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名状的人

庾发 2017-08-11

午觉醒后,人就不好了,难以名状的痛苦。我越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成这样的状态。怕不是身体的疲劳,而是心灵的疲劳。也许这是马拉松中最难熬的状态,我害怕,这样的状态,会持续太久,久到我撑不住了。

耳边lala的声音真的很吸粉,大爆发力的徐律,转喃喃自语的低吟,然后再一次爆发,如同最后的烟花,肆意绽放。不得不说,lala在我是歌手上的表演,吸粉无数。我也挺喜欢这种看起来萌嘟嘟的女生,有别于陈绮贞那样的帅气,就好像邻家女孩的那种羞萌萌。

我又蓄起了胡子,这次蓄胡须的理由也简单,我想在感官上更糙一点,暂时还没有刮胡子的计划,说起来也是奇怪,这胡子疯长一段时间后,生长的速度就慢下来了,那就慢下来吧,肆意这种事情,在我的身体里,也只有它能做到了。

最近过的真的很累,每天都是瘫倒的状态,毫无兴奋点,毫无快乐的感官,日复一日,再加上,我隔壁的俩小哥,简直太努力了,也太害怕了,这样逼着我走,我真的不得不向前走。每天最快乐的时光,大概就是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刷着这个世界的笑话,躺下睡去。

我不想再把坏的情绪说给你了,因为这样对你不公平,你很少再找我聊天了,现在每次都是我发一段话给你,你过很久,回一段话给我。我觉得这样的状态很糟糕,可能真的是追不到了,我也很无奈啊,只能说自己还是太low了,但是我还是会坚持去追追看的,但,对我来说,真的,爱情比高数,英语,专业课都难的太多。还是自己情商低。

今天刷了熊顿的微博,《滚蛋吧,肿瘤君》的主人的微博,我最近已经糟到需要刷两个逝者的微博去委屈求全了,大概确实是只有敬畏死亡,才能好好活下去吧。身边的幸福有很多,我看着烟火四散,光明与黑暗,我还是那个喜欢在闹的时候躲在一边静的人。但愿,不在对一切糟糕的情感而动心,变得可怕一些吧,没办法,我快偏执的成异类了。

不求世界待我温柔,因为他做不到,只求自己能苟活下去,就算哀伤也要苟活下去,夹着三尺尾巴也要苟活下去,束缚着也要苟活下去,丧也要苟活下去。

查看更多主题的豆瓣日记和相册

庾发
作者庾发
2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庾发的热门日记

值得一读

    豆瓣
    我们的精神角落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
    App 内打开