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草图(1)异界珠宝

Alex 2017-08-11

殡仪馆出来,小糖揉揉哭红的双眼。小时候奶奶对自己最好,当奶奶的遗体推进焚化炉的时候,小糖的心碎了。再也看不到奶奶的哀伤一直在脑子萦绕。要是奶奶能够回到自己身边多好。哪怕多一天也好。奶奶病危的时候小糖正在外地上学,赶回来的时候没有见到奶奶最后一面。这份遗憾也让她在心里产生了深深的自责。 坐上反校的列车,车里很干净,大大的靠背很舒服。但小糖还没有从哀伤里走出来,在她心里还念念不忘没有见到奶奶最后一面的自责。每当她想到这个事儿的时候心里就又多了一分对奶奶的思念。想着想着,小糖忍不住哭了出来,强忍着不出声,却抑制不住眼泪的流淌。坐在旁边的是位中年大叔,瘦瘦的,带着眼镜。手里翻弄着一本书。大叔并没看看小糖,只是默默的念叨了一句。“生老病死,除了生死这世间便再无大事。不过生老病死又何曾因为人们的不甘而不来呢?” 小糖听到这句话,再也没法抑制心里的哀伤,抱住前面座位的靠背嚎啕大哭起来。哭着哭着,小糖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过度的悲伤让她的身体用睡眠构成了一道防御。小糖不知道睡了多久。睁开眼睛的时候大叔刚才的座位上空了。她不知道大叔是什么时候下的车,但座位上放着一张名片,上面印着S.I.T企业培训学校--文霜。应该是那大叔的吧?哭过之后小糖的情绪稳定了一些。这时候她渴望能够有人听她倾述自己对奶奶的思念,自己内心的哀伤。可跟谁说呢?爸爸妈妈?不,他们也跟自己一样很伤心。老师同学?她们会觉得自己是在无病呻吟。小糖把玩了一下名片,把名片放进自己的书包。之后又拿了出来,对给这个大叔打个电话。问问他,我没有跟他说家里有人去世了,他是怎么知道的。要是他有时间和耐心也许可以开导一下自己,让自己没难么难过。小糖想到这里把书包里的名片又拿了出来。 按着名片上的号码打过去,彩铃里响起培训学校的广告。没人接听。算了吧,这种事情也想得出来。给一个陌生人讲自己失去亲人的痛苦,会有什么意义呢?小糖在给自己解心宽。不过心里还是有一点遗憾。手机在手里振动了一下。一条短信,是大叔的号码。“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知道你的愿望是什么,到学校来找我。我可以帮你实现你的愿望。”看到短信小糖心里一惊。这是单纯的恶作剧吗?他知道什么?他怎么知道的?他到底是谁?小糖又把电话播过去,对面依然是培训学校的广告彩铃。没有人接听。小糖看了下名片上的地址,离自己的学校不是很远。按理说大叔如果是回学校的话应该跟自己一起下车才对,为什么要先下车呢?难道他不是回学校?小糖又开始了胡思乱想。不过她打定了主意,一定要去学校看看。 小糖已经读大三了,在学校学法律专业。新学期开始没多久,专业课的课程并没有那么紧张。星期六,整天都没有课。小糖背着包,走出校门。她要去培训学校看看。培训学校虽然离大学不是很远,但交通却不怎么方便。倒了两次公交车,还要打车才能到。 站在学校门口,小糖往里面望过去。大门关着,上面挂着一块牌子,写着来往车辆请登记。旁边的小门进出也是需要划卡的。里面是一栋古典的老楼。楼顶有一个立体的雕塑,是一朵棉花。院子里没有什么人。大门旁边有个门卫厅。小糖走过去,门卫打开外面的小窗口,问小糖“是来听课的吗?” 小糖把名片拿了出来递给门卫“我来找人。” 门卫打量了一下小糖,又看看名片,“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 ”怎么会,名片上明明印着SIT培训学校啊,这里是SIT吗?“小糖问道。 “对,这里是SIT。但学校里确实没有姓文的。今天有公开课,你要是来听课就去听课。要是找人,这里没有这个人。”说完门卫把名片还给了小糖。 “那我去听公开课吧,教室在哪?几点开始?”小糖心里没有放弃,她要进去碰碰运气。 “一楼右转101阶梯,十点开始。”保安按动了开门的按钮。行人门打开了。 小糖进到学校里,行人门缓慢的关上。喀的一声,锁上了。 小糖进到学校的主楼里。里面很宽敞,墙壁上刷着绿漆,是九十年代的装修风格。看来这栋建筑应该是有历史了。为什么以前没有关注过呢,不会是什么历史文物把?怎么会,如果是,现在也不会开放使用了。还有半小时,正好转一转,看看能不能找到大叔。小糖自己琢磨着。 整个建筑有7层,下面六层都是一样的结构。绿漆墙,房间都是宽带的防盗门。除了要上课的101房间其他的门都锁着。房间里面什么都看不到。第七层的上面的地砖是暗红色的,上面印着神秘的花纹。防盗门也跟楼下的不一样,一共有六扇。第七层的走廊要比其他几层短一点。走廊两端的尽头分别有两扇大门。门上也有神秘的花纹,像是一种图腾,更像是某种孤老的咒语。圆圈里面还是圆圈,两个圆中间有着各种符号和图案。里面的圆圈里有一颗六芒星。两扇门的颜色不一样,一扇是暗红色的,跟地砖颜色差不多,而另一扇是蓝色的,显得跟整个走廊的风格格格不入。 小糖回到了一楼,公开课的教室里已经有人了。小糖犹豫了一下。去听一下吧,接触一下老师,或许老师认识那位姓文的大叔呢。也不一定。她心里还是没有放弃。 小糖找了个一个座位坐了下来。时间到了。老师来了。一位漂亮的女老师,浑身上下透露着一种成熟干练的气息。 “大家好,我叫李宝儿…”老师开始了自我介绍。 “我们今天要讲几个内容,怎样发现培训需求,怎样互动,怎样控场…”老师在前面滔滔不绝的讲着,小糖无心听课。她期望赶快下课,或者在课间休息的时候问问老师认识不认识文大叔。 终于下课了,小糖想过去问问老师。可老师跟前围了很多问问题的学员。小糖挤不进去。只好在外围站着,听学员提问。等了几分钟,人终于少了。小糖挤到了前面。可她还没开口问话,却被李宝儿脖子上的东西吓的目瞪口呆。 “你,你,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小糖失言问到。 李宝儿把头慢慢的转了过来。 “一会儿下课到我办公室来。”说完李宝儿对着小糖点了一下头,便又去回答其他学员的问题。 小糖见李宝儿不再理自己,便回到了座位。她有些害怕了。因为李宝儿脖子上挂着的玉佩是奶奶的东西。那块玉是奶奶的贴身之物。她从小到大一直看着奶奶带着它。并且亲眼看着那块玉跟奶奶一起进了焚化炉。可这块玉怎么会在这里出现?为什么会挂在一个不相干的人的脖子上?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不,不会错。从小到大看着这块玉长大的,怎么会看错呢。小糖的头有些疼。 终于熬到了下课,小糖赶紧跑过去想跟李宝儿搭话。李宝珠没有说什么,走上楼梯,一直上到七楼,走的很快。小糖一路小跑似得跟着。到了七楼,李宝儿打开一道门,走了进去。小糖跟了进去。李宝儿说,把门关上。小糖关了门。关好门,回头看到李宝儿站在一张非常大的桌子后面。桌子上放着一个盒子,盒底铺着红绸海绵,奶奶的玉就放在盒子里。桌子上还有一颗硕大的蓝宝石,蓝宝石下面有一个底座,蓝宝石没有跟底座有任何接触,却在自己慢慢的旋转着。 小糖四周打量了一下。整个房间举架很高。门对面是三扇窗,都挂着厚厚的窗帘。顶棚有一盏五颜六色的水晶灯,上面镶满了宝石。房间左侧的墙上挂着一张一人半高的画,画上面是一朵非常饱满的棉花,画的右下角有三个字SIT。整幅画没有题字,没有署名。显得非常干净利落。 “这块玉是我奶奶的,怎么会在你这里。”小糖问李宝儿。 “这块玉是你奶奶交给我的。”李宝儿不温不火的回答。 “你胡说,我明明看到这块玉已经烧了!”小糖的声音显得有些颤抖。 “烧没烧这不重要,你不是来找文校长实现愿望的吗?”李宝儿的回答,让小糖吃了一惊。她都知道些什么?不过小糖马上镇静了下来,一定是大叔跟她说了什么,对一定是,小糖给自己做了一个自我安慰。 “你知道我有什么愿望?你又怎么让我相信你能实现我的愿望?”小糖故作镇静的问。 “你的愿望是让奶奶回来多陪你一天,至于我怎么证明?这盒子里的东西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小糖抓过盒子里的玉石,又仔细的看了看。对,是奶奶的那块没有错。小糖把那块玉放到了口袋里。 “在这里你带不走不属于你的东西,更何况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东西。不过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尽可以试试。”李宝儿看到小糖的举动后微微的笑了一下。 “告诉我你是在哪找到这块玉的?” “我已经说过了。” “那你怎么实现我的愿望?你想要多少钱?”小糖把玉放回了盒子。 “世间万物都有价,但并非都能用金钱衡量。比如你想要亲情就需要花时间去陪伴父母,你想要成就,就需要用努力去专营。时间,精力,哪样不比钱更珍贵?哪样不比钱更稀缺?钱?那种低端的东西不要出现在这里的好。我要的东西不是钱能够买得到的。你告诉我,宝贵的东西有那样是钱买得来的?亲情?友情?爱情?或者说是风调雨顺幸福安康?” “你到底想要什么!”小糖歇斯底里的打断了她的话。 李宝儿笑了笑,没有答话,回过身拉开了中间窗的窗帘,并没有阳光照进来,而窗上显现出那个神秘的图案。 “不用紧张,我只要你一点点的时间…”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Alex
作者Alex
14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Alex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