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麦青年与嘻哈青年隔着多少个“大嘴巴子”

杀手级文案 2017-08-11
熟谙嘻哈文化的华人青年吴亦凡10岁就移民加拿大了,而县城青年李天佑却只能在初中辍学后穿街走巷卖炸串。

1.“我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我是一个喊麦的,并不是一个rapper,希望你能喜欢我的风格,谢谢。惊雷 通天修为天塌地陷紫金锤/紫电 玄真火焰九天悬剑惊天变/乌云 驰骋沙场呼啸烟雨顿/多情自古空余恨 我手持了弯月刃…… ”

“我不知道他它不能称为rap,你可能只是在读有韵脚的诗一样……挺好的,挺好的,发型也很好看,但是可能差一点点,在这个节目。”

这是《中国有嘻哈》的表演现场,喊麦主播MC南夕与制作人吴亦凡进行的一段对话。

在一档饶舌节目里玩喊麦,无异于尬舞天团参加《舞林大会》,走错了片场的“红毛”“猴子”们再怎么摇头耸肩,恐怕也拿不到通关卡。

南夕落败而归,回到她熟悉的直播间,于是和她的师傅MC天佑有了下面一段流传更广的“连麦”:

“那帮Rapper都有师父,他们也问我师父是谁,我说我师父叫天佑。他们又问谁是天佑,我说我师父是全网拥有5000万粉丝的……”“等会儿你说谁,谁问的那句话!”“就是那帮唱说唱的问谁是天佑!”“我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天佑没有指明要给谁一个大嘴巴子,结合语境,应该是指《中国有嘻哈》舞台上的rapper们,但几经传播,...
熟谙嘻哈文化的华人青年吴亦凡10岁就移民加拿大了,而县城青年李天佑却只能在初中辍学后穿街走巷卖炸串。

1.“我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我是一个喊麦的,并不是一个rapper,希望你能喜欢我的风格,谢谢。惊雷 通天修为天塌地陷紫金锤/紫电 玄真火焰九天悬剑惊天变/乌云 驰骋沙场呼啸烟雨顿/多情自古空余恨 我手持了弯月刃…… ”

“我不知道他它不能称为rap,你可能只是在读有韵脚的诗一样……挺好的,挺好的,发型也很好看,但是可能差一点点,在这个节目。”

这是《中国有嘻哈》的表演现场,喊麦主播MC南夕与制作人吴亦凡进行的一段对话。

在一档饶舌节目里玩喊麦,无异于尬舞天团参加《舞林大会》,走错了片场的“红毛”“猴子”们再怎么摇头耸肩,恐怕也拿不到通关卡。

南夕落败而归,回到她熟悉的直播间,于是和她的师傅MC天佑有了下面一段流传更广的“连麦”:

“那帮Rapper都有师父,他们也问我师父是谁,我说我师父叫天佑。他们又问谁是天佑,我说我师父是全网拥有5000万粉丝的……”“等会儿你说谁,谁问的那句话!”“就是那帮唱说唱的问谁是天佑!”“我给他一个大嘴巴子……”

天佑没有指明要给谁一个大嘴巴子,结合语境,应该是指《中国有嘻哈》舞台上的rapper们,但几经传播,被解读成“MC天佑要给吴亦凡一个大嘴巴子。”

▲MC南夕与MC天佑直播对话,天佑“怒怼”吴亦凡。

天佑要给“吴亦凡”一个大嘴巴子,显然是因为觉得自己的弟子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喊麦事业,受到了轻视乃至侮辱,自尊心被刺痛。

同是说唱,喊麦也是一种艺术风格,怎么就被这帮“牛鬼蛇神”轻视了呢?

再说,“他们唱英文是崇洋媚外,喊麦是中国国粹”。

天佑当然可以愤怒:嘻哈只是演唱形式的一种,喊麦也并不低人一等。论人气,天佑的4864号房间,也不比导师椅上的吴亦凡、MC热狗差。

要给吴亦凡一个大嘴巴子的天佑,脸上有理由堆满各种不服。

只是,不服又能怎样?哪怕他已经月入200万,住上三层大别墅,开上100多万的保姆车,但天佑所从事的喊麦“事业”早已被主流盖章为——“底层人的呐喊”,是“县城 DJ 音乐+拖拉机节奏+大嗓门+东北腔”的演唱类别。

坐在直播间里,他是“喊麦之王”MC天佑,走出直播间,去掉了MC,他只是一个有钱却难以被主流认可的社会青年李天佑。

熟谙嘻哈文化的华人青年吴亦凡10岁就移民加拿大了,而县城青年李天佑却只能在初中辍学后穿街走巷卖炸串。

这是天佑跟吴亦凡的本质区别,也是喊麦与嘻哈的本质区别。

说到底,现在的嘻哈青年与喊麦青年不论在出身还是品位上,都有着一条宽阔的楚河汉界。

2.“土”“洋”差别的本质是阶层差别

嘻哈作为一种外来文化,发源于上世纪美国曼哈顿和布鲁克林区。

这两个区都是美国著名的贫民区,生活在那里的人们没有工作,也没有足够的金钱用来学习,黑人青少年整日在街头以唱歌跳舞,打街头篮球等为乐,逐渐形成了特有的歌舞形式。

后来, 嘻哈文化逐渐发展到白人世界,并最终演变为全球化的青少年运动。它也不再只是穷人的游戏,反而因为表演者们要穿着价格高昂而又宽松的衣服、典藏版的球鞋,成为一种昂贵的艺术形式。

嘻哈文化80年代传入日韩,90年代进入中国香港,最终成功闯入内地,并始终以一种国际范儿的艺术形式在中国发展。

嘻哈青年普遍家境不错,上过大学,熟悉英文发音,甚至一些人可以流利地用英文交流。这种财务与文化底蕴上的支撑,决定了他们身上散发一种自由不羁、国际化的气质。

喊麦一词来源于中国一些网民在模仿外国饶舌歌手的时候,因为嫌弃洋人那多变的饶舌节奏,曲解mc的含义而引申出来的一种新的音乐方式。

喊麦主播一般无力掌控复杂的韵脚与价格昂贵的配饰,只得因陋就简地以一种更简单的方式将“歌词”念出来。

从技术上,喊麦就比嘻哈低了几个层次。

喊麦主播们,以天佑为代表,多数来自社会底层,他们中的多数人并没有上过大学,既没有深厚的背景,也没有特别的谋生技巧,当上喊麦主播,只是人生的一次探路。

运气好会像李天佑一样,一飞冲天,从此衣食无忧;运气不好,只得回到工厂、饭馆、KTV,拿着微薄的薪水养活自己。而后者是多数喊麦主播的宿命。

3.大城市青年和乡村青年的区别

如果对嘻哈青年与喊麦青年进行一个不准确的地域划分,rapper们多是一二线的城市青年,而喊麦主播则是来自三四线城市或县城、乡村的青年。

一二线的城市青年受过良好教育,甚至很早的时候就出过国。

喊麦青年,起于小城市与乡镇。好则像天佑一样,从小与厂矿打交道;差则与农田秸秆为伴,是以一种底层形象存在的。

喊麦很土,嘻哈很洋,这是两个群体在外在上最直观的差别。

他们身上的这种差别是深刻的代际传递背景。

嘻哈青年的父辈更可能是城市中产阶级,他们有着不错的学历,工作体面,甚至也会出国旅游,从小到大,父母给下一代一个中产的、有品位的生活体验;

而喊麦主播们,他们的父辈或祖辈更可能是农民与县城国企职工,他们从小的活动范围不出本县。

帝王、江山、称王、称霸、成仙、成龙、做英雄、成大事,这些词语是喊麦青年嘴中的高频词。

这说明他们无比渴望成功,而他们对成功的理解粗犷而原始,仍旧沉浸在传统的衣锦还乡的概念体系里。他们越是青睐这种简陋直白的表达,越说明他们的三观是多么朴实。


嘻哈青年的口中也有“同富有homie”这样的词汇,但歌词中更多的是Keep real、努力奔跑、世界和平,既表达自我,也观照世界。

看似桀骜不驯,实则不乏人文关怀,与喊麦歌词中江山、美人、英雄等原始又中二的气质有本质不同。

这种不同,不仅是土与洋的不同,更是阶层和出身导致的审美趣味不同。

4.一阶层有一阶层之娱乐

天佑与吴亦凡,单纯从人气来看,都已是万人宠溺的偶像,但因为嘻哈与喊麦质地上的巨大不同,天佑的这一嘴巴子,着实很难越过两者之间的楚河汉界。

在吴亦凡与天佑之间,在嘻哈与喊麦之间,横亘着的是可见的阶层差异,阶层差异决定了他们不同的话语体系。

南夕在直播间里说“叫啥nancy啊,你叫我南夕就得了呗”,而《中国有嘻哈》的舞台上,尽是VAVA、PG-one、TT这样洋气的名字,实现两者的翻译转码,还需要穿破太多层次元壁。

《中国有嘻哈》竞技现场。

作为喊麦界头部中的头部,天佑也有意识地向主流娱乐工业靠拢。参加影视剧拍摄、做《快乐大本营》暖场嘉宾,客串直播节目主持人,直播网红也在主动破壁。与此同时,更多人,仍只是坐在直播间里扯着嗓子盼望土豪光临的“喊麦网民”。

但一阶层有一阶层之娱乐。

当吴亦凡们带着墨镜穿着破洞牛仔裤在舞台上念着freestyle时,MC天佑与他的粉丝们也在直播间里享受着属于他们的“扎心了老铁,666”。他们享受着属于自己的狂欢。

只是,在两种文化的巨大隔阂之下,MC天佑的“大嘴巴子”能打到吴亦凡吗?哪怕天佑转会今日头条的身价已经高达2000万,但阶层固化的壁垒早已是娱乐圈名利场上一道难以逾越的绝境长城。

—————————————————————————————————————

《污名化的“杀马特”》

在互联网语境中,杀马特是在鄙视链最底层的一个群体,不论是屌丝还是逗逼或者吃货,在杀马特这个词面前,都显得更为让人接受。“你好像一个杀马特啊”,这句话没有人会觉得是夸赞。

对于曾经红极一时的杀马特,所有人对这个群体可能都有过或多或少的接触。我至今仍旧记得,在许多年前,当对面走过来一个浑身铆钉,夸张的爆炸头的杀马特时,内心的震惊和疑惑。想必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感受。

而当他们经历了过山车般的崩溃与衰落之后,作为见证者甚至参与者,每个人仿佛都有了充分的话语权,可以随意评价这个已经过时和消失的群体。

事实上,更有嘲弄意义的 “屌丝”群体,虽然指的是“失败者”,但更多的是中产阶级用来自嘲。但“杀马特”与“屌丝”不同,前者至今已经彻底变成一个侮辱性语言。

很多人特别喜欢把那些追求个性表达的生活在底层年青人,称之为杀马特。嘲弄审美层次低的人,调侃烫头的少年,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事。语调中满是看不起和戏虐。在看似欢乐的社交氛围中,其实释放着满满的恶意。

这其实是隐藏的最深的一种网络暴力。


底层青年有没有追求个性和时尚的权利?


杀马特也许是互联网人群中最为特殊和容易分辨的形象。

男生一般都是穿着都是带着金属链子吊裆裤,花背心,大爆炸头,脖子手上挂一串串金属,而杀马特女生,也是穿各类廉价背心吊带短裤加一头彩色发卡、高跟拖鞋或者帆布鞋,和男生一样,重点也是头发,大热的天也不怕热,一定要搞得绚烂而又爆炸。

他们是国产手机最忠实和最早的一批用户。而那时候,国产手机还处在山寨机时代,远不像如今有情怀和逼格加身。

如今看来,没有人认为杀马特真的时尚前卫或者时髦,更多的是认为其廉价而又俗气,代表了这个群体在中国城市边缘的尴尬生活。

但这不该成为被嘲笑的理由。

因为我试图跟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杀马特深聊过此事,他向我反问了一句非常有最深度的话:“廉价的就一定是不美丽的或者不个性的吗?谁说要用金钱衡量美丽和个性就是对的了?你以为你是王思聪啊?”

当时我被这句话问的有点无言以对。

然后他又说了一段几乎超出了杀马特该由的眼界的言论:

“你以为我们不想穿名牌?你以为我不想给头发做个高端护理?你以为我特么乐意用山寨机?你以为我不知道苹果手机好?”

“我的钱是要讨生活的!不能乱花!但是穷就没有资格追求美和个性吗?”

隔着QQ,我能感受到他的愤怒和委屈。这让我想起,当年杀马特火的时候,全国各地的城市里,他们白天工厂里工作完,工地里搬完砖,餐厅里断完盘子,晚上还跑去网吧捣鼓QQ群,QQ空间,贴吧,玩劲舞团,现在看起来竟有一丝倔强和不甘平庸的味道。

杀马特的主流群体是年轻中国城市移民和青春期的中学生。他们囊中羞涩,没有社会地位,很难获得关注,只能靠自己摸索,来寻求获得主流认同。在我们还锦衣玉食啃老的时候,他们连书都没有读完,就开始漂泊异乡,独立打拼生活,本身并没有值得嘲弄的。

如今杀马特都消失了,为什么网络舆论中,对这个群体依旧还存在仿佛鞭尸般的嘲弄呢?

在我看来,是因为当下的社交网络中,调侃杀马特,往往可以产生一定的优越感。优越感作为互联网中的稀缺资源,自然不会被放过。

在这种集体优越感的催生之下,顺势诞生了杀马特强子、留几手等等非常活跃的大V,他们带有浓重的杀马特风格,但是本质上却是反杀马特。而越南的洗剪吹HKT组合,更是自杀马特销声匿迹之后,将反(嘲弄)杀马特狂欢彻底变成了一种网络现象。

随着反杀马特表达优越感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嘲笑杀马特开始变成了政治正确的事情,由于这一群体早已消失,或者在互联网中彻底失去了话语权,无法对这种负面产生回应,导致杀马特已经彻底被污名化。

互联网污名化杀马特为何成为政治正确


如今是网红经济大爆发的时代,曾经横扫整个互联网的杀马特,为什么没有趁机重新崛起?反而是部分只需要在镜头前搔首弄姿,或者表演恶俗内容的主播们红了呢?

其实杀马特最火的时代应该是2005年到2011年,这段时间,本质上,实体经济做黄金的几年,所以底层的和低学历者的生存压力相对较小,所以他们可以在有限的条件下,按照自己的心意追求主流认同。

事实上,他们差点就成功了,那时候,大街小巷,杀马特之多,多如过江之鲫。但在11年之后,由于杀马特受限于眼界导致的行为过于浮夸,在自身面临诸多问题的时候,国内也突然掀起一股反杀马特风暴,诸多杀马特被打,导致了杀马特消失。

而杀马特没有在网红经济中崛起,也是因为最终倒在了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的时刻,之后打压嘲讽杀马特已经成为政治正确的事情,杀马特想要再次复苏,已经变成了不可能。

其实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我们很少见到会有一个群体被全民反对,并且付诸于武力。当然,某些打着爱国的名义砸车和打车主的事情,跟这个有点类似,但是这种事情并没有形成全民行为,更多的还是比较理性。

那么,为什么会全现全国各地杀马特被打事件呢?其实这个和网红经济中,为什么火的是搔首弄姿的主播是一个答案。

那就是人性。

杀马特的群体是社会底层青年,他们没有背景,没有势力,甚至眼界都不高,当他们做出在大众眼里看起来有些出格的事情的时候,很多人不管有意还是无意,都是存在这样一个想法:就凭你们,还想搞事情?

一部分人将这种想法转化成了对杀马特的不认同,避而远之,这属于温和派。但是另一部分却转化为对杀马特的直接打压,因为他们不管是不是有意,都明白,打压这群试图寻求主流认同的没有背景,没有势力,眼界不高的群体,其实没有什么风险,甚至还能体现自己就是主流。最不济,也能获得主流认同。

而一部分搔首弄姿的主播和网红为何会火,也很简单,我们只要打赏,就可以让对方谄媚跪舔,其实也是满足潜意识的主流妄想。因为只有主流才是被人认同的,你看,主播就很认同我呢。

当然。我没有否定网红经济的意思,我的举例只是个案。任何一个行业,都会有一个自从净化的能力,杀马特的净化是失败的。而网红经济,到底会成功还是失败,还有待观察。确切的说,杀马特只是突破了视觉审美的底线,而搔首弄姿只为获得打赏的主播,则很容易突破道德底线。

那么,那些打压杀马特或者支持网红的人,真的能以此表现出自己就是主流,或者能获得主流认同吗?这个很难说,但是却表现了人性的恶:往往越是原始落后的群体,往往越喜欢内斗。

其实当初的全民反杀的人,不见得比杀马特的阶层要强到那里去。而现在杀马特已经彻底消失,我们可以善意的调侃,但是不应该以最大的恶意来嘲弄他们,毕竟,一个群体的文明体现,也包括宽容这一个要素。

杀马特是底层青年面临阶层固化的最后反抗


时至今日,流行的“杀马特”,几乎已经成为了审丑狂欢下的贬义词而存在。但其实杀马特也有悲情的另一面。

杀马特到底怎么形成的,网络上有好多种说法,有说来源于日本视觉系,有说来源于欧美的朋克和哥特文化,更有说法是他起源字以为越南的女歌手,不过,这都无从查证了。就像自称杀马特创始人的,没有几十个也有几十个。

而杀马特潮流,很多人认为,就是生活在底层的人模仿上一阶层时过于用力的表现。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杀马特现象,其实是底层青年在面临社会阶层固化,近十年来的最后一次集体反抗。

而反抗的结果是大溃败,并且成为了被嘲笑的存在。

说到阶级固化,就不得不说,之前人民的名义中,大火的一个角色。那就是祁同伟。简单来说,祁同伟是一个底层出身的人,在向上的奋斗的过程中,我们姑且称之为奋斗吧,在向上奋斗的过程中,一步步的腐化掉,最终走投无路,饮弹自尽。

值得回味的是,祁同伟并没有引起过多的痛骂,反而是成片的同情。因为它再一次证明了寒门难出贵子。而祁同伟的大火,也说明了,贪腐的确可恨并且必须抵制,但我们更痛恨阶层固化。

其实,杀马特就是一批无意识的想要突破阶级固化的群体。杀马特之所以风行一时?是因为作为底层青年,他们想要和城里人一样,想要获得高高在上的主流认同,想要获得关注,这简单来说,就是希望突破现有的阶层固化。

而那时候,他们的QQ空间普遍是黑色背景,荧光色的文字写着“颓废”或者“忧伤”之类的文字。而照片也都是一张张被爆炸头遮住的迷茫面庞,配上的文字也充满忧伤色彩,现在看来,何尝不是对阶级固化的一种控诉呢?
    
杀马特一直试图构建一个自己所能理解的城市人形象,然后模仿,在相似的群体中形成一种风潮,这股风潮前无古人,也很难有后者了。对于这个消失的群体,我们能做的除了嘲笑和愚弄,其实更应该多一份同情。

                    关注杀手级文案养成 和数千文案同路共进
—————————————————————————————————————
          站长私人微信——— lee-huai- ———加好友,多交流!
显示全文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杀手级文案
作者杀手级文案
454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杀手级文案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