心,拔高自己的市场估值,通过高估值不断获得新的投资。在一个领域尚未获得稳定现金流的情况下,乐视又在其他领域如法炮制,鼓吹自己的生态概念,“蒙眼狂奔”,在多个领域大笔地烧钱,野蛮生长,企图这样建立起一个超级帝国。这样虽然可以不断提升乐视的估值,却也让乐视的资金消耗速度不断加快,资金缺口逐渐扩大。演变到这里,我们已经看到一个正向的反身性强化路径。

贾跃亭通过不断创造新的故事,提出新的概念,一步一步放大投资者对乐视未来的期待,坚定他们对乐视发展的信心。由此投资者给乐视带来更多的投资,使乐视产生更多的估值。乐视利用获得的投资大举收购,并且疯狂烧钱占领市场,提高自身的关注度。经过反身性的正向强化,乐视的估值被指数级放大。

但及时是这样,乐视依然缺钱,并且通过公开的消息来看,乐视的资金缺口已经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目前还没有改善的迹象。这至少说明,乐视跑得太急太快,快到投资者的想象都难以跟上其脚步。随着各种不利传言的散播,乐视如果不能立即纠正其发展模式,解决资金短缺的问题,很可能将会面临着事态向着另一个方向的反身性强化的前景。

首先,投资者对乐视未来发展的信心开始动摇,甚至反思过去在乐视身上的押注,在是否继续对乐视投资的这个问题上开始变得犹豫、迟疑,继而采取拒绝的态度。

乐视的融资难度逐渐上升,但为了企业的存续不得不以更高成本进行融资,从而进一步提升自己的负债,并造成进一步的运营压力,在运营目标上开始追求急效,打乱原来节奏和布局。

由于负债不断地升高,对其的投资风险开始逐渐增大。乐视的债权人开始考虑提高过去为乐视提供的借款的坏账准备,降低其对乐视授予的信用,并且比以往提前向乐视催收账款。乐视的客户或者供应商开始要求乐视预付现金或者现付。进一步扩大乐视的资金压力。

对乐视发展心存疑虑的投资者开始抛售持有的乐视股份,引发乐视股价的下跌。这种心态进一步影响到对乐视进行投资,入股乐视的企业、重仓乐视的基金,引发一连串的抛售、退出投资等行为,并进一步反应到股价的下跌上。由于乐视股票的几个大股东将很大一部分质押给了券商,股价的下跌增加了质押的风险,并有可能跌破质押安全线,引发券商强行平仓被质押的股票,由此进一步增加了市场上卖空的力量,引发股价雪崩式的下跌。

负面评价进一步传导至消费品领域,部分消费者开始考虑产品背后的企业运营的长期性,提供长期服务的可靠性,在购买需要长期使用的产品和服务的时候开始迟疑,转而考虑其竞争对手的产品。

目前,关于乐视的负面消息此起彼伏,乐视的股票也处于停牌状态。乐视如同一艘破船,一边要补漏,一边要把不断涌进来的海水给弄出去。留给乐视扭转局面的时间已不多。本文虽然分析了乐视危局的反身性发展局面,但不代表作者希望看到乐视的崩塌,因为比起乐视给予人们的想象,我无法确定乐视的衰亡能否让世界变得更好。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棠孜
作者棠孜
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棠孜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