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与“利益”——兼论功与利

南风之薰 2017-08-11

老师出了一道作文题,给了两段话。那两段话看上去就隔得远,一中一外,而且时代上也相去远得很。一段话是孔子的名句:“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一段是马克思的话:思想离开了“利益”,那就准保出丑。这里面,只有这个“利”的字面,算是相同的。

想了半天,在这两段话的“远距离”中兜了老大的圈子,总觉得合不大拢。还好,在孔子之后,想到了孟子的一段话,那是在梁惠王篇里,孟子说,何必曰利,亦有仁义而已矣。这里的“利”,也就是孔子的小人之“利”,这没有问题。但孟子在这之后发挥了一大篇,专说仁义,却是那样的“实际”: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五十者可以衣帛云云。这与后来董仲舒的话“正其谊不谋其利、名其道不计其功”,却是相反,完全是道义的事功化。这一下子,却与千里之外、世代之远的马克思“接续”上了,马克思那句话里的“利益”两字,却正是中国儒家“仁义”的事功吧。

小人之心,永远在自私自利之中,你给他“打小算盘、算小账目”,而且还要不忘记告诉他:这对你多么有利,他才能明白。如果给他说大道大义,他要么听不懂、要么不愿听,反正与他无干。小人受感化,当然是好,但有时候小人一辈子是小人,那也没办法,就暂且不去管他。我们反过来说“君子喻于义”,大道大义怎么样能够“喻”呢,无非还是要能够“看得见、摸得着、行得了”,那才行。否则,道义老是“悬空”在那里,那就有点“悬”。孟子撇开了“小人之利”,却把仁义说得那样子“一五一十”的具体,简直可以说是“细大无遗”。换一句有点“利益”意味的话来说,那就是对于大仁大义,也还是要“打一打大算盘、算一算大账目”,把道义事功化,使它能够落地,接地气。马克思是历史的唯物论者,他与黑格尔之间的关系,就是把黑格尔那里“手足倒置”的“绝对精神”再“手足倒置”过来,让精神和思想真正用脚“踏踏实实地走在实实在在的土地”上,这就是马克思所谓思想离不了“利益”的意思,存在决定意识和思想,而存在就是一切自然关系和社会关系的总和,这里面就是“大利大益”。否则,思想再美好,总像一只炫目的“氢气球”,飞升到高空,最后总是一记声响,散得无影无踪了。

大道大义,我们说不好,那就从其中挑选一点小事来作一个例子,尝试着说说看。比如说“敬老”吧,孔子“君子喻于义”的“义”里面总也是有的吧,远而至于西方的马克思的思想中,总也是同样的认同。那么,怎样让它落地,见出事功,得以实行,却也并不容易。单单就说一件,公交车上给老人让座,平常想想“有什么难的呢”,立起身来就成了。而实际上,有时候老人站得远,你起身让座他看不见,你要大喊,他又听不见,再喊你又有点儿脸皮薄,不好意思起来;有时候老人又要与你谦让,客气话一来一往,实在有点儿收不了场;有时候你让了老人,老人到站了,你还没到站,他又会客气地硬要你从远处过来再坐下,这些都是好意,而你又觉得难以为情。怎么办呢?那还是只有一个办法,即使有这么些“不容易”,却还是要“见了老人让个座”,只有这样,“敬老”的道义才能在事功上表现出来,见出大利大益。否则,因为不容易,有麻烦,虽然内里一片“诚心”,却是干脆就“懒屁股坐着不动”了,那才是“思想如果离开了利益就会出丑”。

中国古代有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的说法,对于“功”向来是不排斥的,因为小人的小利与道义事功上的“大利大益”,毕竟是不同的。在这一点上,崇实的儒家与唯物的马克思,还是能够说话投机,心灵相通的。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南风之薰
作者南风之薰
26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南风之薰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