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迪密恩 第一章

LowPrecision 2017-08-11

Written in 2011-04-14 20:03:35 (Migrated from SINA blog to Douban diary) 当时翻译这部小说的时候,译者还找上门来啦(他也在翻译呢),我就翻译了头两章,草草的结束了。这是第一章。

我敢说,你并不应该读这篇回忆录。

如果你读它是为了了解和一个弥赛亚做爱的感觉—— 也就是我们的弥赛亚,那么你不应该继续了,因为你就是个窥淫狂。

如果你读它是因为你是那个老诗人的《诗篇》的死忠,并且极度着迷与好奇那些海伯利安朝圣者们接下来的命运,那你一定会失望的。我对他们大多数人的情况一无所知,毕竟,在我出生的时候,他们已经活过又死去几乎三个世纪了。

如果你读它,是因为你寻求对传道者的教导获得更深入地理解,你也许还会失望。我发誓,我对她感兴趣的原因,更多地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而不是什么传道者或者弥赛亚!

最后,如果你是想了解她或者我的命运,那你也不应该读这篇文稿。尽管我们俩的命运看上去和其他人一样确定,但当她的生命终结时,我已不在她身边;而在我提笔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命运正在等待着终场的结局。

如果你无论如何都要读下去,这让我十分惊讶,但这也不是头一件让我惊讶事情了。最近的几年里,我已经经历过一件又一件不可能,每件都比以往更加令人难以置信却又仿佛无可避免。所以,我决定写下我的回忆以供分享,但我的动机甚至都称不上分享—— 分享?!这些文档又有谁能看到呢?—— 我想,只有把这些事件记录下来,我才能够在脑海中理清来龙去脉。

“吾见吾言方解吾念”,某位大流亡之前的作家如此写道。精辟!我必须看到这些事情,才能知道如何去看待它们;我必须用墨水将这些经历,这些情绪在纸上勾勒出,才敢相信它们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上,触动过我的心灵。

我写下这写文稿的目的,就是为了从过去几年的混乱中找出一些模式,在长达几个标准世纪中统治我们生活的一系列完全随机的事件中建立一些秩序。如果你读它也是出于和我同样的原因,那么请继续吧。

故事从哪里开始呢,也许应该从死刑判决讲起。从谁的呢—— 我的,还是她的? 如果选我的,又是哪一次呢?我有好几个可供选择,也许从最后一个讲起比较合适。让我们从结尾开始吧。

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正被关在一个薛定谔的猫盒【1】里,位于被隔离的阿玛珈斯特星球的高轨道上。这个猫盒并不是个盒子,而是一个光滑的卵形房间,大约6米乘3米大小。直到生命终结前,这就将是我的全部世界了。房间的大部分空间是斯巴达风格的,包括了一个黑色的盒型空气和废物循环再生器、我的床铺、食品合成单元、一张窄柜台兼做餐桌和写字台、最后是厕所、水槽和淋浴器,这些布置在一个纤维塑料的隔间里面。这么布置背后的社交礼节让我确实无法理解。根本就没有人会来拜访我,隐私对我来说,就他妈是个笑话。

我有一台文字处理器。每写完一页,我就把它打印到循环再生器产生的微米纸上。日复一日,缓慢增高的薄如蝉翼的纸堆是我这个小世界里唯一可见的变化。

毒气瓶并不可见,它与空气过滤器直接相连,放置在猫盒的静-动态舱壳之间,这样一来,任何试图破坏它或者打破舱壳的举动,将会释放出氰化物。辐射探测器、计时器以及放射性同位素都被固定在舱壳的静态力场中。我无法得知随机计时器何时会激活探测器;我也无法得知这个计时器何时会降下同位素的防护铅板;我更无法得知同位素何时会衰变并释放出一个粒子。

我只知道,在同位素释放的粒子激活探测器时,空气中应该会有一股苦杏仁味,一两秒后,我将会被毒气杀死。

我希望它最多只持续一两秒。

从技术上来讲,按照古量子力学佯谬来解释:我处于一种“又死又活”的状态,就像薛定谔的猫,位于概率波的混合状态之中。由于猫盒的舱壳完全受到约束力场的束缚,即使受到一点最轻微的扰动也会爆炸。所以,没有人会来看我是死是活。因此,在理论上,没有人直接判处我的死刑。每一微秒我的生和死都托付给了永恒不变的量子力学。不会有观察者了。

但我自己是一个观察者,我一直在等待这个特定的概率波的塌陷。不仅仅是出于一种客观的兴趣,而是在听到氰化物气体的嘶嘶声之后,在毒气到达我的肺部、心脏还有大脑之前,我将会知道,这个宇宙是如何来解决它自己的问题的。

至少,只要我关心我就会知道。这一点,当那一刻真的到来时,是宇宙的意图中大部分人唯一关心的问题。

与此同时,我吃喝拉撒进行着每日鸡毛蒜皮的生活仪式。这点很讽刺,因为我活着,如果活着是个合适的词,就是为了记住,并写下我所记住的。

如果你读到这儿,你应该很确定你不该读这份文稿,但如同我们生活中的很多事情一样,出发点并不是最重要的。行为才是长久的。到头来,我写了这份文稿,而你又正在阅读这篇文稿,只有这个不可改变的事实才是关键的。

从哪里开始呢?她?她是你要读到的主角,是我生命中希望能矢志不忘的人。也许我应该从最先使我俩相遇的事件说起。这个事件最终引导我跨越大半个银河系甚至更远。

我想,我应该从头讲起—— 从我的第一个死刑判决。

【1】薛定谔的猫是奥地利物理学家埃尔温·薛定谔试图证明量子力学在宏观条件下的不完备性而提出的一个思想实验。实验内容如下: 把一只猫放进一个封闭的盒子里,然后把这个盒子连接到一个包含一个放射性原子核和一个装有有毒气体的容器的实验装置。设想这个放射性原子核在一个小时内有50%的可能性发生衰变。如果发生衰变,它将会发射出一个粒子,而发射出的这个粒子将会触发这个实验装置,打开装有毒气的容器,从而杀死这只猫。根据量子力学,未进行观察时,这个原子核处于已衰变和未衰变的叠加态,但是,如果在一个小时后把盒子打开,实验者只能看到“衰变的原子核和死猫”或者“未衰变的原子核和活猫”两种情况。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系统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处于两种不同状态的叠加态而成为其中的一种?在打开盒子观察以前,这只猫是死了还是活着抑或半死半活?这个实验的原意是想说明,如果不能对波函数塌缩以及对这只猫所处的状态给出一个合理解释的话,量子力学本身是不完备的。

http://zh.wikipedia.org/wiki/薛定谔的猫

作者:丹·西蒙斯 翻译:Mushr2om

感谢:slhynju He's the best.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LowPrecision
作者LowPrecision
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LowPrecision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