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无根的羞耻(14)

雅南 2017-08-11

人类的科技真是灵丹妙药,这有罪的身躯本应经受锥心的痛,但你扶着我走出医院、坐上出租车、走下宿舍楼外那条长长的阶梯,再一步一步爬上4楼走进寝室,我除了感到一点轻微的不适外其他什么感觉都没有,就好像我刚刚只是因为感冒去医院打了一针。为了术后的休养同时也为了免去室友们的过分关心,你按照我的要求在学校的教职工宿舍里租下了一间房,被傉、生活用具我们早已提前搬过去。你在空荡的宿舍里来回寻觅,一会翻看我的书桌,一会跑到窗边查看飘在空中的衣裳。我看着你忙乱的身影,一时竟生出片刻的错乱觉得我们好像一对即将逃难的夫妻。这个荒唐的念头吓了我一跳,却又生出了丝丝得意,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了。

你在高低床的扶手边停住,定定地望着我: 再看看,有没有落什么东西?我们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了。

没有什么了,我们走吧。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我长久地躲在出租屋荒废生命。有时候我望向窗外的云彩,他们生我的气,说再也不爱我了然后一切烟消云散。有时候一只蟑螂从门缝里爬进来,我坐在床的角落里看着它沿着墙角走走停停一直向前,头碰到了桌脚,然后抬起腿,四肢在木板上迅速爬行,然后转进垃圾桶里消失不见。 闹钟每天6点50分准时响起,你起床去工作室要喝你的设计。剩下的时间全都归我,在屋里等着你的归来。

尼采在《快乐的科学》中说:这种追求真理,不惜一切代价求真理的意志,这种年轻人爱真理的疯狂——使我们扫兴:于是我们是太世故、太严肃、太兴致勃勃,太炽热、太深沉了······我们不再相信,当真理被揭去了面纱,它依然是真理,要相信这,我们是活得太久了。这里希腊人!他们懂得怎样生活:为此必须勇敢地停留在表面、褶皱、皮肤上,崇拜外观,相信形式、音调、文辞和整个奥林匹斯外观领域!

柏格森说,艺术的每一个方面都和我们所谓的一种感官相对应——因此,正是通过这一种感官,而且只是这种感官、艺术家和某一种艺术相结合了,正因为这样,所以产生了不同种类的艺术。其中玩弄符号的人在外表可见的作为感情的符号的千百个粗线的行动下面,在既显示而又掩蔽个人精神状态的那种通俗词语下面,达到原始状态和未受玷污的情感、精神状态。然后,诱使我们去作同样的努力。他们在语言所能表达的欢乐和悲哀下面,抓住某种为语言所不能表达的东西。这就是生命和呼吸的某种节奏,这便是诗。

一切诗歌以外的语言都是多余······

漫长的日光里,我用万能的电饭锅煮一锅面条,下两个鸡蛋,或者做两碗老家带来的豆丝,在蒙蒙的热气里等着你推开房门。有时候你做,有时候我做······若你没回来,我便先吃,若你还没回来,我便消失了。窗外的大雨将天地洗了个底朝天,我已长时间地没和别人说过话,厕所里脱落的头发聚成一团堵住了出口。日子就这么糊涂地过着,夜里有时候我望向眼前黑漆漆的一片,然后趴到你的腿间蹭掉眼角的泪,再亲亲他。窗外爬入的空气冰凉如水,你一只手从背后将我环住,温热的鼻息喷在我的后颈,痒痒的。

妈妈,你的声音轻地像是梦里的呓语,一点一点融化在空气里。然后一个柔软的东西落在我的肩头。

在一切尚未开始之前,上帝告诉我这命定的骗局,或许才是生命的真谛。 时针荒废成孤岛,我洗净满身的沙砾,只为献给你,指尖的烟斗,碗里的大地。

我是山间的女人,好的或坏的,我都用身体承受。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雅南
作者雅南
2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雅南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