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类对话节目

棠孜 2017-08-11

对话,是普通人每天的必需。对话随着目的的不同,可以有很多类;随着对话方的不同,可以有很多层。前者说的是对话的横向功能扩展,后者说的是对话的纵深的可能性。最近在闲暇时间看了一些对话节目,于是想了想对话的多种可能,同时也算抛砖引玉,做一点推荐。

《圆桌派》

圆桌派有点像是以前的锵锵三人行的延续,但改进也相当明显。圆桌派首先体现在一个圆上。没有领导和倚老人士专用的上座,这才给轻松平等的聊天留下了足够的空间。每一场圆桌派都像是好友之间的相聊甚欢,它淡化了表演性质、也尽可能避免做成公共问题的争辩;它足够接地气,但嘉宾的阅历背景成了对话有趣和层次高度的保障;它能让你稍微增广见闻开阔视野,但不至于让你误以为又充了电成长了一岁。好的聊天时刻给你一种空间感,聊天中有几方,它们能够达到足够互相辨别而又和谐的平衡。而它的厉害之处还在于,即使作为一档节目,主持人也能达到一种炉火纯青的状态,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消隐于聊天之中,成为对话不可或缺的一方。

《如是》

如是是沈星主持的一档节目。节目的片头明确目的为寻访至人。至人,如果从已出的几档节目的访问对象来看,大概应该是指个性独特,有所坚持,甚至有些超脱世俗的文艺界人士。作为寻访类节目,它的成功与否在于寻访对象是否得到了充分的表达和展现,同时主持人的气质和形象自然成了一个滤镜。普通人尚且不愿对牛谈琴,至人当然更不会这么蠢。随着节目的增多,寻访对象的形象气质各异,它们逐渐变成一张网的一个节点,而网的最中心,当然是节目呈现出来的那个清新脱俗的沈星。这时候,才多少显现出寻访一词的原意,愿做一个干净的少女,去看一看那些闪亮的星星,听一听冰雪融化的风铃般的声音。

《局部》

局部是画家陈丹青做的节目。像是围绕一些历史画作,做一些评述和引申。它不是作为一档作画技巧或者美术史节目而展现,但多少有一些学院之风。陈丹青的谦和、克制同时又眼光锐利、学识深厚,赋予节目极高的水准。

《听说》

听说是一档诉说音乐背后故事的节目,它或许诉一歌曲,或许诉一人。它可能是一档真正好听的节目。它有点像配了画面的电台节目,但如果你闭上眼睛,一样能感受到音乐和音乐人做为时光和历史的乐符所谱写出来的美妙。

《一千零一夜》

一千零一夜是梁文道做的一档读书评介节目。梁文道读书颇多,并且自言很幸运能把读书当成自己的工作,他做的读书节目常常见解深刻。但说到读书,很多人的现状是常常四处去寻找,来给自己充电,但从来不愿意静静坐下来读一本书,或者读完一本书,也只读出了一些自我好感,感觉像充上了电。这也正是知识读书类节目的困境。大部分观众很可能没有好好读过那本书,他们来只是好奇或者来充电。而读一本书被称作灵魂的对话。这时候为了做节目,出现了原本对话无关的第三方,于是节目有可能变成转述“我的灵魂和作者的灵魂说了什么,他的灵魂跟我说了这些话”。

《晓说》

高晓松的晓说在片头就直言:世界很大,大到可以晓说。其材料的裁剪风格多少有些稗官野史的味道。因而由这些材料所得出的结论也多是大胆而新奇的。高晓松的节目仿佛也成了一个预示,大文娱的融合趋势或许已到了眼前。

《观复嘟嘟》

马未都的观复嘟嘟初看有些莫名其妙,像是一个老头活到老了找不到人聊天于是录了一档节目把所听所闻赋与观众。节目中小到生活琐事、文物,大到价值观、中西文化的不同,几乎是无所不谈。从某种角度看它最像是把圆桌派拆开后呈现的一方,它像文学中的小品文这类文体。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棠孜
作者棠孜
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棠孜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